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大三儿身高一米一进藏是他的成人礼

2018-8-20 21: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1| 评论: 0

  作者:梅生

  将故事性与纪实性并置处理,甚至用纪实服务故事的《大三儿》,并非一部标准意义上的纪录片,镜头对内蒙古小城赤峰46岁、身高只有1米1的男人叶云奔赴西藏过程的追踪,释放出与虚构概无关系的人间烟火味。放置在近几年关注小人物的生存与生活、现实题材的国产影片中,《大三儿》也属异数——乍看身形残疾的叶云,并没按照命运的残酷设定,将边缘悲歌从儿时一路唱到中年,相反变奏出包含乐观与希望的实在日子。

  中文片名也即叶云绰号“大三儿”的由来,是他在家中排行老三,且头大身小。这一如今被熟或不熟的朋友喊习惯,他更听习惯的外号曾带给他成长的屈辱。叶云在陌生的北京换乘地铁、游逛景点,享受人生中难得的自在,大城市匆忙赶路的人们,如他所愿没用或好奇或鄙夷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让他暂时忘掉自己是谁。

  回到无比熟悉的环境,叶云正走在将要独自生活的路上。他的姥姥、母亲及两个哥哥都已过世,平时照顾他吃喝起居的父亲是唯一活着的至亲,虽然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但老人很清楚83岁的高龄意味着自己还能照顾儿子的时光不多了。叶云自称遇到过爱情,但爱情最终离他而去。日子看起来是有保障的,作为一家当地工厂的清洁工,他每月能拿到最高不足2000元的工资。这些钱是否是他与父亲的主要生活来源,影片并没直接交代,不过透过两人逼仄阴暗的居住条件,观众可以猜测的是,即使父亲有养老金和积蓄,他们的日子也过得紧巴。5块钱一个的大果子,如果不被叶云当早饭吃掉,热热便是父子的一顿简易午餐。叶云像许多人一样定期买彩票希望中个500万,希望改善现实的困境。

  他“朋友圈”里的人数不多,并分时常联络与不常联络两类。与厂子里几个同样有身体缺陷的同事朋友朝夕相处之外,他还有两个看上去有点距离也有点美、让他羡慕的友人:赤峰当地经营一家眼镜店、动不动便自驾游跑去西藏的皮哥,以及在北京从事纪录片编导工作,逢年过节才回趟老家的本片导演、编剧兼剪辑佟晟嘉。就像万玛才旦电影《塔洛》中几乎从没走出过大山的塔洛,初出家门对外面世界的第一认知,是借助照相馆里的拍照背景画片儿,记下西藏拉萨、北京天安门以及美国纽约。叶云去过北京还想去西藏,它们是中国人似乎都会心生向往的首都及圣地,更关键在于两位朋友的身体力行,给出有关“在别处”的具体坐标,让他看到短暂超越平淡生活的可能。

  但去西藏,他不能买张车票说走就走,必须依靠人高体壮的皮哥才能成行。皮哥有心帮他完成梦想,可是更担心他的身体条件适应不了高原(皮哥虽多次与朋友们一起自驾游进藏,但每次出发前,他们仍会签署生死状),万一有个好歹,皮哥以后没法做人。最初含蓄回绝,并非外表客套内在嫌弃的虚伪,体现出的是几乎已在大城市消失殆尽,尚在小城镇或偏远地区留存的中国式的乡土人情。皮哥最终答应下来,也是因为人情,他知道假如自己不鼎力相助,他的朋友“三儿”这辈子都去不成西藏。

  《大三儿》动人的核心,正是看起来已然有些陌生的人情。与《北方一片苍茫》《老兽》《大世界》等近两年的国产佳作展现的向钱看齐的人心冷漠相比,人情在这部影片里不仅体现在活着的人相互支撑的纽带关系上,还有活着的人对已逝生命的缅怀与追思。

  进藏之前叶云和老父亲的相处是拌嘴式的,但之后他欺骗父亲称出门只是去趟父亲的老家四川,路上接到生气的父亲的电话和微信,则道出父子情深。到了西藏他跟别的游客一样在热门景点合影证明“我来过”,嬉皮笑脸杀价购买纪念品,想在经济可承受的范围内,带给工友们一点心意。皮哥坚持背着他战胜高原反应,陪他看过布达拉宫之后又拉他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中途不断帮他测量血液含氧量等举动,不求回报友情无价。

  作为插曲的四川探亲,堂嫂一家热情接待,则表明父亲对着四川卫视的新闻或者正介绍四川美食的《舌尖上的中国》表达思乡之情的做法,是有价值的。父亲特意叮咛叶云记得给堂嫂1000元钱,勾连的是老人之前回家乡时,她曾待他如父亲一样孝敬。

  叶云以故作轻松的语气,或类似“上天眷顾”这样的用语谈起失去的亲人,尤其是两位先后死于车祸的哥哥。他扫墓时与姥姥“聊天”、对着姥姥墓碑艰难下跪,祈求姥姥的灵魂保佑他和朋友们的西藏之行一路平安,说出的都是家园对社会属性的人的重要性,“人不能忘本”,这也是佟晟嘉概括的自己拍摄叶云的初衷。

  该片北京点映场的交流活动上,佟晟嘉说,叶云是他的邻居,是他少年时期的重要玩伴之一,但读书工作之后,叶云逐渐走出了他的生活。几年前他回老家两人再见面,叶云关于“假如纪录片这个行业在北京消失了你该怎么活下去”的关切提问,让他意识到他在大城市习得的冷漠,在叶云执著的人情面前的脆弱不堪,萌生为叶云拍摄一部纪录片的想法。

  巧合的是,贾樟柯在不久前的《朗读者》节目上,也表达了人情不是负担、而是活着的意义。贾樟柯称有一年回汾阳与一起长大的伙伴聚会,饭桌上没有任何人关心他的电影事业发展如何,都问他什么时候要孩子。这令他颇为感动、感慨,因为这是除了这帮汾阳的伙伴不会有人在意的、但与他的个人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后来父亲去世他回老家守灵,北京虽有也是合作伙伴的好朋友陪着同回,可是面对陌生的习俗,朋友表现出不适,贾樟柯感谢之余请朋友返回北京,陪他度过难熬几日的仍是那帮汾阳的老友。现在贾樟柯把家从北京搬回汾阳,并热衷于参加新人婚礼、小孩满月酒,不再觉得那是浪费时间。

  也是从此层面,佟晟嘉拍摄、剪辑《大三儿》时甚至设计剧情,自己也出现在镜头里构成叙事的一部分,不仅无损这部故事性强的纪录片的真实与饱满,反而成为加分项。他与叶云、皮哥在赤峰小饭馆里聊西藏出游可行性的戏份,以交叉剪辑的形式出现,皮哥手中的雪茄越抽越短,人情味却越来越浓。固定机位或者摇摇缓缓的长镜头,不是检验一部纪录片是否优秀的标准。

  同是进藏题材的《冈仁波齐》,参照纪录片手法拍摄,剧情经过精心设计,朝圣之路的虔诚被导演刻意放大,反削弱了本该具有的震慑力量;《大三儿》里的私人旅行,叶云的付出与收获足够普通平常,却把人看得眼泪涟涟。

  藏族兄弟只为叶云一个人献上哈达,让他高兴半天,开心与藏人合影这件事,不着痕迹地透露出他成长路上遭受过的不公对待,以及对他人目光的敏感,也带出他不得不活得通透明白,不再为身体缺陷困扰的事实。拉到个人生命线用“远景”来看这场旅行,它更像人到中年的叶云,在朋友的帮衬下,送给自己的迟到的“成人礼”,证明他可以做成许多“正常人”也做不了的事之外,也是“逃过一死”的他更为清醒地面对以后人生的起点。

  由于“从不祸害人”而自认为不需要借助踏足西藏净化心灵的叶云,回到赤峰之后,继续抱着“万一哪天中了大奖也会相当平静”的预演心态购买彩票,知足常乐地活着,要陪父亲走完他不多的余生、要还去西藏时向朋友借的几千元钱、要与工友们相互扶持的“Mr.Big”。至于他自己的爱情与婚姻,也许哪一天便会天降奇缘。(梅生)

[责任编辑:崔益明]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6-17 17:09 , Processed in 0.04047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