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多省主动调低增速 防风险“挂帅” 新经济“露脸”

2018-5-30 08: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1| 评论: 0

  进入1月下旬,地方两会密集召开。截至1月25日,已经有包括北京、上海、河南、湖南、湖北、甘肃、西藏等十余省区市已召开省级地方两会。

  在2017年多数省市实现超预期增长之后,2018年“降速”成为很多省市的新选择,同时提出多项举措强调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的进一步提高。

  受访经济界专家认为,地方政府愿意主动调低GDP增速与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实现高质量的发展密不可分,同时也与近些年部分地方政府债务快速膨胀以及财政收入增幅放缓有关。

  主动减速

  国家统计局1月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GDP同比增长6.9%。而截至1月22日,在已公布2017年GDP增速的北京、天津、上海、安徽、广西、贵州、四川、陕西等12省市中,除京津沪之外,增速全部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9%。其中,贵州省GDP同比增长10.2%,增速高于全国平均3.3个百分点,这也是连续7年居全国前三;安徽、福建、四川、湖南、陕西5省GDP增速也均突破8%,安徽省在2017年GDP增速甚至高达8.5%。

  但在陆续披露的2018年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不少省份都开始主动“踩刹车”。安徽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以及重点做好的十个方面工作,其中安徽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为8%以上,较2017年8.5%左右的目标有所降低。

  在已召开的省级地方两会中,内蒙古由2017年的7.5%调低为6.5%;湖北也由2017年的8%调低为7.5%;甘肃从7.5%下调至6%左右、西藏从11%以上下调至10%左右。其中,GDP增长目标下调幅度较大的为天津,天津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定为5%,较2017年8%的目标下调3%。

  值得注意的是,在淡化GDP目标的同时,一些新的考核标的正在浮出水面。日前开幕的北京市第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透露,为强化质量提升、内涵发展的导向,在2017年社会劳动生产率22万元/人的基础上,力争2018年将这一数字提升至22.5万元/人。这也是国内省市首次提出将社会劳动生产率列入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之一。

  “地方政府愿意主动调低GDP增速与目前中央所倡导新发展理念,绿色、协调、开放,共享和创新,以及强调要实现高质量的发展密不可分。”对一些省份调低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的现象,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王军还表示,未来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一定是多元的,可持续的发展,而不是简单的追求速度、总量的增长,中央考核的指挥棒也不再是唯GDP论英雄,而是唯可持续发展为英雄。

  防风险唱主角

  事实上,不仅是对未来增长谨慎乐观,在之前进行的2016年GDP数据调整中,不少省份已经积极“挤泡沫”,以天津、内蒙古和甘肃为例,在调整后,2016年天津的增速从9.1%大幅下滑至3.6%,内蒙古从7.2%下滑至4%,甘肃则是从7.6%下降至3.6%。

  据新华社报道,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自曝家丑”,承认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部分旗区县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一些地方盲目过度举债搞建设。根据财政审计部门的核算,2016年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530亿元,占当年总量的26.3%,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虚增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

  与内蒙古类似,“天津广播”在其微博中也披露,由于将GDP统计口径由注册地改为所在地,滨海新区2016年GDP由10002.31亿元修订为6654亿元,2017年其GDP预计7000亿元,同比增长5.2%。因此,2016年滨海新区GDP在天津占比也由修正前的56.1%调减至45.8%。

  更早之前,2017年1月17日,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对外披露,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问题,指出在2011年~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

  在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债券研究员姜超看来,各地方政府之前追求数据虚高,这主要源于投资驱动路径依赖。“工业投资作为地方拉动经济的主要抓手,融资主要依赖以税收收入为主要构成的财政收入、以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主要构成的基金性收入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融资。2013年融资来源均出现变化:2012年后经济下行带动财政收入下滑,令财政支出增速放缓;国五条出台令地产销售大幅滑坡,带动基金性收入增速下滑;2013年下半年政府整治非标融资,地方融资平台融资受限。由此,‘财政收入—融资来源—工业投资—GDP—财政收入’的循环难以持续,高增长目标下,做高GDP和财政收入似乎成为地方政府不得已的选择。”他说。

  所以,各省GDP增速加权均值远高于全国GDP增速这种局面屡见不鲜。然而,考虑到2019年起GDP将改为中央统一核算,以及举债投资规模难以维系等原因,主动“挤泡沫”也为换届之后的地方政府轻装上阵腾挪空间。

  1月24日,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布小林表示,在肯定各项成就的同时,也要深刻认识到工作中不严不实带来的危害,认识到不能为增长而增长、为投资而投资,必须破除简单以生产总值增长率论英雄的发展观、政绩观。

  同日,天津市代市长张国清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公布了2018年天津GDP增速目标为5%。他表示,今年是天津实现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生死攸关的一年,将着力在“破”“立”“降”上下功夫。

  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颜色表示,“十三五”规划的前两年中国增长目标完成较好,尤其是2017年中国GDP达6.9%,这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迈出了坚实步伐。接下来的三年,经济政策更应侧重防风险,经济增长目标不应过多追求高增长,而累积风险。因而一些地方调低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是很务实的举措,从高增长转向防风险,其中尤其防地方债的风险。

  招商证券宏观谢亚轩团队调研数据显示,贵州、辽宁、云南、湖南、内蒙古、陕西、广西的债务率超过100%,福建、海南、宁夏、四川、青海、吉林的债务率超过90%,这些省份面临较大的政府债务压力。

  天风证券也指出,去年底内蒙古紧急叫停了几条地铁基建项目,显示市级财政超负荷支持基建,地方债务压力不堪重负。从去年的整个政策脉络来看,对地方债务的处理已经构成防范化解风险的重要内涵,这又将进一步加大各地方在财权和事权不平衡下的财政压力。各地GDP虚报问题,以及之后即进入“挤水”过程,则将进一步暴露地方的债务问题,除了依靠中央的财政转移支付之外,地方本级的财政也有增收的压力。

  “在下调目标增速的同时,地方经济、财政数据仍在大力去水分,反映的是地方财政收支的捉襟见肘——在有限的财政收入下,传统依靠举债支持工业投资大幅扩张的模式已难以为继。”姜超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推进财税改革,扩充地方税源,显得刻不容缓。

  2018年1月1日,环境保护税法将正式实施。目前环保税被纳为地方税,将纳入地方一般财政预算,后续将增加环境监测、PPP等环境基础设施投入资金来源。

  “今年地方两会上一些地区调低经济增速也和近些年地方政府债务快速膨胀,财政收入增幅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有关,现实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条件已经很难再支撑较高的发展速度。与其死要面子,不如深耕结构调整,力求创新发展。”王军表示。

  聚焦发展新经济

  事实上,党的十九大并未再提及GDP增长目标,从某种程度上已经显示了中国经济在进入新时代之后,不再将GDP增速作为追求的主要目标之一的决心。

  从近期召开的各地方两会上,立足发展和培育新的经济动能均成为重要议题。

  主动大幅下调经济增长预期的天津市表示将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培育壮大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等十大高端产业集群等。河北省提出,以大数据与物联网、人工智能与智能装备、高端装备制造等十个领域为主攻方向,实施高技术产业化、标准体系创建等六大工程,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等新业态新模式。

  上海市则提出2018年上海将全面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全力推进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加强生命科学、量子科学等领域前瞻布局,加快建设科技成果转化高地。新建北斗导航、机器人、工业互联网、低碳技术、临床研究等共性技术研发与转化平台。

  上海还将抢抓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重大机遇,实施智能上海行动,在生产经营、健康管理、食品安全等领域推进一批应用示范项目。

  湖南省省长许达哲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2018年湖南将加大生态文明建设力度。推广运用绿色GDP评价,加大节能减排督查考核力度,推动绿色消费、绿色生活,引导企业运用清洁生产技术,推动火电、水泥等重点行业脱硫脱硝和超低排放改造;以重大污染治理项目为抓手,建设一批环保产业基地和集聚区,加快环保科技成果转化,推动节能环保产业发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将扎实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加快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作为了主要的攻坚方向。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2017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也表示,高质量发展的办法需要各个地方去探索,在大方向明确的前提之下,从GDP优先聚焦于高质量发展,应当允许地方有较大自选动作的空间,允许有个性、有差别、允许试错,在试点中推广好的政策。

  王军对记者分析称:“地方落实高质量发展这一重要提法的精神实质和丰富内涵,需要重点把握以下六个方面:经济发展要持续健康,而无需追求过高速度,这是高质量发展的前提和基础;社会民生要有持续明显的改善,这是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生态文明建设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这是高质量发展的时代主题;宏观调控要更加强调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与协同性,这是高质量发展的实现手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不断拓展和深化,这是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支撑;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要重点突出、内外并举,这是高质量发展必备的金融环境。”

关注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sgy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24 17:38 , Processed in 0.04053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