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社会 查看内容

北美观察丨特鲁多三次“失德被查”,究竟为何?

2020-10-17 10: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5| 评论: 0|原作者: 大唐名人网|来自: 网络整理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最近又被道德专员调查了。

  加拿大联邦议会利益冲突与道德专员马里奥·迪翁当地时间7月3日宣布,他将对总理特鲁多是否帮助一家名为“我们”的慈善机构获取政府合同而进行调查。

  之所以说特鲁多又被调查,是因为这是特鲁多2015年成为加拿大总理以来,第三次被道德专员调查。特鲁多也由此成为加拿大历史上因为违反《利益冲突法》遭到调查次数最多的总理。

  下面就回顾一下,特鲁多三次遭到调查都是因为什么。

  01第一次:全家乘坐私人飞机海岛度假

  特鲁多第一次遭到道德专员调查,是为了一家之私。

  2016年12月26日到2017年1月4日期间,特鲁多一家五口及党内好友接受阿迦汗四世(Aga Khan IV)的邀请,前往阿迦汗在加勒比海上的私人小岛贝尔岛度假。此事很快就被媒体曝光,时任议会道德专员玛丽·道森(Mary Dawson)决定对他进行调查。

  △特鲁多一家度假的贝尔岛上的风光。

  2017年12月20日,在经过长达11个月的调查后作出结论,玛丽·道森认定总理特鲁多此前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加勒比一个小岛度假的行为违反了《利益冲突法》。道森在调查报告中指出,特鲁多有四项违法事实:

  未在安排私人事务的同时避免利益冲突

  接受已注册的游说公司的邀请前往私人岛屿并接受免费住宿

  乘坐私人飞机旅行

  面对有关他可能为他人谋取私利的怀疑时依然故我

  △左为道德专员玛丽·道森,右为特鲁多总理

  据了解,特鲁多一家当时先是乘坐政府专机前往巴哈马首都拿骚,在那里转乘阿迦汗四世的私人直升机飞往一百多公里以外的贝尔岛度假。

  阿迦汗是对伊斯兰教什叶派伊斯玛仪派领袖的称谓。阿迦汗四世本名卡里姆·侯赛因,是全球知名的富翁之一。在加拿大,阿迦汗是一位名人,他名下有在加拿大注册的游说公司,加拿大政府则资助过他名下的基金数亿加元。在特鲁多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的葬礼上,阿迦汗四世是护灵人之一。

  △特鲁多与阿迦汗四世在一起

  由此可见,阿迦汗四世确实是特鲁多家族的朋友。特鲁多也多次接受阿迦汗四世的邀请,前往贝尔岛度假,2014年12月一次,2016年12月一次,2016年3月,在道德专员调查过程中,又去了一次。这一次就是道森结论的第四条所指出的情形:面对有关他可能为他人谋取私利的怀疑时依然故我。

  △加拿大《利益冲突法》中有关于内阁成员及其家人、助手不得乘坐私人飞机的明文规定

  在加拿大《利益冲突法》中,有着明确的规定,不得乘坐私人飞机,如果确实需要,应该首先得到道德专员的允许。特鲁多对这些规定全部置之不理。

  在道森的调查报告公布后,面对公众压力,特鲁多不得不表示了歉意。不过,他并没有正式道歉,只是说了一句非正式的“不好意思”(sorry)。

  按照规定,特鲁多应该自己掏钱补交这次度假的花销。据加拿大媒体的统计,他这一趟度假的实际花销应该在21.5万加元(约110万元人民币)以上,其中,仅安保费用就高达7.2万加元,但是特鲁多最后补交了多少钱呢?

  4900加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

  △时任加拿大保守党代理党首的罗娜·安布罗斯就此事批评特鲁多

  02第二次:干预司法插手兰万灵公司案

  特鲁多第二次遭到道德专员调查,是为了一党之私。

  2018年9月到12月,时任联邦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的乔迪·威尔逊-雷布尔德女士按照法律程序,准备对一家名为SNC-兰万灵的建筑公司提起诉讼。一旦起诉,这家加拿大建筑巨头就不能从加拿大各级政府获得工程项目。

  就在这时,特鲁多总理本人以及他的助手、他任命的高官等通过各种方式,要求雷布尔德女士利用“延期起诉协议”,不要起诉兰万灵公司。

  在雷布尔德女士表示拒绝之后,2019年初,加拿大内阁改组,雷布尔德女士被调任为退伍军人事务部。随后,在反对党的要求下,时任道德专员马里奥·迪翁开始对特鲁多是否违反了《利益冲突法》进行调查。

  △加拿大《国家邮报》2019年8月4日报道道德专员认定特鲁多曾在兰万灵公司案的处理上违法

  2019年8月14日,迪翁公布了调查报告,确认“总理本人并通过其高级官员,使用多种方式对威尔逊-雷布尔德女士施加了影响”,这种行文违反了《利益冲突法》第9条。

  加拿大《利益冲突法》第9条有明确规定:公职人员不得利用其公职寻求对他人的决定施加影响,以攫取其本人、亲属、朋友的私利,或者不正当地维护其他人的利益。

  △加拿大《利益冲突法》中有关于公职人员不得影响他人以谋取私利的明文规定

  威尔逊-雷布尔德女士当时担任的职位是联邦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这是一个非常清晰的逻辑,特鲁多确实干预了司法。

  但是,特鲁多这次表现得非常强硬,即便是道德专员的报告认定他违反了《利益冲突法》中的第9条,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为此道歉。

  特鲁多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强硬,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有一个借口,他一直强调,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兰万灵公司裁员导致的大量失业。

  果真如此吗?

  △加拿大《金融邮报》文章《为什么特鲁多说他保护兰万灵公司的“就业”完全是胡扯》

  早在2019年3月15日,加拿大《金融邮报》就在题为《为什么特鲁多说他保护兰万灵公司的“就业”完全是胡扯》的文章中指出,兰万灵公司有9000名雇员,就算全部失业,也仅占加拿大就业人口的0.05%,特鲁多并不介意。特鲁多在意的是保护他和自由党在魁北克省的政治利益。因为,兰万灵公司的总部在魁北克省的蒙特利尔市,而魁北克省是自由党的主要票仓,特鲁多本人的选区则在蒙特利尔市。

  可悲的是,特鲁多最终还是成功地把干预司法说成了避免工人失业,这么一来,他的支持率不降反升。

  △2019年8月在道德专员作出特鲁多违反《利益冲突法》的结论后的民调结果

  当时,Leger公司当时所作的民调结果显示,加拿大民众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因为特鲁多干预司法而降低对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的支持,反而是利用兰万灵公司攻击自由党的保守党的支持率下降了3个百分点。

  由此可见,在加拿大,所谓的司法独立并不像特鲁多言之凿凿的那样不可触碰,只要能有利于获得选票,就没有什么界限。

  03第三次:涉嫌以权谋私的丑闻特鲁多第三次遭到道德专员调查,是因为以权谋私。

  这次调查启动之初,就有人在加拿大媒体上直接使用了“丑闻”一词来定义这个事件。

  加拿大利益冲突与道德专员马里奥·迪翁(Mario Dion)当地时间7月3日表示,他将开始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是否帮助一家名为“我们”(WE)的慈善机构获取政府合同而进行调查。迪翁表示,他将根据《利益冲突法》当中有关“禁止公职人员作出有利于自己或他人私利的决定”的规定展开调查。如果用简明扼要的中文来解释,就是对他进行以权谋私的调查。

  △左为马里奥·迪翁,右为特鲁多

  这家名为“我们”的慈善机构在加拿大很活跃。更重要的是,特鲁多一家与这个机构的关系非同寻常。

  特鲁多的妻子苏菲从2012年起就担任这家机构的形象大使,多次参加他们的活动。还记得苏菲今年3月初被感染新冠病毒吗?她之所以被感染,就是因为她当时前往英国伦敦出席这家机构的庆祝活动。

  不仅如此,包括特鲁多本人、特鲁多的母亲玛格丽特,以及特鲁多的弟弟亚历山大在内,不仅近年来多次参加这家慈善机构的活动,还与这个机构的创始人克雷格(Craig)和马克·基尔伯格(Marc Kielburger)兄弟俩关系密切。

  这家慈善机构是由克雷格和马克兄弟俩在1995年创立的,到现在也有25年的时间了。

  总理全家都与一家慈善机构关系密切,这个事确实有点儿不同寻常。

  △特鲁多夫妇与基尔伯格兄弟俩在一起参加该机构的活动

  今年6月,这家慈善机构获得了联邦政府价值9亿加元的学生资助计划的独家管理权。

  如此巨额的合同,又是独家管理,特鲁多领导下的联邦政府,对这家机构可谓关爱有加。

  外界怀疑,这家机构可能就是凭着与特鲁多一家的密切关系而获得这个合同的。还有一个问题是,难道仅仅是因为关系好就唯独对他们如此慷慨?

  加拿大一家名为“IPolitics”的网络媒体把特鲁多与这家慈善机构的关系按照时间顺序做了梳理后发现,这家机构与特鲁多的关系,和特鲁多进入政界参加选举的过程如影随形。

  △特鲁多2008年10月17日参加“我们”慈善机构的活动

  我们把这个时间线作了精简:

  2007年,特鲁多被提名为自由党国会议员候选人并参加首届“我们之日”活动;

  2008年,特鲁多当选为国会议员并参加了第二届“我们之日”;

  2010年,特鲁多用全国志愿者活动把“我们”庆祝活动推向全国;

  2012年,特鲁多的夫人苏菲主持“我们之日”并成为形象大使。特鲁多宣布竞选自由党党首并成功当选,克雷格大力支持;

  2015年,特鲁多当选总理后首次亮相是参加“我们之日”活动;

  2017年,联邦政府拨款150万加元,由“我们”筹备38项建国150周年的大型庆祝活动;“我们”首次获得联邦政府的独家合同;特鲁多一家四口和财政部长比尔·莫诺都已加入;

  2018年,特鲁多妻子苏菲在“我们”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向美国、英国、非洲等地区拓展;

  2020年4月,总额为9.12亿加元的“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启动;

  2020年5月,雷格和马克兄弟俩完全控制“我们”的管理权;

  2020年6月,“我们”获得“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的独家管理权;

  2020年7月,媒体曝光,随后,联邦政府宣布中止这一计划。

  不难看出,特鲁多之所以对这家慈善机构如此关爱,明显是利用总理大权,兼顾了“自家人”和“拉选票”的“双重私利”。

  △新民党国会议员、道德监督员查理·安格斯

  新民党国会议员、道德监督员查理·安格斯认为,政府本来有能力管理大型福利计划,把这个计划外包不仅多此一举,而且“散发着裙带关系的臭味”。

  从为了“一家之私”,升级到为了“一党之私”,再到如今的“家私、党私兼顾”,随着执政经验的丰富,特鲁多的“失德”也在逐步升级。(总台记者 张森)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0-10-29 12:09 , Processed in 0.08292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