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央行被迫放水?窗口指导提供中小企业流动性

2018-8-19 16: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1| 评论: 0

  “央行窗口指导银行,向一级交易商额外提供中期借贷便利(MLF)资金,支持贷款投放和信用债投放”。某城商行副行长向《财经》记者证实昨日消息,并称这是鼓励政策,把握风险前提下可以选择性开展业务,但风险自担。根据央行的要求,对于信用债投资,AA+及以上评级按1:1比例给予MLF,AA+以下评级按1:2给予MLF资金,同时要求必须为产业类,金融债不符合。

  这一政策举恰巧赶在近期央行与财政部之间的“互怼”时间点,便给外界很多猜测和关注。

  “央行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向《财经》记者坦言。

  政策本身是想给中小企业提供流动性,因为中小企业评级偏低一些,在目前的正常情况下,银行资本金很匮乏,风险暴露,银行肯定购买高评级债,传统的流动性手段未必会将流动性输送到中小企业。

  但是,张明认为,结构性政策还是应该由监管当局包括财政部、发改委等机构来实施。传统情况下,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那么,这种结构性指导会产生效率的损失和扭曲。“从现有的情况来看,目前金融去杠杆导致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小企业,融资难、成本上升,以前也很少见央行具体指导将贷款带给谁,对小微企业也多是定向降准策略。”

  对于央行提供额外MLF支持购买信用债是否构成向市场放水,华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认为,这样理解有些夸张,这一操作和之前的MLF扩充抵押品一步一步来的,增信过程,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还是高度一致,现在用额外的资金激励购买债。而且从今年上半年社融增速回落的数据可以看出,表外融资收缩并没有带动表内以及债券融资均衡增长,需要增强债券融资功能,稳定社融。

  今年6月初,央行曾宣布,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将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等等纳入担保范围,此举意在为优质中小企业增信。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张斌向《财经》记者表示,“这样的支持政策,发达国家曾做过,是在特殊时刻压低风险溢价,维护经济稳定和增长的工具选项之一。”

  与央行窗口指导同一时间点,7月18日,银保监会召开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做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座谈会。要求:“大中型银行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合理确定普惠型小微贷款价格,带动银行业金融机构小微企业实际贷款利率明显下降。逐步降低对抵押担保和外部评估的依赖,从源头上降低小微企业融资费用负担。”

  之所以提供MLF支持信用债投资,业内分析认为源于近期债券环境。数据显示,截止到7月18日,今年已有28只债券出现违约,同时,今年以来已有超过300只债券推迟或者发行失败。

  分析认为,上述事件给信用债市场的流动性带来巨大压力,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债券市场融资功能将丧失,对中国去杠杆、稳杠杆非常不利。

  2017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列出了2018年经济工作的三大攻坚战,其中“防风险”列为第一,货币政策定调为“稳健中性”。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去杠杆关键时期,下半年货币政策到底是否应该宽松,又将是监管层下半年面临的难题。

  今年上半年,央行实施三次定向降准。“三次定向降准,货币政策已经边际转向。我们认为当前货币政策是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而非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了。”李超说。

  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可以理解为,当前货币政策是没有首要目标的,而去年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很清晰,就是国际收支平衡和金融稳定,对应的都是货币政策边际收益。接下来需要看GDP数值,现在还没有到目标值,依然保持6.7%增速,如果跌破6.5%才有可能真正转宽。

  “这个时间点央行货币政策困境,还是目标过多。不要把货币政策赋予太多功能,不要哪个问题都要货币政策发力,有些问题是货币政策发不了力的。”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直言。

  张明认为,“我不觉得现在央行应该施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观察房地产市场现状,央行怎么宽松?还要不要去杠杆?财政货币双松,过去一年多时间金融去杠杆或会毁于一旦。”央行货币政策可以微调,如果市场流动性缺可以适当提供流动性,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财政政策应该继续发力。

  对于下半年的货币政策,李超预测定向降准会有1-2次,PSL会继续放量。十年国债收益率看到3.3%,利率下行走势。相比于现有的货币政策,全面转换一般叫稳健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一般会有全面降准和降息。

  “下半年,如果其他机构不作为,央行就得被迫放水,不放水怎么办呢。”张明说。要破解中国当前的经济困局,光靠央行是没用的,其他部委不发力,光靠央行没办法。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表示,由于某种原因,我国宏观调控的两大政策系统之间的协调配合出现了较明显的问题。两大管理部门共担市场经济的“宏观间接调控”之责,需要密切协调配合。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认为,虽然大家有共识同意去杠杆是一个在三五年内应该实现的目标,但是如果速度和节奏控制不好也会出现欲速则不达,甚至事与愿违的效果。特别是在其它的配套政策都还没有到位,或者其他一些改革比较滞后的情况下,去杠杆不能够靠金融去杠杆单兵独进。

关注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lishenjian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23 19:36 , Processed in 0.03984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