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可爱的“弟弟”为什么这么流行?

2018-4-30 22: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3| 评论: 0

  作者:韩思琪

  曾执导《密会》《妻子的资格》《听到传闻》的导演安畔锡,又拍了一部姐弟恋题材的作品《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讲述了原本“只是认识的姐弟关系”陷入爱情后发生真正恋爱的故事。成为韩国JTBC电视台继《迷雾》之后又一部话题剧。这让许多观众被《迷雾》烂尾伤透的心,再次被治愈,“仿佛不曾受过伤一样”。

  一部只撒糖、纯日常向的作品,甚至前六集基本没有一条完整的主线剧情,甜甜蜜蜜恋爱桥段的堆砌,何以成功撩动了万千女性观众心弦,宛如进行了一场“云恋爱”?让我们回到安畔锡导演的创作脉络中,或许可以为这一疑问找出一种解答。缓慢冗长的节奏之下是导演的自信——缓慢的镜头、冗长的叙事,是他对故事节奏的把控力。

  爱情主题的韩剧不像美剧、英剧,蕴含着对人性、社会的反思,直直刺向黑暗,韩剧更多的面向你的感情需求,无论是补偿还是抚慰,因此无论其主题、情节、风格如何变化,绝对不会抛弃的核心就是:“美”。而这种美,不仅流于视觉效果,镜头的质感、画面的构图——如《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海报设计,孙艺珍与丁海寅相携而去、两人在雨中共撑一把伞,红色雨伞是昏黄街灯里的一抹亮色,正如爱情是他们庸常人生里的英雄梦想——“美”还是叙事的节奏、是主题的渐进。

  《密会》是一个20岁少年向42岁女人告白的爱情故事,钢琴教师与学生的恋情本质却是相互间的拯救:她拯救他的才华,而他拯救她的麻木与衰老。剧中大段大段的使用钢琴曲配乐,甚至五分钟之长剧情里只是两人坐在一起听Billy Joel的《piano man》,镜头画面中只有他们听音乐时的表情,一切都在音乐里。导演真的太自信了,却自有一种“清泉石上流”的铮铮质感。

  《妻子的资格》以一个婚外恋的故事开始,本身有些迷糊而胆怯的女主角最终选择离婚、净身出户,她冷静地感谢曾经的老公让她可以离开,男主角同样选择离开有钱的太太和优越的环境。这个故事真正讲述的是:选择。你可以做第二次选择,只要你有勇气踏出舒适圈、愿从死水中挣脱。选什么人,实际也就意味着你选择了哪种生活。

  这一次,《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据说取材于现实中的“双宋”夫妇(宋慧乔、宋仲基),导演安畔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剧名就出自宋慧乔之口:当宋慧乔被问到是否相信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时,她说虽然与刘亚仁与宋仲基比较亲近,不过她也笑言对他们来说自己应该只是经常请吃饭的姐姐吧!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将视角聚焦于女主角的改变:遇到青春洋溢的弟弟,再次陷入纯情,女主角从一个只会说“是”的老好人到开始对职场骚扰说“不”,从唯唯诺诺的魔芋一般的前女友变成魅力四射的漂亮姐姐,她的改变唯有在如此互相尊重的亲密关系中得以实现,有充足的安全感去正视自己的魅力与能力,并愿意变得更好,来匹配这一段感情。

  安导演作品的主题从拯救、选择到改变,不变的是将两性角色之间年龄差距的张力转换为叙事的动力。少年感难得,是眼里有光、心里有火的生命力,更是珍惜与尊重情感的代言人。不同的是,相比于此前稍带禁忌之恋的意味,《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故事更为温和,擦去了冷调的疏离感,只剩下琥珀般温暖的底色,虐恋成分比降得更低。“糖”的权力之扩张,这与韩剧文化中女性性别立场逐渐走向自觉和明晰是分不开的。

  早期的韩剧中“长腿叔叔”题材的故事极多,而女性角色被按年纪分为:少女和妇女,前者是善良天真可爱的同义词,是“无价之宝”;而后者则功能性地设定为邪恶、善妒、狠毒,是宝玉口中的“鱼眼珠”——这是男性立场上的审美判断。当下“弟弟”类型的流行,是女性性别立场的一次“反转”。于是,我们看到按年龄来划分的男性角色:在《总是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中,20代的少年是清爽可爱迷人的弟弟,而30/40代的公司部长即是油腻中年,或是如前男友一般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高龄“妈宝”、骚扰侵犯威胁样样拿手,这显然是编剧女性立场一次自觉或不自觉的显影。

  无所谓哪方优劣,重要的是变革已经发生:尽管以王子爱上灰姑娘模式为最大爽点的韩国爱情剧,其工业体系与制播规范一波波地为女性量产着“男神”,但他们的面孔从最初的霸道总裁、强势大叔到今天被媒体称为“宠物系”的弟弟,是女性主体性的建构,她们想将过去被决定、被主宰的命运收回,握在自己手中。想通过一份更平等的关系去达成罗曼史幻想,这份感情不涉及物质、权力、财产的置换,无关婚恋生育的负担,而只是互相的吸引和成就。

  通常,韩剧中的女主角都是需要被爱情呵护、靠爱情救赎的灰姑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千千万万的普通女孩,觉得剧中爱情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而“男神”不断升级换代,越来越体现为量身打造,这一点同样也为人诟病。

  但需要我们去反思的是:一直以来,从西方理性精神不断扩张开始,逻各斯中心主义的逻辑即为:理性第一,感性第二。感情是脆弱的、疯狂的、失智的,此一形象集中体现为一个典型人物:阁楼上的疯女人。但在今天,或许正是一个我们去“回收感情”的时代。

  当有观众说出,“这部剧在我心里早已脱离了充满了粉红色泡泡罗曼蒂克的脑残韩剧范畴,是一种艺术,充满真情的生活艺术,它是平淡日子里的一抹亮色,是痛苦生活里的一点慰藉。”这样的评论让我们看到,爱情神话的治愈性。

[责任编辑:石依诺]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2-7-1 00:27 , Processed in 0.0966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