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一出好戏》,黄渤的初恋进行时

2018-8-23 21: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4| 评论: 0

  作者:王琳

  《一出好戏》首周上映,经过口碑发酵,逆袭登上单日票房冠军位置,三天票房超过五亿,黄渤的导演处女作被很多观众盖章为一出真正的好戏。对待这出“好戏”,黄渤的用心程度就如同是对待初恋:他选了一个最难实现的剧本,因为初恋决不能将就凑合,一定要选个最心仪的;这出好戏在拍摄过程中黄渤遇到了各种苦难,但他把这些也看做是心爱女友的小脾气。《一出好戏》是一部充满实验性的电影,在文艺属性和娱乐属性上黄渤反复考量着合适的度,他说,“你可以有表达,但是并不一定每部片子都要皱着眉头说话。”

  关于剧本 初恋啊,为什么要凑合呢

  “拍之前已经预料到,这次就不会是一个特别舒舒服服就能拍完的戏。”黄渤曾反复提到他不想做一部“保险”的电影,而在《一出好戏》的宣传期,几乎每一场活动都会有演员“抱怨”拍摄过程苦。“就题材本身,在这之前中国并没有太多类似的,或者说它多少有一些实验性,另外它又是个群戏,群戏又是一个孤岛戏。群戏拍的时候调度、各种拍法相对会难一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因为黄渤被这个剧本勾起了兴趣,他把剧本比作初恋,他的观点是单纯过日子可以找个人凑合,但初恋决不能凑合,必须选最中意的那个,当然也是最难追的那个。“开始想了好多故事,比这个实施起来更方便、更简单,或者说更有把握一些,一些纯喜剧,还有一些结构性的喜剧,或者说包括其他类型的片子,好像这个最难吧,所以就选了这个。”

  2010年《一出好戏》有了初衷创意和剧本雏形,黄渤本来打算2011年开拍,2012年上映。结果就是因为对待初恋的态度太严谨,一拖就到了2018年。“没有捷径可走,一个剧本所需要经历过的曲折弯路、迈不过去的坎,该碰你都得碰到,没有一条梯子能给你一下直接就搭到终点上去。你要说能拍,其实早也就能拍了,但自己老觉得还不行,推翻了无数次,然后又来闭关,拉着编剧去各个地方的小黑屋,写完再推翻,推翻然后再建立,建立完了以后觉得又不合适,又改方式。”

  关于选址 恋爱嘛,要容忍女友的小脾气

  “片子本身有一定的荒诞性,这个荒诞性其实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环境,我们需要一个岛上有各式各样的石滩、石壁、山洞、瀑布、各种原生态的森林,从而给这个故事提供丰富的环境样貌。”黄渤在选址上的态度,也是一种初恋进行时,新西兰、泰国、台湾、海南、千岛湖、南半球无人居住的岛……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那个符合他心中样貌的岛屿。

  《一出好戏》中的荒岛是位于日本九州大隅半岛南方60公里的一个岛屿,是宫崎骏《幽灵公主》的取景地,找到屋久岛的时候黄渤觉得是老天爷给的惊喜,实际去拍的时候简直就是无限“惊喜”。“谈恋爱嘛,不可能女朋友只给你笑脸,她也会发脾气,也会任性,反正这次找的这个脾气不小。”屋久岛的宣传语是“一年有365天,我们有400场雨”,一开始恶劣的天气跟电影中想要的气候环境非常匹配,但后来就变成了天天在风雨里待着,“七天裤衩一直是湿的,都没干过。早上起来说晴天,然后去等了,等到中午一看坏了,今天是晴不了了。转树林吧,拍另外一场戏,一转过去太阳就出来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然而,天气虐他千百遍、黄渤待之如初恋,“在屋久岛我中间抽空去看牙,老先生弄完了又送了我牙膏、牙刷还有漱口水,还不收钱,我说这怎么可以?他听说我是导演,想拜托我把屋久岛拍美一点。这个嘱托,你再不给拍好点,你不得回去给人还牙钱。”

  关于演员 “姗姗”不需要翻转,要相信爱情中的美好和单纯

  “整个影片当中,很多人面对真善美丑,但我觉得能够使大家走向更好的最主要的动力就是爱。所以姗姗这个角色摒弃了之前设想过的一些反复周折,代表的就只是美好,一份单纯的爱。”对于《一出好戏》的爱情观,黄渤这样解释。而女神舒淇出演姗姗,则不那么单纯。“舒淇身体状态不是太好,免疫力不知道出现了哪些问题,容易过敏。所以她一开始还是有些犹豫,但是我还是说服了她,就是觉得这么好的项目不来对你整个这么完美华丽的演绎生涯是种缺憾、不太合适。然后,对,把她给骗来了。”

  其实,黄渤的想法是带舒淇去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疗养一下,也算对生命中的女神做点贡献,而结果舒淇真的是疗养状态,经常一候场就是八天。“对比她平时演的,恨不得场场都有女一号,但这是一个人数众多的群戏,可能在每个人身上分配到的都不是那么多,不管是舒淇,还是王宝强、于和伟、张艺兴……”黄渤称这次能请到的每一位演员都是奢侈的,“留给他们的有效空间只有这么多,他们都完美地表达出来了,这本身就是一个挺难的事。”从全局看,不管是女神舒淇,还是小鲜肉张艺兴,又或者是王宝强、于和伟、王迅,在《一出好戏》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以人肉背景的方式出境的,“一待一天,一句词也没有,就是来来回回。我觉得这个戏拍得还挺奢侈的,尤其在外边一看说一个小鲜肉给一个电影就给了半个月的时间,这部戏扎扎实实地这帮人在这儿待了这么长时间。”

  ■记者观察

  不能只顾自己,要有度、要考虑对方的感受

  《一出好戏》是一个以现实主义的表演方式讲述的寓言故事,对黄渤和中国电影来说都是一种实验性的尝试。“不管是山洞还是大船,在前期聊的时候,我们都会琢磨要把它做到一个什么度。就比如说倒扣的大船,当你想到的时候你就开始又爆发出无数的想象,可以正着,可以斜着,可以这样可以那样,创作的乐趣也就来自于此,能够找到不同的路去完成这个目的。”在过程中推翻的不仅是大船的倒正,还包括整个影片的结构,甚至中间还做过一版没有男主演的:一上来所有的视角就围绕小王来,然后张总掌权就位,所有视角转到张总那里,其他人又都成了其次,最后马进和小兴上位,视角再转到他们这里。但黄渤称实验需要有度,“比重放多少是个问题,其实这样我觉得可能也会挺好玩的,但可能大多数观众不太好接受。观众的习惯是需要一个主人公的引领,需要把情感投掷在一个主人公的身上。”黄渤一直认为一部电影除了文艺属性也一定有娱乐属性,“你可以有表达,但是并不一定每部片子都要皱着眉头说话。电影各式各样的都有,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在嬉笑怒骂中能够带出一些别的东西来。但是那个度是多少?如果表达放得太大,有的时候观众群体就会缩小,还得对得起投资、对得起观众,得让更多的人看到它,所以表达自我,也要考虑一个度。”(王琳)

[责任编辑:崔益明]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6-20 17:44 , Processed in 0.03861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