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6点半早报】都说打车难,我们体验后找到了真实原因

2018-7-11 10: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0| 评论: 0

陈维城 康佳  2018年07月11日 06:31评论()

“连续两天打车都排队一小时以上,最后走回家……”。7月6日凌晨0:26分白雪(化名)在朋友圈发了如此感慨。

同时,她配了一幅图片,作为滴滴打车的钻石会员,7月5日晚间10:28分,加完班准备回家的她需要等待一小时以上。她向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解释道,通过滴滴平台,她尝试了快车、出租车和优享专车,均排队过长。

而家住东二环附近的李女士,对于二环打车仍需等待半小时以上。

与此同时,出租车司机王师傅的订单量在不断上升。自从新政实施之后,出租车的接单量明显上升,比如,通过网约车平台接单量提升大约15%,路边招手停车的数量也明显提升。

进入7月,不少乘客反应,使用网约车服务时发现车比以前“难打了”,叫车排队和等待时间比以前增长。为何7月难打车?

体验

体验一:机场、火车站叫车困难

近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体验多次发现,即时在非高峰时段叫车,叫车等待时间仍会在15分钟左右,车辆不再“随叫随到”。一网约车业内人士表示,车源数量确受到近期“严查”影响,导致平台车辆减少,无论在任何地点叫车,都有不同程度的排队等待或派单车辆距离较远的情况。对此,滴滴回应表示,已收到用户反映相关情况,提醒广大用户尽可能提前规划出行方式。

7月2日凌晨1点,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打开滴滴平台呼叫快车,系统显示有88人在排队,系统提示预计等待46分钟。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用另一账号登录滴滴优享叫车,系统显示有46人正在排队,预计等待40余分钟。乘客也可选择花费积分进入叫车“快速通道”叫车,但当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试图点击“快速通道”时,系统显示“快速通道”已满,无法进入。

在等待近半小时之后,呼叫快车账号仍有60余人在排队,呼叫优享的账号也还有30余人在排队,二者预计等候时间均为半小时左右。

随后,系统显示6.5公里内有空闲车辆可以调度,调度费最多11元。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追加11元调度费后成功调度一辆车。一位自称李师傅前来接单。他表示,近日相关部门严查运营资质,以前不符合法规的网约车司机不敢到机场、火车站这些检查严格的区域接活。因为他是北京户籍,所以有资格参加网约车驾驶人从业职业资格考试。“这两天每天回家看书做题呢,得赶紧把这证考下来了。”李师傅表示,他也考虑过不干这一行。“把自己的轿车改为营运车辆,保险之类的成本都要增加,说不准就不干了。”

与机场相同,火车站也是叫车排队“集中地”。7月4日16点,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在非高峰时段的北京站附近叫车,系统有十几人排队,预计等待时间为20分钟,在实际等待16分钟后,有附近车辆接单。4日17点40分,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使用易到用车在北京站附近叫车,等待近一分钟后,系统提示“司机们都在服务中,暂无人接单”,在尝试呼叫三次约车服务后,均以失败告终。

体验二:非高峰时间需排队

7月3日上午10点,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在朝阳区左家庄附近使用滴滴平台呼叫快车,等待10多分钟后,仍有17人在排队,为节省时间,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选择“同时呼叫拼车”选项,几分钟后有司机接单。

上车后有一“拼友”去往同方向目的地,中途该“拼友”下车后,又一“拼友”加入,司机刘师傅绕行去接另外一个“拼友”。因拼车绕路,独角鲸科技到达目的地比平时多花了30分钟。刘师傅说,以前在距离较近的情况下,很少有三单一起拼车的情况,但最近早晚高峰总会接到。“好几次都是拼车途中,刚下一个就上来一个。”

7月4日上午9点半,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再次使用滴滴平台叫车,等待20多分钟后司机到达指定地点。司机郭师傅为非京籍,他表示,最近几天每日只在早晚高峰出来跑滴滴。因为感觉早晚高峰期间相关部门查车较少,而且该时段接单的奖励多,比较划算。

“平时在上午十点左右,通过滴滴平台叫快车大约只需要等等待5分钟左右,7月1日之后,等待时间变得略长,有时甚至需要等待一小时仍等不到。不过,出租车等待时间变化不大。”7月9日,家住东五环外的陈女士,最近发现通过网约车平台打车难度增加了。

7月10日11时30分许,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在滴滴平台发布了顺风车行程,计划12时30分从天通苑出发至磁器口。发布行程时,有22为车主正在等待乘客。12时18分,一位姓明的师傅表示愿意接单。

明师傅是一位上班族,偶尔利用上下班时间跑单。对于此次专项整治中是否拉客更加困难,明师傅表示并无明显感觉。“不经常跑,出去办事,顺便拉一单。”在接单前,明师傅刚刚完成滴滴平台已上线一月的人脸识别认证。

“很多城市有钓鱼执法的情况”,明师傅认为整治中有待改进的地方。但他关于专项整治行动表示“可以理解”,从河北小城廊坊到北京北漂,明师傅对于大城市治理难度的感受十分明显。

出租车司机:单量提升大约15%

黑网约车和黑出租车在整治范围内

7月1日起,《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正式实施,提高了对黑网约车、黑巡游车、克隆出租车等非法运营行为的处罚力度。市交通执法总队组织11个执法大队在机场、火车站等45个重点地区,对各类“黑车”扰序、非法运营行为开展打击。

而此前北京市颁布的《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明确规定,从事网约车需要“京人京车”,此外,运营车辆需要有网约车运营许可证,司机要持有网约车司机资格证。

多位出租车司机对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表示,自从新政实施之后,出租车的接单量明显上升,比如,通过网约车平台接单量提升大约15%,路边招手停车的数量也明显提升。

“路边招手停车,随叫随走的情况是我们出租车司机愿意看到的情况,因为网约车平台接单有时间成本,甚至有的用户不诚信,到了接单地点却被取消订单”。出租车司机王师傅说。

网约车司机:已有非京籍司机转行做保安

快车司机董师傅是一辆开着北京牌照车的外地人,他最近接单量下降。

“很多非京籍开着京牌车的司机朋友们,近期不敢出车,已经有朋友表示彻底不开网约车了”。董师傅说,他一个朋友准备停开一个月,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先观望市场情况。

据他介绍,根据新政,外地车牌或者非京籍司机开的京牌车万一被查了,面临2-5万元罚款,以及车辆被扣押一个月,“这是很大的损失,很不值得”。之前被查到罚款一万一千元,平台给全额报销。而如今2-5万元的罚款,平台未必会给报销,关键是车辆被扣押一个月,很不方便。

已经成为滴滴快车司机两年多的董师傅说,在5月初空姐遇害案之后,滴滴全面清理外地牌照车辆,之前的确存在外地车牌注册为假京牌的行为。

事实上,陈女士此前多次打车遇到河北、山东等外地牌照的车辆,而滴滴平台显示的车辆信息为京牌,车牌尾号信息与平台注册信息显示一致。

根据2016年相关部门颁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存在“马甲车”、驾驶员未取得《网约车司机资格证》等情况,将由县级以上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和价格主管部门按照职责责令改正,对每次违法行为处以5000元以上10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以1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当然,“黑出租车”也是此次整治重点。7月1日,执法人员在北京站查扣一辆出租车,该车司机没有北京出租车驾驶资格。根据《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规定,未经许可擅自从事或者组织从事巡游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由执法部门)依照职责分工责令停止经营,扣押车辆,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2万元的,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违法所得2万元以上的,处违法所得2倍以上10倍以下罚款。

平台提醒非京籍车主谨慎接单

据《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规定,驾驶员必须北京市户籍,有三年以上驾驶经历,并且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身体健康,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暴力犯罪、吸毒记录等。车辆方面,要求必须是北京市号牌、5座三厢小客车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排量不小于1.8升等要求。如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者,将面临1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网约车司机郭师傅称,目前绝大多数网约车司机都并未考取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且在上路的网约车群体中,有考证资格的京籍司机也占比很少。“光北京户口这一条就卡死了,我们挂靠的公司总共300多个司机,也就四五个人是北京户口。”

网约车司机杜师傅表示,《细则》规定的网约车车辆的准入要求,把很多人拦在了门外。“就是开自己家的车出来挣点钱,但车辆不符合要求,重新买一辆的话成本又太高。”

司机张师傅也表示,因目前交管部门查询严格,被派单时司机也会衡量风险,挑选目的地。“比如说这两天给我派机场、火车站的单子,我都取消了。”随后,他向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展示了自己收到了平台提醒短信:“建议非京籍车主朋友们谨慎前往三站两场,途经时也请暂时关闭软件停止接单,待驶出一定安全距离后再出车。”

滴滴鼓励预约或拼车出行

目前网约车平台中,滴滴出行与易到用车涉及运营快车业务。顺风车业务主要以滴滴顺风车、嘀嗒出行为主。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携程专车、滴滴礼橙专车等深耕专车领域。

7月1日起北京开展打击违法客运专项行动后,专车平台表示受影响不大。曹操专车表示,“基本不存在影响,平台上线的车辆均为合法合规的京B牌照车辆,且司机都是京籍合规司机。从长期来看,网约车新政落地对于坚持合法合规运营的平台来说,必然是一个利好消息。”

携程专车表示,“携程专车北京地区牌照办理的紧迫度进一步提升,目前已按照主管部门要求,提交相关申办材料,正在走办理审批程序。另外,加大本市户籍的合规司机招聘力度,确保乘客服务不受影响。”

“近日平台收到很多用户反映由于供需失衡,北京部分地区高峰期打车成功率下降,等待时间变长,我们深感抱歉,在此也提醒广大用户尽可能提前规划出行方式,更多通过预约或拼车出行,成功率会相对高一点。”滴滴出行则表示,滴滴利用海量的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技术,将路线相近方向相同的乘客智能匹配到一辆车里,提高车辆的使用效率,最大化的满足用户的出行需求。

此外,首汽约车、嘀嗒出行均表示不受影响。神州专车与易到用车暂时没有回应。

平台鼓励网约车司机考证

司机程师傅在滴滴兼职做快车司机有2年半。在7月1日北京出台网约车需办理网约车牌照政策后他表示单量变化巨减,从以前的最多一天能拉26单到现在最多十单。很多乘客一看等不起了会选择改坐公交或地铁,或者直接在路边拦出租车。据他所知有些同行都选择不继续做网约车,有些同行选择白天不跑晚上跑因为运管抓的特别严。

“滴滴你可以跑,没问题的。但你需要有这个网络运营车的证件。另外,如果有这个证,私家车8年必报废。有了这个证儿以后就有一个强制报废的时间。只要你有这个证,假如你的车在滴滴上只跑了1公里,8年之后也强制报废。”程师傅介绍,所以说很多私家车要办这个证,一个是保险,如果私家车一年保险是5000元,但运营车辆需要1万元。“很多时候你给我强制报废之后,我的车还完全没问题呢,人只拉了几个活儿或者没拉多少活儿。合着还不如不拉滴滴呢。”

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注意到,根据《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规定,网约车行驶里程达到60万千米时强制报废。行驶里程未达到60万千米但使用年限达到8年时,退出网约车运营。

“现在要求私家车改运营车辆,退出的司机更多了。大家抱怨说车难打,因为车变少了。身边的朋友没有愿意办网约车证的,改了运营车性质就不一样了。”

在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询问身边同行对于网约车整治的反应。程师傅说道“我有一个朋友现在一个星期也就跑一天、两天,多一天都不跑了。以前我俩一起跑的时候一个星期跑三天。如果赶的抓车还麻烦,其一他没有那个证。以前罚款就罚一万一、一万二,现在是根据各种情况罚1到3万。所以现在很多时候看到乘客去机场或火车站,都考虑考虑接还是不接。”

“其实有这个证儿是应该的,加强管理是必然的。别引起一些将来大家出行交通不安全的一些因素在里边。好事啊!有效监管但是达到市民的便利,这就需要政府跟企业之间去协商解决。”

一位网约车平台人士表示,“政策收紧是好事,更规范了用户也就更信赖网约车,这是必经的阵痛,平台要做的就是鼓励激励司机积极考证,做好合规工作。”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专项整治网约车,可以规范网约车驾驶员与提高车况性能,有助于提升网约车的公信力与安全性。当然最近出现打车等待时间长的情况,也要关注一下出租车牌照是否减少,以及公共交通优化等问题。

前述出租车王师傅看来,本轮新政7月1日实施以来,执法力度很强,之前认识的一些网约车平台的司机师傅被处罚以及车辆被扣押。新政实施有利于保障乘客安全和缓解北京交通拥堵,尽管打车的难度增加了。

他认为,应该严查“黑车”,目前网约车平台有些混乱,有不少违规的行为,比如违规为外地车牌注册假京牌,还有外地司机存在套牌行为,容易出安全状况。

那么,如何解决出行打车难题呢?王师傅认为,公共交通、正规出租车、正规的专车和快车都可以。

声音

业内人士:合规人员、车辆享“优先权”

7月1日起《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正式实施,市交通执法总队组织11个执法大队在机场、火车站等45个重点地区,对各类“黑车”扰序、非法运营行为开展打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约车业内人士表示,近期网约车确实受到相关“严查”因素的影响,导致车辆较少。无论在任何地点叫车,都有不同程度的排队等待或派单车辆距离较远的情况。此外,平台有证的司机和车辆会在系统派单时享有优先权。“北京的网约车平台之间司机的流动性比较大,其实每个平台上都是鼓励更多的合规驾驶员和车辆。”

对此,滴滴出行回应表示:“近日平台收到很多用户反映由于供需失衡,北京部分地区高峰期打车成功率下降,等待时间变长,我们深感抱歉,在此也提醒广大用户尽可能提前规划出行方式,更多通过预约或拼车出行,成功率会相对高一点。”

专家:建议首选公共交通出行

目前,滴滴出行、神州专车、首汽约车、飞嘀、易到5家网约车均已取得在京经营许可证。交通部深化出租汽车改革首席专家徐康明表示,北京市出台的《法规》和交管部门的“严打”并非要遏制网约车的发展,其主要目的是将非法运营的企业与车辆清出市场。

他解释,此前市场上充满了不合规的车辆和从业人员,且这一状态持续了三年多。一方面,不合规的车辆和人员使得乘客安全和其他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另一方面,这样的现状对合规企业、车辆及从业人员并不公平。“打击非法运营是依法行政,更是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维持公平的市场环境、保护合法合规从业人员和企业的利益。”

徐康明表示,如果从7月1日至今的出行数据来看,因观察时间太短,并不能得出“系统性打车难”这一结论。虽然网约车叫车等候时间变长,但从掌握数据来看,目前北京巡游出租汽车的运营效率还未恢复到三年前网约车出现之前,合法的网约车与巡游出租车并未得到充分利用。

北京现在执行车辆限购、限行,也即将实行限外,市民对机动化出行需求会保持高位,徐康明解释,如果用“低门槛”、“高供给”来满足市场上的全部机动化出行需求,那对于机动车的限制政策就前功尽弃。“即使在彻底清除非法运营后真的产生了系统性的打车难,采用公共交通缓解也是首选,还可以发展合乘出租汽车、分时租赁、提升现有网约车周转率的举措,降低网约车准入门槛只是众多选项之一。”

对此,相关专家表示,不能纵容非法经营来缓解乘客的“打车难”,而从北京的交通现状来看,采用公共交通出行才是首选。【责任编辑/古飞燕】

(原标题:都说打车难,我们体验后为你找到了真实的原因)

来源:独角鲸科技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8-9-26 02:53 , Processed in 0.09417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