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影视产业:王牌产业面前的危机

2018-8-3 21: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2| 评论: 0

  作者:郑洁

  日前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长田直言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危机正在到来,资本的投入大幅减少,很多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出现融资难,并预言在未来一两年,现在两万家影视公司中将有几千家倒闭。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也预警了影视产业的不正常现象和潜在危机。

  A股影视板块连跌为哪般

  连年保持着“中国速度”、已超越美国市场规模的电影产业,《泰囧》《美人鱼》《战狼2》《红海行动》等“爆款”不断的电影产业,真的已出现大佬们所言的巨大危机了吗?

  这首先体现在今年A股传媒板块的行情上。尽管《红海行动》延长了放映期,但今年上半年A股影视板块的几家行业龙头仍然全程领跌。据相关机构统计,截至7月4日收盘,华谊兄弟已跌28%,慈文传媒、唐德影视、欢瑞世纪跌幅均超过30%,重组失败且业绩欠佳的文投控股甚至大跌66%。其中有大盘整体下跌的原因,上半年上证指数跌了17%左右。

  随着国家对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并购重组、借壳上市的加强监管,一些资金投资出口被封锁,直接影响了机构资金和游资的热情。中间更暴露出一些违法违规操作——早在2017年7月,欢瑞世纪就因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涉嫌违规披露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如今一年多过去了,欢瑞世纪的股价还在下跌。最近一次证监会的问询函显示,欢瑞世纪2017年质押股爆仓问题还没解决,意味着欢瑞世纪这一笔股权质押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

  其中,文投控股跌幅最大,主要原因是酝酿了半年的三期收购案最近全部被叫停或放弃,公司业绩出现明显下滑,一季度扣非净利大跌超过60%。华录百纳更是跌到了亏损的地步。

  一些没有踩雷、业绩增速也不慢的影视公司,也出现了明显的大机构出货现象,反映了投资者对市场的态度。

  市场闹起了“钱荒”

  2015年就像传媒行业的分水岭。2013年至2015年并购热潮带来传媒行业一、二级市场的牛市行情;2013年传媒行业并购71起,并购金额332.4亿元,到了2015年并购数达到194起,并购金额高达1140.3亿元。然而“喧嚣”过后,从2016年开始,传媒行业并购大潮回落。

  来自一、二级市场的一些咨询机构,近来也在密集关注影视产业的“钱荒”问题。据天风证券研究所数据,2016年、2017年传媒并购数量及并购金额相对于2015年均有明显下降,2016年并购139起,并购金额747.2亿元,2017年1月至11月并购163起,并购金额514.5亿元。

  上市传媒企业的并购热度下降,与监管政策趋严不无关系。2016年5月,监管层相继出台并购重组监管政策最新方向,包括对借壳上市和对游戏、影视行业跨界并购的监管趋严。2017年2月,再融资新规落地,对再融资频繁的传媒板块造成一定影响;同年7月,监管层严控对并购重组的业绩承诺进行调整,而传媒行业的并购一般有着高估值、高业绩承诺的“双高”特征。

  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显示,从2016年开始,多家上市公司发起的影视类资产并购都以失败告终,如唐德影视终止收购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51%股权;暴风集团耗资10.8亿元购入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60%股权被证监会否决。万达电影于2016年3月9日开始筹划重大资产重组,重组标的是万达影视和美国传奇影业。然而,2016年8月1日公司中止了重组。2018年1月,万达电影召开的关于重组事项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重组标的主要为万达影视,不再包括美国传奇影业。

  到2017年,影视并购仍在低谷徘徊。Wind资讯数据显示,2017年申万传媒行业重大重组事件有最新披露的共有25起,完成或过户14起,失败5起,余下的仍处于董事会预案、证监会反馈意见回复阶段。

  长城证券研究认为,轻资产并购造成商誉高企,2017年是传媒行业业绩承诺期结束高峰,预计2018年将会是业绩承诺期后并表利润下滑及商誉风险爆发的高发期。这意味着,今年影视板块的股价将可能进一步下滑。

  “资本退潮期已经可以肯定了。”北京新元文智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德良说,除了银行外的资金,进入影视行业的资金大概分为项目投资、风投对影视企业的投资以及上市后的投资。股市一般具有周期性,加上追涨杀跌的普遍心理现象,此次影视传媒类股票在整个大盘中的下跌行情尤甚。而从私募市场来看,旗下“麻辣娱投”的投资监测分析报告显示,私募行情也呈现明显的退潮现象。“整体上,影视的投资行情和2016年以来国家资金面的大行情有关;另一方面,影视投资的高峰期已经过去,现在正进入收获期或整理期;第三,从整体来看,投资影视公司后的退出渠道仍较狭窄,这些都是大家喊‘钱荒’的原因。”刘德良说。

  刘德良进一步指出,2015年以来影视投资疯涨,带来了“猛花钱猛投资”的巨大泡沫。同时,从奠定影视投资行情的资金构成情况看,当时是大量热钱缺少投资出口而涌向了朝阳产业——文化产业中较为旺盛的影视行业,那些钱中并没有多少理性投资的概念。“那一轮行情,还刺激滋生了许多破坏市场生态的做法,如明星高片酬、影视投资成本高企,甚至还有一些违反市场规则、违反法律的事情,而现在则是它们受到市场惩罚的时候。”

  影视生态和心态都需要重塑

  王长田接受采访时提到:“在几年泡沫化的过程中,影视公司的制作成本不断上升,版权销售价格不断下降,如今社会对影视行业也有很多非议。”他认为,影视公司IPO和中小影视公司融资可能更难。在未来的一两年里,也许将有几千家影视公司倒闭,因为现在两万家的数量本身就太多了。

  王长田说,很多影视行业的高管不能善待投资者。这些人拿着堪比银行高管的几百万元年薪,但工作强度和创造的价值完全无法跟他们比。同时,一些影视企业高管生活奢靡,这些都是伤害投资者的行为。

  王长田进一步分析,中国电影公司不管做多大,都是小企业,对税收仍有着非常大的依赖。如果没有税收优惠,行业就挣不了钱。目前,影院和片方获得的回报是较低的。扣掉发行费用,电影公司作为内容出品方,却只能拿不到1/3的总票房,却承担了巨大的市场风险。

  于冬也谈到,中国电影导演心态太“优越”,堪称全世界最享受的导演,他们越来越没有预算的意识,越来越不听制片人的意见,因为在行情好的那几年可选择的投资人实在很多。这几年的教训证明,一味靠资本市场输血、融资,导致产业门槛大幅抬升,对整个行业是种伤害。他说,博纳不愿意也请不起贵的演员,都是选对的、选愿意拼的演员。《红海行动》“蛟龙突击队”的8个队员就都是替补而来的,因为他开始设想的演员都不肯来。

  同时,于冬谈到,电影的投资、市场、发行环境在不断变化,因此博纳将因时、因地制宜,采用“倒排制作周期”。他们不会提前规划和发布庞大的片单,但将努力做到在新年、春节、暑期、国庆这几个大节中不缺席。于冬认为,在影视投资的高峰期,市场中涌现出一批拼盘公司,这些公司现在都面临3年对赌期的评判,一些业绩不达标的公司未来发展堪忧。他认为,未来能够持续经营发展,拥有原创动力和创造才能的公司,才能成为影视行业的中流砥柱。

  “影视投资出现当下景象的内在原因是多重的——一方面,在市场投资好的时候,影视产业扩张得太快,很多企业为了提高市值频繁采用并购、重组手段,目前进入结算期,一旦难以符合股民预期,就会出现价跌现象;另一方面,在资本追逐下,影视界的心理普遍较为膨胀,出现很多不良作风如演员的过高片酬,随便一个导演成立的工作室就能获得不菲估值等,行业对赌成风,甚至出现操纵票房等违规行为;第三,从运营方法看,处于上升周期中的一些影视企业,对风险的预判防范意识不够,盲目追求多元化、平台化发展,导致资金链空前紧张。之前很乐观,后来大家发现这个产业的想象空间还没有那么大。”刘德良说,虽然影视产值前几年增速明显,但明显赶不上投资的增速,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大量投入影视的热钱没有得到合理回报,当然会影响投资人的长久热情。据他所知,很多影视公司已开始裁员。

  “对于影视产业来说,这一次的危机是必须的,市场需要消灭泡沫,用时间来换取空间。对当下企业来说,努力活下去是第一要义,应该吸取教训,拒绝盲目扩张和不理性投资。”刘德良表示。

[责任编辑:石依诺]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16 16:35 , Processed in 0.03923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