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中国稀土连亏7年之后的危机:或面临无生意可做局面

2019-5-27 09: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4| 评论: 0

于玉金  2019年05月27日 06:48

A股稀土的火热蔓延至了港股,令时常处于“舆论漩涡”的中国稀土控股有限公司(中国稀土00769.HK)在两天内体会了天堂与地狱。

5月21日,中国稀土股价收0.77港元/股,上涨108.11%,创下近3年以来最高股价,然而次日,中国稀土高开低走,收盘报0.56港元/股,下跌27.27%。截至5月23日,中国稀土报0.6港元/股,涨幅为7.14%。

透视“民营队”中国稀土可以看到,多年低于1港元/股的股价,连续亏损7年,甚至在2017年,稀土品种价格高涨,稀土行业公司纷纷扭亏为盈时,中国稀土仍未走出亏损的泥淖;在亏损逐渐缩小的另一面是,通过卖掉亏损的公司自行输血,而造成股价过山车的供应收缩或也是其“砒霜”,稀土矿材依赖进口的中国稀土在未来被指无生意可做。

净利润7年连亏

凭借响当当的名字,中国稀土被游资热捧,5月21日,股价一度暴涨了135%,成交额达到5.99亿港元,是前一天的83倍,而被扒出并非“国家队”,业绩连续7年亏损等硬伤后,中国稀土5月22日股价又经历了滑铁卢。

在2011年归母净利润下滑后,从2012年开始,中国稀土连年亏损,而对于亏损中国稀土将原因归至稀土产品价格处于下坡路。

由于产能过剩,2011年-2016年,稀土产品价格持续下跌,并在2016年10月跌至谷底,比2011年的高位跌幅逾90%。

但据记者了解,2016年底,新一轮稀土秩序整顿工作展开,覆盖开采、冶炼分离、资源利用、流通及出口等环节,同时一批违法违规企业被查处;与此同时,六大稀土集团基本按照稀土产量控制计划的指标安排生产,市场秩序所有改善,稀土供应量有所减少。从供应端看,受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平面显示器需求愈趋轻薄以及环保的提倡催化下,正面带动了稀土磁性材料、抛光粉和催化材料等的需求上升,稀土材料需求回暖,产品价格在2017年企稳回升,初步扭转出口量增价跌的情况。

自2017年开始,稀土产品价格开始步入上升通道,然而并未改变中国稀土的亏损颓势,仍亏损8478.1万港元。为了缩小亏损额度,中国稀土采用了惯用的“包袱大甩卖”的方式。

2017年,中国稀土出售连年亏损的萤火材料业务,以现金代价50万港元出售银茂控股有限公司及其下属主要制造和销售荧光产品的宜兴银茂荧光材料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权,但计及两公司出让前负债净额约189.7万港元及过去年度累计由权益重分类的汇兑亏损约809.4万港元,出售录得亏损为569.7万港元;2018年,中国稀土出售主要生产和销售高纯镁砂产品的全资附属公司海城新威利成镁资源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权,该出售于2018年7月18日完成,出售前该生产线于年内一直停产,出售该公司权益使公司录得出售收益约192.5万港元。

2018年,中国稀土净亏损737.6万港元,较2017年的亏损8478.1万港元,大幅减少超九成。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年内,中国环保督查从严,迫使部分高污染的劣质稀土生产线退出市场,有效整顿行业秩序,稀土黑矿明显减少,合规稀土分离矿厂和废料厂正逐步优化生产经营,实现供给收缩及调整整个行业的结构,改善供需失衡状态,稀土氧化物的价格在3月、6月和11月有三次明显上涨。

“稀土大王”落寞

中国稀土前身为宜兴新威控股有限公司,为全国最大规模的稀土及耐火材料生产商之一,是中国首家在海外上市的稀有稀土和耐火材料生产企业,这家曾风光一时的公司,由蒋泉龙创办。

公开的信息显示,这个被坊间誉为“稀土大王”的蒋泉龙文化程度并不高,1984年,以3000元启动资金,建立宜兴县镁质耐火材料厂,1987年从耐火材料行业转入稀土行业,创办宜兴县稀土分离厂,于1999年12月15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上市后,蒋泉龙的财富快速积累,2001年一度以11.4亿元身家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9位。

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据媒体报道,2002年,中国稀土被投诉业绩造假,2003年7月,香港证监会以涉及诈骗或失当行为等理由,对中国稀土进行调查。不过,蒋泉龙逃过此劫。

但随后中国稀土的业绩呈现过山车。2004年-2007年中国稀土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亿港元、1.3亿港元、2.09亿港元和2.95亿港元,逐步上涨,但2008年快速滑落,净亏损1.71亿港元,其后2009年-2011年稳步回升,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459.3万港元、1.33亿港元、5.23亿港元。而从2012年至今,中国稀土就再也未摘掉“亏损”的标签,股价也在2015年跌入1港元的行列。

在公司亏损期间,有关于蒋泉龙家庭相关的负面新闻也未断过。2017年8月,蒋泉龙被新加坡滨海湾金沙(Marina Bay Sands)赌场的经营者起诉到香港的法院,追讨逾1亿港元赌债。彼时,中国稀土还发布公告称,这笔欠款是蒋泉龙的私事,与公司无关。

此外,在2018年9月,蒋泉龙之子蒋鑫与迪拜富豪吃出40万“天价账单”也是引发舆论热议。

或面临无生意可做局面

在股价经历过山车后,中国稀土的股价在5月23日定格在0.6港元/股,仍上涨7.14%,但支撑中国稀土股价上涨的供应收缩,或正在给中国稀土酝酿着危险。

《华夏时报》记者此前曾报道,5月15日云南腾冲与缅甸边境关口正式封关,禁止所有稀土相关商品进出口贸易。

百川资讯稀土分析师杜帅兵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稀土进口方面,中重稀土主要以缅甸为主,轻稀土矿以澳大利亚及美国为主。”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缅甸进口稀土矿占中国消费比例的50%。

天风证券(8.100, 0.26, 3.32%)分析师杨诚笑表示,2019年3月以来中重稀土价格上涨,经过长期打黑和督察以及环保影响,2017年以来南方中重稀土矿开采受阻开始进口的大量补充,近期腾冲海关稀土进口如期关停,短期进口原料或持续出现紧张,目前复关不确定性较高加国内复产进展较慢,中重稀土价格有望持续攀升。

供给的收缩叠加政府高层考察稀土公司,引爆了此轮稀土及稀土永磁概念股。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稀土在2018年财报中明确指出,“稀土原材料供应方面,由于国产的稀土矿材仍然受主要国营企业控制,中国稀土所用的大部分稀土矿材为国内贸易商从东南亚进口。 ”

尽管中国稀土早于2017年和2019年分别与澳洲和智利的稀土矿商签订合作备忘录,但仍待对方筹建中的稀土开采项目投产后引入其稀土资源。

从国内看,随着“黑稀土”的产量已经初步受到抑制,整体国产稀土供应减少,稀土资源的市场流通量下降。

据中国稀土协会数据,2014年至2016年,中国的稀土矿实际产量从13.88万吨降至12.85万吨。中国的稀土矿产量全球占比也从2014年的85%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62%。

杜帅兵告诉记者,“现在国营企业也没有矿,自己还不够,不会(向外)卖的,依赖进口的公司,例如中国稀土,可能意味着没有生意可做。”【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中国稀土连亏7年之后的危机:或面临无生意可做局面)

来源:华夏时报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22 22:13 , Processed in 0.08824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