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新浪山东专访 | 胡常龙:法律「有界」,人生「无界」_大唐名人网

2020-11-17 10: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0| 评论: 0|原作者: 大唐名人网|来自: 网络整理

  胡常龙,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山东大学刑事司法与刑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山东省律师协会刑事诉讼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观韬(济南)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胡常龙,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山东大学刑事司法与刑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山东省律师协会刑事诉讼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观韬(济南)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前言:

  在司法领域,他始终是同龄人中绝对的佼佼者,而对很多身陷囹圄的当事人及其家属而言,‘去找胡常龙律师’几乎是在等待命运最终宣判前,他们所能尝试的为数不多的努力之一。
  10月31日,天气晴。
  100余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大状(又称“刑辩律师”)及专家学者,齐聚济南,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法律论坛。
  在这场名为“山东刑事辩护高端论坛第二期暨无罪辩护问题理论研讨会”的会议上,没有高谈阔论、夸夸其谈的喧嚣热闹,只有肃静理智、直白简练的精准克制。在将近2天的研讨会中,不断有人离去,又不断有人补位,冷静内敛的他们就像是一群虔诚的信徒,从四面八方而来,只为等待属于自己的短短几分钟的发言时间,有的人刚刚放下手中的发言稿,便立即踏上了赶赴下一场会议的旅程。

  事实上,对于这些按时计费的“大状”而言,能在一年中抽出36小时,聚在一起,坐而论道,殊为不易。而要将这么多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律师聚集在一起,其中包括及国内顶级刑辩律师,其中难处可想而知。
  但在论坛发起人——山东大学刑事司法与刑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山东省律师协会刑事诉讼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观韬(济南)律师事务所名誉主任胡常龙看来,有一分热,便发一分光,只要能尽自己的力量,让山东司法界,特别是刑辩律师们学习到全国更多更高水准的专业知识及从业经验,推动山东司法环境建设,一切便都是有意义的。
  今年已经51岁的他,在大学教授的外在身份之余,还另有一重兼职——刑辩律师。在10多年的兼职律师生涯中,他成功辩护了多起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刑事案件,为不少身陷囹圄的当事人成功洗脱冤屈。响彻业界的知名律师,现实中却更像是一位温文儒雅的学者。

  会议间歇,他也会像普通工作人员一样,静静地躲在人群之外不起眼的角落。此时的他,耳畔是室内不时传出的阵阵掌声,目及之处是前方一片灰暗的电梯通道,门内门外的两个世界,有一瞬间仿佛化为虚无,徒留头顶的灯带化作一条狭长的通道,‘时光’深处走来的是一位熟悉的少年。

新世界

  1981年,北京站出站通道尽头,挂着一面罕见的灯箱广告,上嵌钟表,写着“欢迎您到北京来”,那是日本西铁城的钟表广告,作家刘心武在《钟鼓楼》中写道,灯箱朦胧的光落在铺满瓷砖的长长地道内,那是城市之韵。
  此时的胡常龙,还置身于北方小城即墨县(当时尚未改市)的农村之中。乡野长大的少年,自幼便深知,唯有知识才是撬动他人生边界的唯一工具。
  6年后,18岁的懵懂少年,在激动与忐忑中,踏着作家笔下那一片梦幻的光,走出北京站。这一年,他以全县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彼时,新世界的面纱刚刚向他扯落了一点点边角。
  这一年,是改革开放的第10个年头,也是经济飞速发展的一年。当年高考的作文题目是与国际接轨,在全国尚沉浸在对对外开放的激烈讨论中时,嫉恶如仇的少年,怀揣着对法律的向往,毅然奔向他心目中司法界最高学府,他希望从那里汲取治世的力量,改变当时农村荒芜的法治环境。
  在学校里的胡常龙,就像长夜中微弱的荧光,倔强而又明亮,为法律浩瀚的专业知识沉醉不已的同时,“法律之下众生平等”的信条也深深篆刻在他心底,这让他在以后人生的每个关键抉择点,都能遵从内心选择,为真相和真理发声。
  1991年,22岁的胡常龙,以中国政法大学优秀毕业生身份,分配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从这里,他开始了自己长达半生的法律人生涯。
  在法院工作的13年中,他经历过基层法院的繁琐工作,也尝试过最高法院的高压工作;主审或参与上百起重大案件审理,尽己所能地为社会公平正义贡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期间,他曾二审审理了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郭某某故意杀人案、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林某某故意杀人案和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郑某某、董某故意杀人案的三起故意杀人案件。面对三起案件均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问题,较真的胡常龙,并没有被表面的证据所迷惑,他坚持“疑罪从无”的信念,从事实证据出发,
  为被告人挣得一线生机。正是因为他的坚持,让案件在发回重审后,被告人得以取保候审,重获自由。
  正是这段特殊的经历让他意识到,法律虽然明确“疑罪从无”原则,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仍有不少司法机关秉持“疑罪从有”思想,这也为冤错案件的酿成埋下了隐患。胡常龙指出,“疑罪从有是冤假错案酿成的基本路径和主要原因。假如当年一些疑案都能坚持疑罪从无处理的话,也许就可以避免今天这些冤假错案的出现。”
  德国著名刑法学家李斯特曾说过:“刑法是善良人的大宪章,也是犯罪人的大宪章。”曾经嫉恶如仇的少年可能不懂其中的奥义,但已过而立之年的胡常龙,在漫长的司法工作生涯中,再一次萌发回到起点的念头,他想从教育的源头解决一些冤假错案等司法实践难题。
  2004年11月,在法院工作了13年,先后取得硕士、博士学位后,胡常龙申请调到了山东大学法学院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如果说,在基层法院、山东省高院、最高院10余年的司法工作经历教会了他什么,他深有体会的是,“法律就像旅行一样,必须为明天做准备。它必须具备成长的原则。”

  这是美国著名大法官卡多佐的一句名言,法律要成长,不仅法条要与时俱进,法律人也要活到老、学到老。对未知的渴望和对知识的求知若渴,让胡常龙选择回到高校,继续人生的“苦修”。
  “纸上得来终觉浅”,此时的他,无疑希望通过自己丰富的从业经历和言传身教,影响更多心怀激情、志在维护正义的年轻人,为更多心存信念的年轻人,打开更多法律新世界的大门。
  毕竟“单纯的条文背诵,任何人都可以背诵,但学习法律主要是一种意识、理念的养成,这是一种根本性的东西,只有通过一些司法实务案例,才能让学生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了解更多司法实践的问题,包括司法技术、司法程序问题,进而生成自己的司法理念、司法意识,使得他们在走上司法道路后,将这些理念、意识自觉地贯彻到自己的司法行为中。”
  在教书育人之余,胡常龙也不忘从过往的经历中汲取营养,在新生的赛道中发散光芒。在校任教期间,他不仅发表了《死刑案件程序问题研究》、《刑事诉讼中的实务问题》、《论刑事疑案的二难选择》等学术专著;还与其他学者完成合著作品《刑事证据基本问题研究》、《刑事诉讼专门机关业绩考评制度研究》等专著。其中,《死刑案件程序问题研究》成为国内第一部系统全面研究死刑案件程序问题的专著。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对于胡常龙而言,从法官到教授,转换职业赛道以来所走的路,是专业积累的过程,感悟越积越多的过程,也是过往经验打碎重组的过程。

点灯者

  这段独特的人生阅历,为他人生第三次打破界限埋下了伏笔。
  在校任教期间,胡常龙主研方向是刑事诉讼法、证据法和司法制度,部门法研究极强的实务性特点,让胡常龙萌生出亲自操刀,做一名刑辩律师的念头。“辩护一些有影响的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既可以为教学提供素材,也可以将自己多年来司法从业经验和学识,运用到实践中,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在2007年通过司法考试之后,2009年胡常龙正式成为一名执业律师。其辩护的第一起案件就是轰动当时司法界的一件大案,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某某受贿案。当事人是青岛司法界的“明日之星”,年仅38岁就当上青岛中级法院副院长、职级副厅级。经过精心细致有效的辩护,主要辩护意见均被采纳,起诉书指控的受贿数额被减少近一半,一个重大立功情节也被法院所认可和采纳,案件取得了理想的效果。该起案件的成功辩护,胡常龙的名字随之被外界所知晓。
  随后,他又接连成功辩护了若干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如江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某某受贿案;山东省商务厅厅长吕某某受贿、贪污、挪用公款案;青岛日报总经理王某某受贿案、青岛原园林环卫局局长刘某某受贿案、青岛市市北区法院院长王某某受贿案、中铁十八局集团公司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傅某某国有企业人员滥用职权案、郑某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中信证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经纪业务发展与管理委员会主任刘某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等重大案件,都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在2018年的徐某等人诈骗案中,当事人徐某案发前系某银行杭州分行企业金融部总经理,因为其所在银行的贴现额度不够,将老客户介绍来的贴现业务介绍给另一家银行,后老客户等人合谋“吃票”被捕,徐某也被指控涉嫌诈骗罪。
  胡常龙在接手案件后,从侦查伊始,经过审查起诉、一审、二审发回重审后,他始终坚持为徐某做无罪辩护。在胡常龙看来,徐某既无犯罪的主观故意,也无犯罪的客观行为,同时也缺乏刑法学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当然不应当按犯罪来处理。
  “徐某为黄某等人介绍承兑汇票贴现银行的行为与曹某某、黄某、吕某某等人的串通吃票行为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根据罪刑法定原则,徐某的行为显然不符合任一犯罪构成,当然也就不构成犯罪。”
  在胡常龙的坚持无罪辩护下,徐某2018年2月13日被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依法宣告无罪,徐某终于在被羁押长达2年7个月零23天之后,于2018年春节前一天被释放。
  走出法院大门的那一刻,看着当事人久违的一家团聚,胡常龙涌上心头的是那句他常常教育学生的口头禅:“让无辜者脱罪,让无罪者洗冤,功德无量”。
  随后,这桩横跨浙江和山东两省、多人涉案、涉案金额高达1.2亿元的诈骗案,在2019年被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清华大学出版社联合发起,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等单位评为“十大无罪辩护”案件,徐某也被支付国家赔偿金人民币55万元。
  与此相似,胡常龙辩护的福建某企业老板邱某某走私普通货物物品案、山东某大学副教授韩某某贪污案,经过胡常龙精心辩护、耐心沟通,最终辩护意见被检察机关采纳,嫌疑人被检察机关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实际上也是一种无罪决定,比无罪判决效果更好。
  ‘无罪辩护’常被视作刑事辩护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很多律师都以无罪辩护成功为荣耀。但谈起过往,胡常龙却显得很淡定,相较于一时的荣耀,他更忧心于无罪辩护目前在国内成功难的问题。

  “去年19年最高法院工作报告显示,公诉案件无罪判决率为万分之3.84,加上自诉案件的话,我们无罪判决率是万分之5.7,就是一万个人中只有5.7个人,不到6个人可能被宣告无罪,那就意味着万分之六都不到,从法律上,我们的刑诉法明确规定要‘疑罪从无’,事实不清、证据不够,达不到证明标准的案件,都应当做出无罪的判决,应当从有利被告人的角度做出结论。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疑罪从有、疑罪从轻现象仍然顽固存在。”
  在这样的背景下,执着地追寻真理和真相,让胡常龙成为了一个内心始终有光的人,这萤火一般的光芒,在指引着他一路向前的同时,也让他蜕变为一个用法律为别人带去光明的人,借着些微光芒,为他人不断注入前行的力量。
  在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中,有坚守最后一课的乡村教师,也有与大自然博弈的驯沙人;现实中也有开办免费女子高中的张桂梅,以及坚持为无辜者脱罪的胡常龙、王飞、尚满庆一样的刑辩律师,他们就像是一群在暗夜里点灯的人,灯光微弱,但有不息暖意。

结语

  2019年,山东刑事辩护高端论坛第一期在青岛市即墨区召开,那里是胡常龙人生的起点;
  2020年,山东刑事辩护高端论坛第二期暨无罪辩护问题理论研讨会在济南召开,这里是胡常龙职业的起点。
  从即墨到济南,从1968年到2020年,漫长的人生岁月里,时光消磨掉了一些人的意志,但对胡常龙而言,时光的沉淀,只是为他开启了一场场未来无界的历险。
  法律‘有界’,但人生‘无界’。在有界的法律‘旅途’中,总有一些人筚路蓝缕,为维护当事人利益,为维护法律尊严在据理力争,积极抗辩;也总有一些人在不动声色地积蓄力量,厚积薄发地绽放暖人光芒。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0-12-6 01:59 , Processed in 0.05400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