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以爱的名义撕破一切虚伪

2018-6-29 10: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6| 评论: 0

  作者:莫子塔

  来自利摩日的德·浦尔叟雅克先生怀着一片真心实意来到巴黎,准备迎娶素未谋面的年轻小姐朱丽,却不知一连串的陷阱已经为他设下;年轻小姐的情人在两位狡黠机智的谋士帮助下做好万全的准备,要把这位阻碍恋情的外乡人赶回老家。在年轻人的步步紧逼之下,浦尔叟雅克先生最终落荒而逃,年轻的恋人如愿步入婚姻殿堂。

《德·浦尔叟雅克先生》剧照

  《德·浦尔叟雅克先生》所呈现的故事和莫里哀的其他喜剧作品有着相似的套路,但故事的发展却更加简单直接甚至有些残忍粗暴。故事表面上呈现为一场正反方实力悬殊的爱情保卫战,但实际上却是在爱的名义下发动的一场人性揭露战。在重重圈套的设计中,体现了莫里哀对人性虚伪的洞察和对世道不堪的讽刺。莫里哀对这些可悲的人事物极尽嘲讽,但又克制地将这尖刻的洞察隐藏在对爱的正义追求之下,将残酷的揭露行为包裹在嬉闹的歌舞场面之中。

  巴黎北方剧团对这一作品的演绎将莫里哀原作中的嬉闹与残忍、荒唐与深刻尽数淋漓地展现了出来。

  首先是在背景设计上开辟一个新的时空,以承载这个荒诞嬉闹的故事。导演克莱蒙·赫尔维厄-莱热将故事的背景设定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舞台布景也接近那个时代的建筑风格,但是他没有对布景进行现实主义的处理,而是取消了布景的纵深和立体感,将布景平面化,于是舞台上的世界看起来像是存在于二维动画世界里一般。这个亦真亦幻的舞台时空或许就是莫里哀喜剧世界的初始样貌。在这里所有的价值都可以被重新定义,虚假理应被毫不留情地揭露和毁灭,人物的行为自然也可以超越现实的限制,在揭露虚假伸张正义时偶尔采用过火的手段也无可厚非。

  其次对人物风格化、符号化地塑造,将正义一方和不义一方对立起来。站在正义一方的年轻人,他们目标明确、态度激烈、意志决绝,极尽嬉笑打闹之能事,似乎拥有无穷的能量要去和一切非正义的势力战斗,因此他们的表演也是磊落大方、夸张外放、充满了活力。而他们的对手浦尔叟雅克却恰恰相反,他迟钝、木愣、畏畏缩缩,面对任何打击都毫无还手之力,他举手投足都表现出一种过分的矜持,或行或坐都小心谨慎,甚至动作都有些不太协调。通过这种表演风格上的明显对比,让观众对两方人物的形象有了更直观的认识。他们的行为方式反映了他们各自的性格底色,而这种基本的底色也就决定了他们各自的命运。这听起来有些残忍,但也是事实。观众看到浦尔叟雅克先生被无情戏弄,自然会对他生出同情,但是同时也意识到他身上带着的贵族“恶习”——愚蠢、轻信、自负、迂腐、软弱——让他无法逃脱被戏弄的命运,也无法获得人们真正的同情和谅解。观众虽然可怜他但终究还是乐于看到他遭殃。愚蠢是浦尔叟雅克先生的软肋,也是他的保护伞。在被作弄之后他依然可以过自己的虚假生活,这其实不失为另一种幸运。观众能隐约体会到这一点,也就能安心观看年轻人对这“可怜人”的捉弄、享受伸张正义的快感而不必背负道德上的责问,这正是喜剧的超脱之处。

  音乐总监威廉姆·克里斯蒂对吕利原曲进行改编时也做了精心的设计,他弱化了原作巴洛克音乐的庄重严肃之感,使整体风格偏向轻快活泼。残忍的揭露行为在轻松音乐的配合下变得像欢快的嬉戏,一方面让观众能更自然地接受略显过火的手段,一方面也通过残酷和轻松的对比强化了讽刺虚伪表象的效果。

  莫里哀将批判的利刃收进追求爱情正义的剑鞘之中,将深刻的人性洞察隐藏在嬉笑打闹的表象之下,将残忍的揭露行为融进歌舞升平的场面里,将可能的阴暗意旨消解在大团圆的结局之中。这种克制的设计或许是出于在路易十四集权统治下维持生计的权宜选择,因而少了一丝决绝,多了一丝妥协,但也正是在这种种限制下,他为自己的喜剧创作找到了一个独特而绝对的价值寄托,即爱的正义。它作为一种绝对的价值去牵引和承载批判现实的理想,进而对抗人性的虚伪和世道的不堪。

  当我们嘲笑那些反面人物的滑稽下场,我们的理性就辨识到了不义的可耻;当我们欣喜于剧中恋人的圆满幸福,我们就见证了一次正义的绝对胜利。这种巧妙的置换让批判多了一丝情感的温度,让爱多了一份理性的深度。这正是莫里哀,一个举着爱的旗帜撕破一切虚伪的伟大作者为我们创造的理想的喜剧世界。(莫子塔)

[责任编辑:刘冰雅]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6-20 21:53 , Processed in 0.04032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