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吴湖帆:用珍藏商周古铜器换来《剩山图》

2015-8-11 15:07| 发布者: | 查看: 695| 评论: 0

吴湖帆:用珍藏商周古铜器换来《剩山图》

元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剩山图》) 卷 浙江省博物馆藏 此图是黄公望于公元1347年,七十九岁归富春时为无用禅师作,三年而成。此卷为画卷前段。

  吴湖帆以画艺鸣世。诸如“北张(大千)南吴(吴湖帆)”,把他和张大千相提并论,被比作中国南部画界的半壁江山。还有海上画派“三吴一冯”之说,即吴湖帆、吴子深、吴待秋和冯超然,把吴湖帆列为海派绘画名家之首。诸如此类的美妙光环,掩盖了他作为收藏家的光彩。其收藏不是白手起家,也不仅仅是闲情所好,而是上承祖荫,体现了中国文化的传承关系。

吴湖帆:用珍藏商周古铜器换来《剩山图》

吴湖帆 寒林远眺(雅昌供图)

吴湖帆:用珍藏商周古铜器换来《剩山图》

吴湖帆

  简介

  吴湖帆(1894—1968)

  江苏苏州人。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湖帆。中国现代绘画名家、书画鉴藏家。藏有金石书画1400件,其中包括堪称国宝的黄公望《剩山图》。

  张大千评“湖帆先生其人其艺甚服我心”

  吴湖帆生于晚清,他的祖父吴大澂曾任晚清湖南巡抚,精于鉴赏,书法造诣颇深。

  受家学熏陶,吴湖帆13岁学画,初从“四王”、董其昌入手,继而上探五代、两宋以及元明诸家。稍长他即成为沪上享有盛名的一位书画家,与赵叔孺、吴待秋、冯超然齐名。据著名学者冒广生所记,早在吴湖帆少年时代,有人已经预言三十年后他将成为近三百年画坛上的第一人。

  张大千与吴湖帆交往之后,亦对他极为赞许:“吾昔日游京师,见傅心畬,作画出入古今,以为平生所见一人。及至上海,识湖帆先生,其人渊博宏肆,作画熔铸宋、元而自成一家,甚服我心,乃知天下画人未易量也。”有记载表示,张大千自己曾说过,平生佩服的“两个半画家”中,第一个就是吴湖帆。

  吴湖帆对家学、家风的传承,远不止是对书画艺术的追求,还体现在对鉴藏的酷爱。1902年,吴大澂病故,临终除遗嘱编修家谱、分配产业、整理登记家藏文物外,特别叮嘱“为我善视万儿”。他中风卧床,仍每日将吴湖帆叫到床前,以平生藏物之明目相授,并细观其悟性。吴湖帆也是情之所钟,于此类名目能过眼不忘,应对如流。于是,吴大澂谓家人:“有嗣如此,死复何恨!”遂将家财分作两份,一份给两个待闺的女儿,一份授吴湖帆。因有意要吴湖帆继承家学,故其所有字画玺鼎多归湖帆。

  综论吴湖帆的藏品之源,除了吴大澂的遗藏,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来源,即其夫人潘静淑的陪嫁。潘静淑的祖父潘世恩在道光朝位居宰相之职。潘氏家族历代嗜古物,富收藏,其所藏青铜器及古籍善本,历来雄冠江南。

  七十余柄状元扇赠给苏州博物馆

  收藏就是玩,玩文化,玩历史,玩钞票。吴湖帆会玩,是一位大藏家。每得一件新的藏品,他都是倾注感情,尽享其中的快乐,或题跋,或制印,或请同好者共享发现与收藏乐趣。

  曾有文献记载清朝人说苏州的笑话。问:“苏州出什么?”答:“状元、戏子、小夫人。”昆曲、评弹出自苏州,名角也都出自苏州;苏州多才女,也是不言而喻的。至于苏州的状元,那更是货真价实了。清朝三百年间共出了120个状元,江苏省占49名,而苏州一地竟出了26名。自唐至清,苏州一地的状元竟达50名。苏州可谓是“状元之乡”。

  吴湖帆抓住苏州的“状元之乡”这一特点,自己又是苏州人,就动脑筋收藏状元扇了。这是一种收藏的悟性,一般的收藏家能动得出这样的脑筋吗?他的祖父吴大澄已蓄了状元扇苦干柄,他在这个基础上再事扩展。

  清代每一科新中状元,照例须写一扇面赠送亲朋。在新科状元方面,一纸人情,只须略事挥洒,不费什么事;在亲朋方面,一扇在握,却以为宠光殊荣,视同至宝。因此,状元写扇,流传较多。湖帆拟搜罗清代的状元扇,以为年代近不难成为全璧,岂知实际殊不容易,往往有许多可遇而不可求的。也有些状元的后人,和吴家有世谊,湖帆认为向其后人商量,一定有把握。不料其后人对于先人手泽并不重视,鼠啮虫蠹,寸缣无存。加之扇面是写给人家的,不可能写了自留,这样按图索骥,大失所望。但湖帆具有信心和毅力,还是千方百计地搜求。有的出高从暇买,有的用极珍贵的藏品与人交换,历二十年之久,才获得七十余柄。

  小说家范烟桥和湖帆是老同学,而且是甲午同庚,交谊很深。这时苏州拙政园的一部分辟为苏州博物馆,由烟桥主持其事。烟桥为了充实该馆,到处搜罗文物。他想起了湖帆的状元扇,特地到湖帆家商谈,湖帆慨然将七十余柄状元扇,全部送给苏州博物馆。

  自称居所为“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

  要说吴湖帆最富盛名的藏品,无疑要数黄公望的《剩山图卷》了。

  《富春山居图》是“元四家”之一黄公望的代表作,是其为无用师和尚所绘,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此画明朝末年传到收藏家吴洪裕手中,吴洪裕极为喜爱此画,在临死前下令将此画焚烧殉葬,幸得吴洪裕的侄子将画从火中抢救出来,但此时画已被烧成一大一小两段。前段较小,称“剩山图”,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后段画幅较长,称“无用师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几百年来,这幅画的流传充满了传奇色彩。

  1938年11月26日,吴湖帆卧病未起,汲古阁古董商曹友卿携来刚收购到的黄公望《剩山图》残卷来看望他。吴湖帆打开黄公望《山居图卷》,展卷了望,精神大振,断定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前段,并脱口而出:“乱世出奇迹,真没想到300年后又能见到大痴道人的火中之宝。”

  曹友卿一听,知道这幅画是宝贝,不肯转手了。几番交涉之后,吴湖帆拿出家中珍藏的商周古铜器,将这个残卷换了下来。

  吴湖帆发现换来的画作只是残卷中的残卷,连题跋也没有。后来,由曹友卿再到原卖主处寻找,终于在废纸篓中找到了题跋,恢复了画作原貌。至此,《剩山图》归入吴湖帆的“梅景书屋”。

  吴湖帆得到国宝的消息不胫而走,刘海粟、李拔翁、徐邦达、许姬传、陈小蝶等人来观《富春山居图》,经大家热议,确定是真迹无疑,以前的不同异议处,也一致消除。这使吴湖帆不无自豪,他在日记中写道:“新正以来,无日无人不索阅此卷,盖为大痴富春四字所摄人耳,余亦足以自豪矣。”他十分珍惜此画,从此自称其居所为“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

  解放后,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在浙江博物馆供职。当他得知《剩山图》在吴湖帆手上后,多次来往沪杭之间与吴湖帆商洽,又请出钱镜塘、谢稚柳等名家从中周旋。吴湖帆被沙孟海的诚心感动,终于同意割爱。1956年,《剩山图》落户浙江博物馆,成为该馆“镇馆之宝”之一。

  收藏家说

  (藏家)不问画笔好歹,真是怪事。若近日海上诸大收藏家津津乐道印章多寡,自夸鉴别之精,问以如何好处,古书古画何从可贵,皆瞠目不能语,皆凭得价之贵贱为标准,直可玩钞票为愈耳。大腹贾好谈风雅,其实目不识丁,何足以语书画妙处。

  逸事

  以碑帖为妻

  吴湖帆购得隋《董美人墓志铭》碑帖,珍爱之至,特辟屋珍藏并取名“宝董室”。他平时将此碑帖随身携带,须臾不离,有时睡觉也挟册入衾,并曰“与美人同梦”。

  作画亲自磨墨

  吴湖帆作书画,必自己磨墨,人问其故?他说:“自己磨墨,不但掌握浓淡,亦是构思大好时光”。

  (据《收藏十三家》)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2-16 05:07 , Processed in 0.04316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