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军政 查看内容

山西落马市长情妇宋利没落启示录

2015-7-30 12:00| 发布者: | 查看: 1675| 评论: 0

  一、情妇经济学

  先从“肉弹”这个词谈起。

  想到肉弹,想必大多数人会淫虫上脑,想到一代名妓赛金花,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用肉弹抵抗炮弹,用情色化解战争,成就一段历史传奇;还会想到日本在“二战”后,为与美国达到亲善的关系,发起“性肉弹”攻势,妇女以勾搭美国大兵为荣。中日两国,在国难当头之际,确实一脉相传,往往是婊子爱国,男儿认怂的一副吃相。

  奢与贪为伴,欲与色相随,腐与败并驱,可笑的是,我们曾一度高调为“情妇反腐”叫好。如今之官场肉弹,确实够凌乱的,到处“银妹,再爽一次”的狗血场面,一个是看不够,看都看不过来;一个是够淫荡,看都看不下去!导致官方表述一度出现凌乱的状况,让人听听也醉,比如“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关系”、“乱搞男女关系”等等......最后,实在找不到确切的表达,一律用“通奸”一词概而论之。

  肉弹的杀伤力确实很强,对官场生态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活色生香,春光无限,蔚为壮观,堪称人间奇谈。最著名的莫过于法越混血儿李薇,她的情人中,不乏副省、副部级以上高官,堪称“公共情”人。她傍高官的决窍,就是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以其美貌与长袖善舞创造“一拖七”北斗七星阵的奇迹:她在青岛弄房地产,靠的是山东原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她开建加油站,傍的是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她证券赚钱,倚的是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办理深圳户口、香港居民身份,托的是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通过身体输送,几年间积累了百亿资产。话说民国传奇女子,大家抚今忆昔,觉得现代女子不够传奇,其实最奇葩、最能亮瞎钛合金狗眼的,还是当下官场,绝对处处都是拍案惊奇的好素材。

  李薇并非孤例,李薇做到了极致罢。就像宋利跟李薇比,关公面前耍大刀,不是一个量级层面,但恰恰更具有代表性。

  宋利何许人也?就是近日因以贪官情妇的身份贪污6千多万而被判死缓的人民代表报的70后副总编。

  说起宋利,原本一直以资深媒体人的身份示人。论其才干,资质平平,同事的评价是“在文字记者里她摄影最好,在摄影记者里她文字最好”。评价相当中肯,点明她压根就是“野路子”,直白的说,摄影一般,文字一般。从其腾讯微博,可见一斑,水平不过尔尔,编的心灵鸡汤之类的文字,不要说皮里阳春,就连表述清楚,都有点勉为其难。不过,这不妨碍她成为网络大V,拥有几十万的脑残粉。

  那么,这样一个女子,何以游走于政商两界,名下拥有豪车数辆、豪宅多套?很简单,懂得开发自己的随身携带的土特产--色相,从这一点说,宋利又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

  作为女人的宋利,其发迹别无二致,就是“干得好不如睡得好”。她进入《人民代表报》后遇到了她人生中的贵人,这个人就是山西省人大副秘书长兼《人民代表报》社长李正伦。据报道,宋利与他“关系很特别”,至于“特别”到何种程度,新闻报道就“语焉不详”了。反正傍上了李正伦之后,短短几年的时间,她便从一名普通的摄影记者升为副处待遇的副总编,并且以人民代表网总裁出现人们面前。一报一网是宋利绝佳平台,接触的人自然是人五人六,非富即贵,对于宋利游走于政商之间,自然帮助不小。也正因为有这么两个平台,有绵厚的人脉资源,才搭上了长治市长张保的船,成为其情妇。

  有了山西省人大副秘书长的李正伦和长治市长张保的两座靠山,宋利手中自然掌握了不可小觑的政治资源,能量已经不小。众所周知,中国社会是一个权力至上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任何资源资源都是跟着政治资源走的,宋利有如此两座大山可靠,不想发财也难。

  原本宋利过得挺春风得意的:表面上以资深媒体人示人,吐槽发微博,能量正正的,拥趸粉丝几十万;暗里以高官情人揽钱,闷声发大财,日子美美的,广置房产遍世界。可谓名利双收,也算处上是隐形的富豪了。

  二、撕逼后遗症

  可惜,贱人就是矫情啊,做了情妇还是那么高调,一边腐败一边还装成反腐斗士,跟红河州的宣传部长伍皓搞了一场网络撕逼大战。信誓旦旦地说要开着采访车去直播伍皓的贪污腐败。

  狗咬狗一嘴毛,大家就等着看好戏。结果宋利“出师未捷逼先撕”,露出了裙底的无限风光。

  宋利因网络撕逼,情妇的原形毕露,结果自然把裙底的人物--李正伦和张保--一一晒了出来。让我等资深看客,看看都醉。

  因宋利而落马的张保,绝对属于中国官场的活宝一枚。在交待自己的问题时,张保竟然不承认宋利是他情妇。

  他是怎么说的呢?“是我没有抵抗宋利的诱惑和轻浮的挑逗,被她的女色所俘虏。”

  这话说得挺逗逼的!貌似张保一直守身如玉,而宋利就是害人的狐狸精,施展各种法术设下各类圈套,引诱他堕落,总而言之,“我是被她'胁迫的手段利用'的,我是无辜的”,对此“我痛彻心扉,悔之不已”!

  张保如此证言,如此悔过,与广东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相比,显然党性满满,是该从轻发落,想想陈弘平身中肉弹,在庭上一再请求法官放过情妇许秋琳,真是执迷不悟,无可救药!

  官员党性有高低,情妇人品也有优劣。大概宋利是害人精,按照“谁用谁知道”的“用户体验”,如此抱怨的,应该不单单张保一人,还包括那个省领导李正伦。他们折戟沉沙铁未销,销掉的却是最为昂贵的政治生命。

  对于他们而言,宋利实在太可恨了,要不是她搞肉弹攻势,极尽挑逗之能事;要不是她贱人矫情,无事找事搞撕逼大战,也就根本不可能东窗事发了,作为一市之长的张保依然是一位好同志,立场坚定斗志强,一身清白六根净,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民公仆;而李正伦名下的人民代表报就是一份好报纸,拳拳其心递民声,铮铮其言议国是,就是代表人民发声的良心媒体。他们的官是越做越大,报纸发行量也是越发越广。

  宋利与伍皓进行撕逼大战,撕掉的何止是张保和李正伦两人,简直是引发山西官场大地震的震源。

  在宋利撕逼事件后,据知情人士称,当时退休的副省级老领导为张保说情,但时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的金道铭并不买账,这个过节引发省级老领导“靠御状”,举报被金道铭压下的白培中案,最终导致金道铭落马,接着,乱了,彻底地乱,乱得根本没有章法了,又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凌乱了,原来煤山西果然是名不虚传的黑!

  一场撕逼,撕掉了多少人的颜面?毁我人民好公仆之清白,坏我人大代表报之美誉,更是让山西官场生态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影响极为恶劣,不杀不足息官怒,不足以平民愤,你就是主犯,就是罪魁祸首,不判处死刑,算是宽宏大量了。

  既然张保同志是被胁迫的,是被宋利“强奸”有,绝对属于受害者,当然要以从犯论处,从轻处理那是一定。处于13年刑期5万罚金的判决,显然量刑过重,但这是抱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是出于张保同志的爱护与拯救。至于那个“语焉不详”的李正伦,是躺着中枪的,内部处理一下即可,撤其职便完事了。

  三、缺席审判

  但是,对于这样的审判,民间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开始质疑了。

  宋利充其量就是“公共情妇”罢了,须知的是,婊子没有嫖客是开不了张的--官场婊子谁来嫖?不就是用政客用权力来嫖的吗?然后,再用权力来支付嫖资吗?

  话糙理不糙。没有李正伦、张保这两人拜倒在宋利的石榴裙下,甘为驱使,宋利能玩得这么开,能玩得这么大?他们与宋利这种“特殊”关系,本身就是一种公费嫖娼行为:宋利跟李正伦之间,输送美色资源换取媒体资源和政治资源,成为《人民代表报》的副总编,享受体制内副处待遇;宋利跟张保之间,输送美色资源换取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拿到攀岩节的定单,拿到长治文化园区的项目。最后,宋利这个聪明的女人,将这些资源兑现成真金白银。当然要玩好这些空手套白狼的套钱游戏,自然少不了李正伦、张保等人的站台、招轿。没有他们,哪个企业会乖乖就范?

  说来说去,宋利这枚肉弹射出,射向李正伦、张保,如果没有权力附加值,就像前几天因在北京嫖娼被抓的扬州卫计委主任杨军一般,一个愿卖,谋个生计,一个愿买,求个泄欲,两厢情愿,过后互不相欠,相忘江湖,他们之间仅是钱色交易,跟我们一毛线关系。但是,这肉弹射出,如果附加上了权力的杀伤力,那么这么枚肉弹很可能成为核弹头一般,顿时攻无不克战不胜,可以疯狂掠夺社会资源,小巫者如宋利,大巫者如李薇,那就是性质不同了,他们之间是权色交易,会伤害整个社会,那就是跟我们关系重大了。

  因此,肉弹危害的大小,并不取决肉弹自身,而在于嫖客是谁?拥有公权力的嫖客让肉弹充满了政治能量,让肉弹也好、情妇也好,可以借他们手中的权力,将自己的色相转化为经济资源,最终变成真金白银。

  如果宋利没有权力来站台、抬轿,仅仅利用一上一下两片皮,就能够空手套白狼套6千多万,那么她真的可以说“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足以打败中国顶级励志姐了。但是,这可能吗?

  将情妇宋利来大加惩处,判处死缓,而将贪官加色官的李正伦、张保不痛不痒地处理,这明显是法失公正,法律竟然也欺负起婊子起来。从本质上而言,官员包养情妇与卖淫嫖娼并无二异。

  治卖淫嫖娼之罪,因为婊子在卖淫,在提供性服务,罪在婊子,罚当然在婊子,看似无可非议。但是,婊子究竟为谁而生?不就是为嫖客而生的吗?源头恰恰是嫖客有这么个需求。没有杀戮就没有买卖,没有嫖娼就没有卖淫。因此,只拿婊子来进行所谓的道德批判和法律审判,就是欺软怕硬。

  正因为如此,我们与其痛恨情妇,不如痛恨那些色官、贪官。他们包养李薇、宋利等情妇,用权力在嫖,又用权力在付嫖资--为满足一己之私欲,竟让整个社会为他们埋单。更为可恶的是,他们还如同戏子一般,演得还挺像模像样的,弄得自己真的如同受害者一般。就像嫖客张保,吃了权力的春药,上了宋利就上了呗,还说自己被人家勾引了;帮宋利套现付嫖资,又说是被胁迫的,人品高得爆表,高得高耸入云,叫我等只能抬望眼,用90度来仰视了。

  这好比人们强烈要求对“太子辉”组织卖淫嫖娼的要施以重刑,但没有人想过,到底是谁在纵容组织卖淫嫖娼呢?没有权力的纵容,你去开开“天上人间”看看,你去开开“皇家一号”看看,你去开开“太子酒店”看看?你去提供一套这个行业标准化服务看看?没有公权力人士暗中持股份,没有相关官员的通风报信,谅是谁都没有这个神通的,更不要说大赚特赚了。你们口口声声要判组织卖淫嫖娼者无期或死刑,那么纵容组织卖淫嫖娼者呢,他们在哪里,难道就一直缺席审判?这种审判显然也有失公正,因为欺软怕硬。

  结语

  我们想关进笼子的权力,一直在作恶。其实,它并非处于缺席审判的状态,而是一直在充当着法官的角色--对是它做的,错也是它做的--而且谁都不能质疑它。

  贾也个人微信号:jiaye4547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0-8-11 17:26 , Processed in 0.03534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