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百度外卖没了代理商到百度大厦讨说法 有人投300万损失惨重

2018-8-13 09: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2| 评论: 0

21世纪  2018年08月13日 06:26评论()

多番交易之后,百度外卖的代理商们被“甩给”了饿了么,而自己代理区域的百度外卖订单量持续下降。这时,找不到“靠山”的代理商们,选择来到百度集团门前讨要说法。

从2017年年底开始,百度外卖代理商维权事件就闹得沸沸扬扬。而最近,事情又有了升级,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度外卖代理商,在百度大厦前静坐维权。

据了解,本轮维权是从7月16日发起,而这已是代理商维权的第22天。除了休息日外,基本上每天都有人在此等候一个 “说法”。类似的事情,在去年10月也发生过。据了解,此次前来维权的代理商中,既有前来索要退还保证金的,还有更多的代理商是希望百度外卖能对他们此前投入的“血汗钱”有个交代。

2017年8月,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

2018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联合蚂蚁金服全资收购饿了么;

2018年8月2日,饿了么母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更新的信息中显示,股东变更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此前包括邓高潮、张旭豪、汪渊和康嘉等在内的饿了么原股东均已不在其列。

但是,供应商们随后发现,合并后订单量骤减,从平台得到的支持越来越少,当初承诺的“平等对待”也成空谈。在他们看来,花费资金、时间、精力等种种投入拓展起来的市场,被原来的对手轻易收割。

代理商要求百度做出补偿,称自己“依法维权”。百度方面做出回应称,代理商与自己无直接关系, 供应商所求“于法无据”。而“我们被百度骗了”——据部分维权者解释,这才是问题症结所在。

在北京百度大厦前静坐已有20多天的山东商人陈万海(化名)说,“我之所以疯狂往百度外卖里投钱,把十几年积蓄全部砸进去,就是相信百度是个大公司,跟着他前途一片光明,万万没想到跳进了大火坑。”

陈万海是7月16日来到百度总部维权的,现场还有不少跟他一样,戴着印有“百度外卖”字样红帽子的代理商。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在此静坐,目的只有一个:拿到合理的赔偿款。

在他们看来,代理商“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最后被百度外卖拿去套了现。甚至到最后,百度连一句抱歉都没有,只是表示很遗憾,还说我们的索赔于法无据。”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表示,代理商们想要化解目前的困境,百度外卖、饿了么、代理商三方能协商最好,看能否把百度外卖之前的权利与义务,随着股权转让转到饿了么那里去。但对饿了么来说,这显然很困难。如果三方协商不成功,就需要监管部门出来协调。

是谁的外卖江山?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百度明确AI为发展重心后,对分支业务进行了重新梳理,百度外卖一直在寻找买家。2017年8月21日,《财经》杂志披露了百度外卖的交易细节:百度外卖以5亿美元出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3亿美元,总收购价格为8亿美元。

曾经的百度外卖在市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与饿了么、美团三分天下。而在马东这些代理商的眼里,“百度外卖的江山是百度和代理商一起打下来的”。

毕竟百度外卖和这些代理商,也是度过甜蜜期的。据北京时间财经采访报道,山东一代理商陈万海坦言,他原本在山东一个小县城里做工程机械生意。在加盟百度外卖前,用十年时间攒了约100万元。后来他看到马路上不时有骑电动车送外卖的人闪过,感觉这个生意可以干,就找人问是否能做代理,具体怎么做。

陈万海的自信并非毫无依据。2015年,在O2O发展如火如荼之时,百度总裁李彦宏就把百度外卖视为“拳头产品”,并称将斥资200亿元,打造百度糯米+外卖的O2O战略。外界最初怀疑百度能否做好这块线下业务,但自上线后不到一年时间,百度外卖便迅速崛起,成为与美团、饿了么并驾齐驱的市场三强之一。

陈万海的加盟过程亦很顺利。2017年6月,在与负责山东片区招商的渠道经理签好合同后,他上交了24万元保证金。其中8万名为“质保金”,百度外卖承诺,代理商什么时候中止合同,什么时候就返还给他。

另外16万元是“运营保证金”。百度要求自开站那天起,三个月内陈万海必须把这16万全部花掉,砸在市场推广上面,具体花费包括线上补贴。例如外卖菜单中常见的20减10之类,以及线下推广,比如印制张贴海报、拉新顾客等。但是购买电动车、支付骑手工资及租场地均不包括在内。

那是一段陈万海值得回味的创业时光。尽管七八月正值山东天气最炎热的时候,他仍坚持每早六点前到公司,晚上一两点回家。每天他都忙着爬楼道、贴小广告、培训骑手、签商户、拉新用户。在培训骑手时,陈万海反复喊出的口号是:“百度百度,用心服务;百度外卖,值得信赖”。

付出也曾收到回报。最初几个月,不仅百度外卖订单量一直上涨,新用户也一直增加。陈万海介绍,在他开站的时候,百度外卖市场份额为零。干了几个月后,他们已经将份额抢夺到50%,把美团和饿了么远远甩在身后。

让陈记忆深刻的是,“那段时间饿了么的订单量几百、几百往下掉,到最后饿了么接不到单子,不得不把站点关掉,甚至骑手也跑到他那里上班。”

“但是干这么好,有啥用呢?” 陈万海说:“到最后,百度外卖还不是让饿了么一口吃了!”

在百度外卖兴起的三年里,创业的风潮仍在。在O2O风口之中,很多人想搏一番事业。

事实上,在百度外卖的整体运作当中,代理商一直充当的是冲锋陷阵的角色。据代理商介绍,他们成立的公司更像是由百度统筹管理,提供系统服务、部分资金支持,而同时又独立运营的分公司,不过有实无名。每一笔外卖交易获得的商户佣金和配送费,百度方面从中抽取5%至20%的服务费,其他收入则均归于代理商。地区代理商需要自行承担人力费用(包括骑士工资)、市场推广、办公场地租金等方面的支出。

在不同的地区和不同时期入局的代理商,百度外卖有着不同的管理政策。据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多份合作协议显示,总体来看,百度外卖在初期为代理商提供了较大的扶持政策,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力度不断缩减,最后甚至试图从代理商处“抽血”。

一份签订于后期的合同显示,代理商签约后需要缴纳1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和40万元的运营保证金。其中,质量保证金在协议到期时返回。运营保证金则取决于代理商在市场推广物料配置和补贴方面的投入,也就是说,代理商在市场推广时有所投入,才能拿回自己缴纳的相应保证金。这样的政策令代理商只能一往无前。

7月18日,百度方面回应称,感谢百度外卖合作商长期以来的辛勤付出,百度集团是百度外卖投资方之一,不参与日常运营,相关地方合作商与百度外卖之间的代理关系及具体的运营策略,与百度集团无直接关系,并表示,“部分代理商要求分享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交易所产生的股权转让对价,于法无据。”

“卖身”前的突进

马东在成为代理商后,一个月时间拉起了一支三四十人的队伍,每个月仅人力成本就超过10万元。而在前期的市场开拓中,吸纳商家入驻、市场推广物料制作、广告投入等方面也承担着巨大的支出。基于对百度品牌的信任和对市场的乐观,他早已做好前期亏损的准备。

然而,马东入局没多久,变故陡生。

几个月后,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代理商能够获得的总部支持开始缩减,逐渐无力与饿了么对抗。据马东介绍,在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后,去年9月份在北京开代理商大会时,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与时任百度外卖CEO巩振兵曾鼓舞士气,表示要共同做大做强。张旭豪在公开信中用“强强联手、蓝红双剑合璧”来形容合并,并称将对百度外卖代理商和饿了么方面一视同仁。

今年3月,巩振兵离开百度外卖,此后加盟易到出任CEO,创始团队成员已几近走空。7月29日,面对代理商的质疑,在一个代理商沟通群中,巩振兵回应称,“商业行为自有商业行为规则,是兄弟是朋友的江湖再见!钱可以再挣,良心坏了就完了”。而后便退群。

饿了么看中的或许只不过是百度外卖手中的市场份额。据马东介绍,在宣布合并的几个月后曾出现过一次导流事件。在百度外卖商户端,可通过“一键导入”的方式进入饿了么平台。尽管引起了代理商的集体抗议,但事情已经发生,在百度外卖将该功能取消后,事情最终不了了之。《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一份微信聊天截图显示,百度外卖方面将之称为合并过程中产生的一次失误。

此外,由百度外卖提供的新用户立减、满减补贴等推广政策支持,还曾一度被全部下架,令代理商们陷入困境。马东表示:“卖身前几个月百度方面还大肆进一步招代理,就是想做市场数据,抬高估值,圈代理商的钱。”今年春节过后,马东遣散了所有员工。据他称,亏损总额达到120万元,是他多年的积蓄。

虽然在两家外卖平台合并之后,原来的百度外卖已经并入饿了么,但维权代理商的诉求,主要针对百度。

“我们的损失是百度造成的,我认为跟饿了么没有直接关系”,“百度必然是维权的对象,至于饿了么是否是维权对象需要知道收购协议(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具体约定。”代理商们认为,百度从合并交易中获利,但自己的价值没有得到体现。同时有代理商认为,自己被当做了提升百度外卖估值的工具。

5月3日,马东正式提出要求返还8万元的质量保证金,但时至今日仍未返还。据其介绍,同样被拖欠保证金的代理商并非少数。

另一位河北的市级代理商木子同样认为,百度在被收购前的最后扩张毫无逻辑。她说,在2017年上半年百度外卖还曾做过几次强力的补贴政策,“满20减15,全城0元起送免配送费”。这样的政策给代理商造成了巨大的亏损,“那阵子平均每单亏损在10元左右,特别残酷”。据代理商介绍,百度外卖的满减补贴中,代理商承担最主要的部分,百度外卖仅提供一定额度的支持。在酝酿卖身给竞争对手前,仍在大肆开拓市场,这令代理商们无法接受。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资深律师刘晓兵认为,从《公司法》来讲,并购活动产生的信息披露义务较高,百度外卖与代理商签订合作协议,双方都负有及时将可能对合作产生影响的事务告知对方的义务。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将对双方的合作产生影响,而且会影响到合作方代理商的利益,百度肯定有信息披露义务。

与马东不同,2016年年中成为代理商的木子至今仍然在坚持运营。在前期,百度外卖有着严苛的管理政策,制定了一系列KPI考核政策,3个月未能达成就将取消代理资格。不过,在今年开始,部分地区甚至已经处在“没人管”的状态。木子的合同很快将要到期,她累计投入近300万元,损失惨重。

烧钱后遗症

实际上,在很多维权代理商看来,刨除未返还的质量保证金不谈,自己的损失远不止于此。

“2017年的时候,家里那边基本没有百度外卖的影子,自己买电动车、招骑手、谈商家,才打下了一片市场。”冯先生称,他刚开始做代理商的时候,当地外卖市场订单分配占比基本是美团外卖占70%,饿了么占30%。但因为自己前期补贴投入大,他签下了不少独家商家资源,生意红火的时候,百度外卖的订单量在当地最多占到了60%。

冯先生透露,他个人的成本投入不下于100万元。同时他表示,在此次参与维权的200多家代理商中,自己的投入还算少的,还有投入上千万元的代理商。

一个县级代理商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前期投入?

冯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前期投入主要包括两部分:

1、线上补贴、物料费等在内的运营成本;

2、包括站点租金、骑手工资、电动车购置费等硬性成本。

据了解,在百度外卖与代理商的合作协议中,有一条是要求代理商先行缴纳的运营保证金,金额基本在10万元以上。所谓运营保证金,是指代理商只要在前三个月内投入等同金额的运营成本,3个月后平台方会将这笔运营保证金如数返还;如果代理商未按期完成上述指标,平台方面将扣除代理商10%或剩余全部的保证金,且有权与代理商解约。上述代理商王先生向记者解释,运营保证金投入的内容仅限于补贴和物料,不包括电动车购置、骑手工资等硬性成本。

就此来看,所谓的运营保证金,其实正是外卖市场前期烧钱拓荒时,被“烧”的那一部分。

但对于这部分的资金投入,百度方面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回复中称,百度外卖与百度外卖合作商之间为平等的商业伙伴关系,双方是基于自愿原则签订的业务代理协议,并基于代理协议进行业务合作往来及商业结算,需各自承担市场风险。

此外,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时也曾表示,会尽量满足百度外卖代理商的合法权益,但做生意和做投资一样,入市就需要谨慎,其中可能有巨大的回报,也可能有巨大的损失,对于这件事饿了么和百度外卖意见一致。

维权进行时

在去年11月举办的饿了么及百度外卖“未来物流”战略发布会上,张旭豪称,代理商的解决方案不是针对百度外卖,而是需要整个代理体系进行梳理和融合,最大的原则是公平公正,以服务市场份额优先的原则。代理商不分是百度外卖的还是饿了么的,会全部看作母公司拉扎斯集团的代理商。如果两边都有代理商,则采取强强联手,强强融合的方式,同时负责双品牌的运行。

“为什么不直接转变身份成为饿了么的代理商?”对于记者这样的问题,冯先生有些许无奈,他表示,“饿了么有自己的代理商,原来彼此都是竞争关系,现在为什么需要你?”

冯先生表示难以接受的是,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是在去年8月,但在去年10月的时候,有商家向他反映称,百度外卖通过App向商家发出了一份授权书通知。通知书中提及,百度外卖平台将把商家的店铺信息,同步提交给饿了么平台。

“当时商家和我说,尽管授权书提供了同意和不同意两种选项,但如果选择不同意,平台就会停止向商家打款。”冯先生说,在签约商家中很多是自己费了很大劲,通过大量补贴投入才谈下来的独家资源,百度外卖直接向商家发出通知,这让他不能接受。

对此问题,根据猎云网此前报道中有代理商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当时的百度外卖运营体系负责人王建斌曾作出回应,称确实是由于工作失误所致,并及时下线了相关通知、停止平台商户共享工作。

在冯先生看来,将商家信息拱手让人,这对于代理商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大家都在抢商家资源,现在自己的商家信息导过去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去竞争?”冯先生称,也是从那以后,自己负责的代理区域百度外卖的订单量就在持续下降。

据了解,不少代理商的代理业务早于今年年初时就已经停运。“停运是不得已的选择”,王先生称,如果不把业务停掉,就算没有订单补贴,骑手的工资、站点的租金都还是要交,亏损只会更多。

此前,百度集团已就百度外卖代理商维权事件给出了一份全面说明。说明中称,在外卖业务合并给饿了么之前,百度集团仅是百度外卖的投资方之一,不参与其日常运营,相关地方合作商与百度外卖之间的代理关系及具体的运营策略,与百度集团无直接关系。但对此说法,代理商们难以认可。

在与代理商的沟通方面,百度方面称,从2017年11月6日起,合作商人员多次到访百度,通过包括拉横幅、喊口号、冲击百度重要活动现场等,严重干扰了百度公司及周边的正常秩序。但在这长达八个月的百度外卖合作商聚众过程中,百度一直积极沟通,认真倾听合作商诉求。

而王先生则对记者表示,尽管他们的维权已经持续了20多天,但目前仍未有百度方面的当事人与他们进行对话。

百度与百度外卖的代理商们各执一词,其中真伪难以考证。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百度外卖代理商提出的索赔诉求,究竟能否得到满足。

根据代理商们提供给记者的一份《请愿书》显示,代理商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出面协调,通过成立调查小组,解决因百度行为造成的全国代理商亏损达10亿元的问题。但按照百度方面此前给出的“需各自承担市场风险”的说法,显然双方的意见也难以达成一致。此外,有第三方外卖平台业内人士坦言,代理商的控诉或有些言过其实。

在相互的僵持过程中,将问题诉诸法院似乎成了最直接的解决办法。

据最新消息,8月8日,部分代理商已在北京市海淀法院提交了诉状,目前仍在等候是否受理的答复。“现在也正在联系美国方面的律师,计划在美国也同时起诉。”木子说。

关于诉诸法院手段,仍有代理商表示,“已经有人在推动了,但什么时间。能有什么结果谁说得好呢。”【责任编辑/江小白】

(原标题:百度外卖没了代理商到百度大厦讨说法 有人投300万损失惨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16 12:46 , Processed in 0.09181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