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这个90后花了六年时间 用废品给妈妈拍了部电影

2018-7-4 10: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5| 评论: 0

  作者:杨逍

  《女他》,一个很另类的名字,是毕业于北大的90后导演周圣崴第一部纯手工动画长片,成为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的国产动画片,影片时长95分钟,由58000多张照片组成,其中的角色和场景大多取材于废弃的日用品,共268个模型,全部由周圣崴亲手制作,拍摄历时六年。

  拍摄《女他》的初衷缘于周圣崴对母亲的感情:“我觉得我妈挺不容易的。”拍完这部电影,周圣崴说母亲终于发现儿子长大了,更加真实更加多维,“我其实是用六年时间完成了和妈妈的理解。”

  用六年时间完成了和妈妈的理解

  《女他》是个“脑洞大开”的故事:讲述在一个鞋子怪物主导的卷烟厂里,男鞋怪物是金属钢铁的化身,女鞋怪物是植物藤蔓的化身。因为害怕女鞋怪物体内蕴藏的大自然原力,男鞋怪物把她们关押在监狱里,不允许她们工作。为了养活唯一的女儿,一只高跟鞋妈妈带着孩子逃出监狱,不得不“变性”,伪装成男鞋进入卷烟厂打工,她无意间暴露了自己的女性身份,随后遭到来自整个男鞋世界的打击。在无尽的折磨下,体内的大自然原力终于被唤醒,高跟鞋妈妈对这个残酷冰冷的钢铁世界展开了复仇。

  开始,周圣崴给影片起的名字是《花木兰》,因为大一那年,他在课堂上听到老师讲起“当代花木兰”,老师说现代社会仍然存在很多“花木兰”,这些女人活在男人的评价机制里,没有用“女人”的身份存在,这让周圣崴立刻联想到了自己的妈妈。

  但是拍着拍着,周圣崴觉得自己的电影越来越“反花木兰”,因为传统观念中,花木兰是披上铠甲以男人战斗的形象被认可的,但他想表达的是女鞋以女人身份完成了内心欲望表达。

  后来,朋友向他提出了《女他》这个名字,“女他”拆开来看就是“女人也”,这个名字貌似很另类很不起眼,但是周圣崴越想觉得越贴切,这个片名既能表达男女融合的特点,又点明了主角的身份终究是女人。

  在周圣崴心中,母亲就是个外表像男人一样强悍,内心又非常柔软的女人:“我上小学的时候,妈妈总是早出晚归,夜里很晚才回家,我能在被窝里听到厕所传来的呕吐声,闻到刺鼻的酒气,那个时候就知道她肯定又加班了。有一次写作文,我写了一篇《马不停蹄的妈妈》,文中我说妈妈是一个男人,像一匹马一样从没停过。我妈看了那篇文章后,一句话也没说哭了好久,我惊慌失措,那天我才觉得原来我妈还是一个女人。”

  以前的妈妈对周圣崴管理算是“放养”并不严苛,可是周圣崴上大学离开家后,妈妈突然对他的关心事无巨细起来,一天要打好几个电话嘘寒问暖,甚至入学那天还要到他宿舍帮他铺床。周圣崴将母亲这种无微不至的压迫式的爱,归因于自己是“独生子”,他发现这在其同龄人中,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父母全身心地投入到孩子身上,以至于忘了他们自己是谁。

  在《女他》中,高跟鞋妈妈的所有行动几乎都围绕“为了女儿的生存”展开,最后当母亲的灵魂沉入大海之前,老去的母亲在镜子里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这时她才意识到为女儿活了一辈子却从没有为自己活过。

  所以,作为献给妈妈的电影,周圣崴希望可以通过《女他》让妈妈能多为自己而活,让他开心的是,妈妈看懂了电影,周圣崴说,“我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我妈对我的态度从关心转变到了理解。”

  以前在妈妈心中,周圣崴就是长大了也需要母亲保护的孩子,两个人的交流多是物质层面,妈妈关心的是孩子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有没有生病等等,周圣崴说:“我知道她是关心我爱我的,但总感觉有一层巨大的隔膜夹在两人之间,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有类似的感觉,和父母打电话经常的对话内容是‘吃饭了吗?吃了。吃的什么啊?吃的啥啥啥。记得干吗干吗干吗(关心地唠叨)。好的……’很难和父母有精神层面的沟通。”

  这部《女他》成了妈妈和周圣崴沟通的桥梁,母子尝试着走进彼此的精神世界,周圣崴说,“通过《女他》我妈终于发现了一个更加真实而多维的我,而我不仅仅是她的‘儿子’。开玩笑地说,我其实是用六年时间完成了和我妈的理解。”

  58000多张照片,拍摄耗时六年

  《女他》是一部定格动画,不过这并非是周圣崴第一次拍定格动画片。

  周圣崴1991年2月出生于湖南,小时候的他最喜欢画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用画画和自己对话。不过长期以来人们对美术生有种偏见,认为肯定是其他文化课成绩不好,才会去报考美术专业。所以,周圣崴放弃了学习美术,本科和研究生均毕业于北京大学,本科专业是影视编导,研究生是戏剧与影视学方向。本科期间拍摄过多部短片作品,获得包括全球华语大学生影视奖、上海国际电影节国际短片竞赛单元最佳创意奖等多项荣誉,同时短片作品两次入围ISFVF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学生作品展。

  定格动画是逐帧拍摄微小位移的对象,随后连续放映以构成影像,这种创作需要极大的耐心。为了保证呈现出来的影像具有连贯性,每两帧间物体只能进行几毫米的移动,一分钟的镜头可能需要上千张照片。为了拍《女他》,周圣崴亲手制作了286个模型,拍摄了58000多张照片,拍摄耗时六年。

  周圣崴第一次拍定格动画还是在小学六年级,英国定格动画片《小鸡快跑》里的画面激起了周圣崴的兴趣。于是,周圣崴研究起了家里的DV,他发现拍一下后立刻暂停,再拍一下再暂停。如此循环往复,就能形成连续的卡顿画面,一番实验之后,周圣崴用过期食物和旧玩具做了一部名为《臭鸡蛋历险记》的定格动画,讲述了一个变质的鸡蛋被主人丢进垃圾桶后,想联合所有被主人丢弃的垃圾和没怎么用过的日常物品一起,趁主人还没彻底把他们送进垃圾站而出逃的故事。周圣崴说:“拍摄过程很简陋也很简单,直接按一下DV录制键盘,再取消,调整角色动作后再重复这种行为,在回放时就自动把之前停机再拍的影像连成一个完整动态画面。当时非常有成就感,感觉自己赋予了这些死物以生命。”至今,周圣崴仍钟爱定格动画,在他看来,这个拍摄的过程就像变魔术,“影像可以重新把已经存在的现实材料重新建构出一套新的东西,我很享受这种创造惊奇感的过程。”

  周圣崴从小就对材料材质这一块很敏感,他认为定格动画最大的魅力就是材料质感。所以在定格动画片《女他》中,他要彻彻底底地表现材质和物品本身的魅力。在这部电影中,他大量采用现成品本身的质感去做定格动画,比如鞋子材质就是鞋子材质,但是在片子里它是钢铁环绕的有牙齿的怪物,晒衣夹材质就是晒衣夹材质,但在片子里它们是恼人的苍蝇,《女他》里的水是用塑料袋和塑料薄膜做的,激发材料本身的特质才是定格动画应该呈现出来的。

  别人不要的垃圾被重新赋予生命

  《女他》是一部成本很少的动画片,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部电影几乎就是废物利用制作过程:回收邮政纸箱做卷烟厂、快递盒牛奶盒各种日常废品做红方魔窟。

  有了拍摄《女他》的念头后,周圣崴就在朋友圈发起了一波废品收购,旧衣服、玻璃瓶、快递盒统统来者不拒。别人不屑一顾的废品在周圣崴眼中都是宝贝,打开废品盒,他感觉是“一场生机勃勃的细胞分裂”。于是这些废品在周圣崴手中,被重新焕发出活力,周圣崴加以设计,创造出一个垃圾怪物世界,鞋子怪物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此外还有香水瓶做的螃蟹、手套做的卫兵、羽绒服做的监狱、晒衣夹做的苍蝇等等。

  周圣崴说:“大量的道具和场景制作素材,我直接用生活垃圾制作,节省成本的同时还很环保,在制作道具和场景的这一年时间里,我积累了无数个快递盒、搬家用的纸箱子、毕业时大家不要的衣服裤子鞋子袜子、聚餐时的酒瓶和瓶盖、女生用完了的香水瓶各类化妆品瓶等等。每每看到这些垃圾被重新塑造成一个个奇怪的小怪兽和魔幻场景时,就很有自豪感,觉得自己重新赋予了它们生命,感觉自己像一个可怕又迷人的卡里加里博士……”

  而另一方面,在周圣崴看来,这些原本是死物的东西被赋予生命,会天然带有一种惊悚效果,“比如片中的场景都是鞋子、袜子、衣服、晒衣竿等制作出来的,而不是用橡皮泥捏出来的人啊小鸡啊那些有血有肉的形象,我想在《女他》里强化这种现成品复生的惊悚感。”

  六年的拍摄自然意味着重重困难,回忆起来,周圣崴说最痛苦的是夏天不能开空调和电扇,“因为空调和电扇风会影响一些很细微的场景部件运动,而定格动画拍摄最大忌就是物体不小心动了一下,哪怕是一毫米的错误运动,反映在连续画面里都会特别明显。”

  创作欲望要超过故事本身

  《女他》历时六年拍摄完成,周圣崴笑说,一些同学甚至在这六年有了孩子为人父母,而让他能花费六年做这部《女他》的动力,是因为自己有无法抑制的表达欲望需要宣泄出来,“我觉得这不是坚持,坚持的意思是你感觉做这个事很无聊,但是你还是被迫要去坚持下去。而发泄表达欲是主动的,是憋着就会难受,这个故事不讲出来,就很难受,所以它不完全是一种动力,更多的是一种洪水找到了决堤口的感觉。”

  在上海电影节金爵电影论坛《动画:跨文化的突破口?》上,周圣崴认为,动画片是跨文化交流中能引起大众共鸣的最佳艺术形式,人类的情感是世界共通的,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动画既是各个年龄层都方便理解又富有吸引力的艺术表现形式。周圣崴列举了《大闹天宫》的例子,“故事看起来是民族的,但其情感内核是世界共通的,那就是一种对抗传统的精神,是自由。只不过用民族题材表现了出来,共通的情感内核才是跨文化的条件。”

  《女他》的创作原动力是周圣崴从小对妈妈的情感,他从小就想讲一个这样的故事,于是调动了所有资源去完成这个作品。“创作最重要的还是不忘初心,对创作者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是表达欲。在拥有表达欲的基础上再去谈用什么样的手法可以让更多人理解,相信自己的表达和故事是基石。”

  周圣崴认为导演的创作欲望甚至要超过故事本身,“如果只是复制好的技术而不是表达情感,就无法感动别人,因为首先没有感动自己。假如模仿好莱坞,复制了一个故事或者手法,而并没有去相信它,就无法成就好的艺术作品。我觉得这个原始的表达欲是最重要的,观众会被你的创作欲和真情实感的故事所打动,这就是炒菜的原始食材,食材如果很新鲜,怎么炒都不会差到哪里去,可是如果食材本身是僵硬腐化的,请最好的大厨都没用。”

  也因此,作为90后的年轻导演,周圣崴说自己不会去想市场需要什么,“我只会想我自己想要表达什么,如果你总是想着市场要什么,根据市场口味去调整你的创作,这就好像谈恋爱一样,你用尽全力去改变自己迎合你喜欢的人的口味和标准,最后往往就是你既丧失了自我又得不到爱情。如果你是发自内心想要表达一种情感、想要呈现一个人物、想要说一个故事,这时你是一个独特且完整的形态,你的作品是有‘自我人格魅力’的,那不论这个作品做成啥样,只要它是真正真诚的,它就能找到它的受众和市场。”

  《女他》被刷屏引发关注,周圣崴自然开心,但是对于后续的影片能否上映,以及票房多少等问题,周圣崴表示他当然希望可以获得知音,大家喜欢这部电影,但是就算是市场反响不好,至少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至少完成了给母亲拍部电影的愿望,而这些,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责任编辑:石依诺]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20 09:25 , Processed in 0.0395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