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寇海水回忆记者生涯 曾用手刨出矿工遗体

2015-9-18 09: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2| 评论: 0

寇海水回忆记者生涯  曾用手刨出矿工遗体

  18岁那年,我在书包里子上写了5个字“兰大新闻系”,那一年,我上高三。我们甘肃当时出了几个名嘴,包括水均益、李修平、朱军,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字。因为他们,我有了最初的新闻梦想。但是随着4次考大学的失败,我的梦想碎的跟渣渣一样。

  2000年前后,西安的报业市场如同秋后的竹笋,遍地发芽,8家都市报在西安城墙内外血拼。陕西国力冲甲A成功的那一天,我有幸成为《百姓生活报》中的一员。2001年9月22日,我的体育部主任谢永强扔给我一篇文章,让我敲出来。那是陕西国力的门将江洪为报社写的一篇札记。

  从那一天开始,我做起了体育记者。

  中国足球踢不好,总是有原因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赌博。

  我当足球记者的4年里,是中国足球最好的4年, 也是最烂的4年。是陕西球市最辉煌的4年,也是陕西球迷记忆最深的4年。可以说,这4年里,陕西球迷有哭有笑,有爱有泪。有甲A的辉煌,有赌球的猖狂,有马科斯,卡洛斯的激情表演,也有王珀的赌球黑幕。陕西国力的一些新鲜事,你现在可能都不知道,比如马科斯去老挝嫖娼,王珀给江洪下药,因为都在赌球,前锋和后卫在更衣室打架,华商报记者赌球输钱被追债,被迫离职,阳光报记者爆出赌球传闻后被追杀。还有更搞笑的,比如外援带岳父去酒店嫖娼,岳父回巴西告诉外援妻子,妻子卷走家产。比如球员晚上出去泡吧打架,被降级到2队的。还有比赛前通宵打麻将,4点比赛2点还在打,等等等等。让我见识了中国足球是一个咋样的大染缸。

  几年后,陕西没有了球队,当年操作比赛的王珀,也进了监狱,很可惜的是,他让一个好人李志民倾家荡产,跟着他吃牢饭。想当年,年轻有为的李志民在珠海生意做的很大,回西安发展的时候,小车就开回来17辆。

  严格的说,体育记者算是比较边缘的一类人,他们距离新闻的焦点,还是有些远。在某些圈内,体育记者和文娱记者是一家,也就是属于八卦的那一类。和我想象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之类还有很大的差距。当时我最爱的媒体是南方周末,央视调查,冰点周刊,因为我觉得,他们是真的牛逼,他们在改变中国的发展。

  04年前后,我开始做新闻记者,先是去了宝鸡,后来到了汉中,咸阳。刚到宝鸡的时候,就遇上了陈家山水库爆管。我去采访,人还没回来,就接到了宝鸡电台一位领导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语重心长的说:这里面的水很深。你不要碰。当时还年轻,不知道水深水浅是什么意思。后来的写的稿子果然没发出来,再后来才知道,陈家山水库管道工程是庞家钰他亲戚修的,庞家钰是之前的宝鸡市委书记,后来的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在陈家山水库第七次爆管之后,庞家钰的官做到了头,他被纪委请去喝茶,后来因为各种贪污被我党投进了监狱。

  在宝鸡的第二年,宝鸡第一医院一个科室致死病人,采访回来写稿,渭滨宣传部长打电话过来,说:小兄弟,稿子被写了,你一个人,改变不了中国的发展。是的,我确实改变不了,因为我的稿子被渭滨区一个借调到省委宣传部的人,分分钟就消灭了。

  两年时间里,我觉得记者不应该是这样,至少不是我当初的样子,两年时间,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宣传稿外,写的出色出彩的稿子,几乎没有。

  调到汉中之后,我还是写了两篇自认为不错的稿子,一次是略阳的一个铁矿塌方,矿工遇难,接到线索后,我们赶到勉县死者的家中,在大庭广众之下,死者全家30多口孝男孝女齐刷刷的跪了一片,求记者为他们做主。当时有点热血沸腾,血脉膨胀。发誓要为死去的矿工讨个说法。我们4、5个记者开车直奔略阳矿区,山很高,雨很大,天气很冷,我们大约爬了4个小时,才达到矿区出事的矿洞口,用手刨出了矿工的遗体后,安监局的局长傻了眼。这个新闻发出来之后,反响强烈,矿工最后得到了27万的赔偿。是想,如果么有记者的跟踪,这个死难者会咋样被处理,不得而知。

  2007年6、1儿童节前夕,接到一个线索。和当时陕西省委书记同名同姓的一个小学校长李建国,涉嫌强奸9名小学女童。到城固县梨园镇采访的那天,天气不错,但是我的心情非常不好。见到受害的小女孩时,心里特别的难受,她站在我车门边,跟车门一样高,我问她几岁,她说八九岁,我问到底是八岁还是九岁,她依旧说八九岁。一个连自己年龄都说不清楚的小女生,被50多的校长无情强奸,我们的愤怒可想而知。采访之后,我们赶回汉中写稿子,城固县的领导追到汉中找我们灭火,没办法,我们只好躲在网吧里把稿子发了。6、1儿童节当天,我的稿子见报,先后被全国94家媒体转载。作恶多端的校长,最终被法院判了14年。没有被砍头,受害的9个家长至今还在上访。

  最让我洋洋得意的,是07年的陕西省高考立刻状元花落汉中,还是之前的桔园镇。这一次的采访相当顺利,稿子也是一气呵成,第二天见报的稿子和我头天晚上的稿件,改动不超过10个字。

  做了8年记者,见到了太多的阴暗面。应该说,前几年,记者这个职业,在中国是最有“人权”的。比如几乎天天有人请吃饭,比如坐火车可以不花钱,去医院可以插队,去学校可以不交择校费,消违章可以不用花钱等等好处。为什么能这么牛逼,说白了,记者手里有一支笔,笔下有黄金万两,笔下有是非曲直,笔下有人命关天。更重要的是,笔下有官员的乌纱帽。

  但是,这不是我所要成为的记者。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我承认,我确实改变不了社会的发展,在权衡了很久之后,我去了经营部门。今天,是我的第14个记者节,我只想说,有理想还是要坚持,中国如果没有记者,仅仅依靠官员的自律,中国不会好起来。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1-4-12 22:56 , Processed in 0.0916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