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发改委回应上半年部分经济指标回落:不必然意味经济增速下滑 下半年将加强政策协调联 ...

2018-8-9 16: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9| 评论: 0

  每经记者周程程每经编辑陈旭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上半年经济数据。其中,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指标增速出现回落,引发关注。

  数据显示,今年1~6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增速比一季度回落1.5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80018亿元,同比增长9.4%,增速比一季度回落0.4个百分点。

  对此,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1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相关指标增速回落并不必然意味着经济增速下滑。他强调,我国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对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冲击。下半年将加强政策之间的协调联动,确保稳住宏观经济基本面。

  这也意味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等将协同发力,共同为中国经济的稳中求进作出贡献。

  减税降费落实增强投资后劲

  上半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6%,延续了近两年投资增速维持在个位数的态势。对此严鹏程指出,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是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的放缓。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6月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同比增长7.3%,增速比1~5月份回落2.1个百分点。

  严鹏程解释说,多年来我国基础设施投资持续高增长,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长足进步,当前基建需求释放的节奏与高速增长时期相比有所放缓。另一方面,本着有必要、有条件和量力而行、尽力而为的原则,一些地方清理、停建、缓建了一批项目,客观上也造成了投资增速的放缓。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当前地方政府融资面临较强约束,导致财政支持力度减弱,对基建投资形成限制。6月我国地方债净融资额为3910.4亿元,同比减少15.2%。

  尽管基建投资增速放缓,但从结构上来看,制造业投资增速开始回升,民间投资向好。上半年,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6.8%,增速比1~5月份、一季度分别提高1.6和3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同比增长8.4%,增速比1~5月份提高0.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高1.2个百分点。

  这也反映出资金来源实际上还是有保障的,且投资预期向好、企业成本降低。

  严鹏程解释说,今年前5个月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6.5%,企业投资能力得到有效保证。今年以来制造业PMI长期保持在景气区间,上半年均值为51.3%,同时PPI也保持在比较合理、理想的水平,6月份上涨了4.7%,都反映出企业投资信心比较充足。随着简政、减税、降费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出台实施,增强了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投资后劲。

  华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下半年减税空间大。上半年,财政一方面聚焦三大攻坚战,另一方面为地方政府开正门、堵邪门,以规范财政资金的运作和使用。通过减税降费刺激经济的活力,是财政发力的长效机制,也是当前财政政策的一个长期方向。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平稳和土地出让收入较高,为减税创造了空间。

  严防债转股输血“僵尸企业”

  企业发展整体向好,作为缓解企业债务风险、降低杠杆率的重要方式之一,债转股正加速推进。

  近期,央行决定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但也有观点认为,这是否会导致为“僵尸企业”输血,延缓部分企业出清的步伐。

  实际上,早在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就已明确规定严格禁止“僵尸企业”市场化债转股。近期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通知也明确要求,降准资金不能用于“僵尸企业”。

  此外,机制上也有一些列措施,能够严防债转股输血“僵尸企业”。严鹏程指出,建立了以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为核心的一整套制度,确保“僵尸企业”和应退出企业无法通过债转股续命。即由市场来判断选择谁是有前景的企业、谁是僵尸企业,如果选错了就接受市场惩罚,债转股实施机构和投资人必须承担损失,政府不予兜底。

  定向降准资金使用方面,严鹏程表示,此次人民银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定向支持市场化债转股,所释放的资金将按照不少于1:1的比例撬动社会资金参与。尽管实施机构需要经过一定的内部决策程序,筹集社会资金也需要一定时间,但这一政策举措,将有助于提高市场化债转股对股权性投资资金的吸引力,畅通储蓄有序转化为股权性投资的渠道。

  “国家发改委将与相关金融监管部门一道,全力为定向降准资金运用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精准推动降准资金参与市场化债转股,促进高负债优质企业转型升级,助推我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严鹏程说。

  宏观调控有足够政策工具

  部分经济指标增速有所放缓,我国未来经济增速将会如何表现?

  严鹏程表示,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指标,与前些年的两位数增长相比,增速的确有所下滑。但相关指标增速回落并不必然意味着经济增速下滑。从支出法看,GDP由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净出口构成,但固定资产投资并不等同于资本形成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也不等同于最终消费。

  “比如,近年来我国消费升级步伐加快,服务性消费快速增长,占全部消费的比重不断提高,按照现有的统计口径,这一变化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指标中体现得并不充分。”他说。

  另一方面,我国投资、消费结构正在持续优化。以消费为例,今年上半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了29.8%,且信息、文化、旅游等消费旺盛。

  此外,基建投资在上半年相对表现欠佳,下半年有望改善。温彬表示,未来地方政府融资渠道的收窄将对基建产生持续影响,但随着PPP项目清理告一段落,合规PPP项目贷款逐步改善,下半年基建有望改善。

  严鹏程表示,我国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对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冲击。当前,我国财政赤字率、政府负债率较低,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较高,企业负债率趋于下降,宏观调控有足够的空间和政策工具可用。

  值得注意的是,严鹏程指出,下半年将坚持稳中求进这一工作总基调,保持战略定力,增强宏观经济政策的灵活性,加强政策之间的协调联动,确保稳住宏观经济基本面。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认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有微调的空间。按照多年支出习惯,下半年我国财政支出会加快,下半年财政支出规模占比约60%。但也需要加大项目储备力度,部分财务规则、专项转移支付有必要调整,需要更好调动地方的积极性。地方政府行为变化值得高度关注,这样才能为深度政府改革创造更好的条件。当然,对财政过度依赖不是好办法。在当前总体储蓄率下降的背景下,过度依赖财政政策,导致政府信用的过度透支,不利于宏观的平衡。

  货币政策方面,刘元春表示,在表外融资占比规模很高的背景下,部分表外融资有其合理性,要避免一刀切、过度行政化地追求回表、扩表。再者,像M2、社会融资与名义GDP的匹配度也要高度关注,当前M2、社融等数据有点偏紧,货币政策要回归到真正的中性。

关注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zyk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22 20:21 , Processed in 0.04026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