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马修·伯恩的魔法让水晶鞋浴火重生

2018-8-29 21: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5| 评论: 0

  作者:程辉

  被贴着颠覆标签的马修·伯恩,素以突破性挑战缔造传奇。比如他赋予全新生命的男版《天鹅湖》,无情撕裂世俗对爱的伪饰。这一次,他率领英国新冒险舞团再次掀翻传统,对源自古老童话的《灰姑娘》,实施了全面手术。

《灰姑娘》剧照

  依托普罗科菲耶夫组曲而创作的芭蕾舞《灰姑娘》,版本众多,但大都没脱离夏尔·佩罗或格林童话主干,舞台语汇上即使是后古典和现代剧作,也位列血缘正宗的芭蕾家族。唯独马修·伯恩,把故事置于二战背景下,既赋予新的肌理和灵魂,又在貌似芭蕾的品貌下,将包括多舞种在内的肢体手段精致乱炖。不仅通俗易懂且妙趣横生,就连不少古典芭蕾的忠实观众在大呼“上当”的同时,也能高喊“过瘾”。

  马修·伯恩的挑衅性再造和编织力太强悍了。他的《天鹅湖》,尚是基于芭蕾逻辑和发挥本体优长前提下的极限挑战。男舞者能量爆发,释放野性、桀骜和残暴,高贵与不羁同在,惊世骇俗。其芭蕾思维,抛弃程式化结构和模式化表演,那些标准的跳跃、旋转技巧与体位规范荡然无存。但在《灰姑娘》当中,马修·伯恩走得更远,放弃高度诗化和凝练化的抒情写意优势,直接挑战舞蹈被公认之弱项——讲故事和性格化行为写真。

  舞台上的身姿绰约,让位于更细微的戏剧化肢体动作;优美与技巧退居其后,夸大个性举止特征。通过形体的张弛、扭曲,动作幅度与节奏的异变,交互的亲近与生疏、僵硬与柔曼、自然与刻意,能动捕捉人物体态和神态的矛盾即时反应,让性格各异的众生相活灵活现。即使路人也非仅仅“打酱油”,都有特定设置,场面即视感极强。但只做到这样,还算不得神奇,马修·伯恩和他的编舞团队,在冲破旧的语汇局限后,竟把多元的再生又回化梳理为新的、必须属于舞蹈的肢体表达,且通顺酣畅。很难用文字更细致地表述这种转换,唯有走进剧场去亲身体验。

  强化个性,亦注重与集体的对抗和比衬。比如,在官兵和后母、其他子女的嬉戏中,唯灰姑娘对父亲爱恤有加;大轰炸刚过,灰姑娘逃出家庭,与初识的飞行员恋人,在消防、生化队员们的阻止和引导中,奔跑着相互寻觅;后母总要在人群中独霸头彩,即使是亲生女儿的风头也不放过;地铁站与河边,各色人等的纵欲、躁乱里,飞行员对水晶鞋不离不弃。这些,都准确促动了情节和人物情感的塑造、渲染、推进。

  当然,特别有利于传统舞蹈充分抒情的结构节点,编导也绝不放过。比如灰姑娘和衣架人偶双人舞,巴黎咖啡馆惊鸿亮相时的双人、单人与群舞,共度良宵后的双人舞,灰姑娘与天使的双人及群舞,帕丁顿车站惜别的小组合等,都应势发展成为观众记忆深刻的精彩片段。但这些舞段必须熔融在情节里,聪慧、鲜活而灵动,不会有单纯为舞蹈而舞蹈的存在。

  在马修·伯恩的创意下,原著生于魔力的水晶鞋,变成灰姑娘本有的珍藏,心存美好的寄托和支撑。这个设定是核心,极其重要,表明灰姑娘的命运不再靠神仙魔灵改变,只能靠自己纯真、坚守、勇敢的本性,冲出困缚,穿越险阻去争取。当有情人缱绻一夜后离散,水晶鞋虽然还是唯一证物,但更是唯一支撑和唤醒飞行员精神(电击疗法都无效)的爱之器。

  二战作为剧情背景,不是简单的乾坤挪移或顾念旧时光。二战作为外部世界,与灰姑娘的荒谬之家,构成了对比的内外大小空间。剧中没有直诉战争的罪恶源头,但影射在家庭里。丧失基本行动能力的父亲,话语权和制衡的缺失,让欲壑难填的后母夺得极权,为所欲为。两个女儿的争宠被弱化,连同其它亲生子女们都是随后母亦步亦趋、无独立人格的哈巴狗。大儿子希特勒式发型和扭捏态,让人想起《大独裁者》中的卓别林。这背景设定,激发隐晦却劲道特别的双重讥嘲,也让灰姑娘与受伤的飞行员恋人之间,能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似的命运相惜。

  天使变身男性,更像是灰姑娘无奈缺失的父爱和心灵自我引导者。若还有些许神性,也至多是隐形和先觉先知,提醒剧中人莫错失良机。他不能主动带来好运,就算让时光暂时逆溯,也不能趋避灾难。童话原著中的午夜十二点,在剧中天使的焦虑指示下,变成巴黎咖啡厅这乱世安乐乡的摧毁时分。当天使只能心怀怜悯地旁观,也许是想说,战争唯有靠人类自行解决——人性执意作恶,神都无法阻断。

  王子设置成受伤的飞行员,散去潇洒俊朗、高高在上的人设,成为冥冥中与灰姑娘的彼此怜惜。当然,衔阶地位和战争英雄的光环,还是有些耀人,但那只是后母等势利之徒的关注点。灰姑娘的爱,透过对飞行员身心伤痛的抚慰和悯惜达成,打动和唤醒了他的心,随后才会在巴黎咖啡厅的风采绽放中,终获爱情。可惜,对飞行员的塑造,较之其他主要角色光彩略逊。人物心态、驱动力和行为指向,有时含混模糊。是创作的偏失还是表演者能力不及,不得而知。

  舞台视觉的电影化处理,拓展了剧场时空。纪录片银幕不是简单放在舞台,开场配有逆光下惊魂不定的观影人群,让它存在得有机合理,且很快弥散出恐慌情绪。舞台装置和天幕远景动态调度,比如废墟、车站、泰晤士河边的选择性特征写实和纵深透视,坍塌与复原,扫向天空的光柱,近景烟雾和远处烽火,都颇具老式电影氛围特质,特别有年代感。

  电影化还表现在听觉上,音乐不仅揉进逼真特效,更与剧情完美实现蒙太奇式的结合。普罗科菲耶夫与同时代音乐家相比,作品前卫而不艰涩,光明中有阴郁,豪放与细腻同在,抒情时会突闪尖锐或隐隐地不协和。马修·伯恩如同潜入乐谱中的精灵,机敏抓住复合多变的音乐细节,达成电影配乐般的融汇。情节起伏、顿挫及表演律动节奏,点线皆与音乐精剪般契合对位,出神入化。

  徜徉于马修·伯恩的舞蹈剧场,无比畅快,天马行空却并没丢失方向和根基。他没有大闹天宫似地砸烂一切,至多是古典传统的“小叛逆”。这叛逆,是传统美学基础上的不拘一格,冲破淤滞与僵化刻板,是对传统的尊重与激活新生。

  有限空间里宽展如此之多的细节,纵横交错间也夹杂了疏漏。比如,飞行员受伤后,是记忆部分丢失还是恐极自弃?个别错乱行为也令人费解。可以不是金子般的理想王子,也可在困惑中用黑方式宣泄,这或使人物更有现实骨感,但需给出逻辑曲线。后母为何枪杀丈夫,又为何要闷死灰姑娘?观众只能自行脑补。某些场面中的靡乱和人性走失,缺少了战争环境下的特质,毕竟恐惧重压下的颓丧,与纸醉金迷中的颓废有着本质区别。对恋足癖等的简单夸张,尺度把控不当会让谐谑与讽刺跌落成恶趣,失去价值判断的客观多样。可能马修·伯恩不想讲得这么周全,或选择性忽略手术缝合的小瘢痕。作为他的拥趸,也能宽容他的随性。但这不是创作应有的严谨,且有悖于自身总体的细腻编织。(程辉)

[责任编辑:刘冰雅]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15 17:54 , Processed in 0.03940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