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分离之痛与空灵之美

2018-4-26 22: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9| 评论: 0

  作者:时间之葬

  《米花之味》最初进入人们的视野,是因为其留守儿童的题材。而这部电影的清新脱俗之处,也正因它并未止步于记录般地表现这一题材。

  今年北影节上展映的另一部留守儿童题材电影《矮婆》,十分适合拿来与《米花之味》作比对。前者是半纪录性质的白描,通过一个家庭,试图折射整个农村留守儿童的困境。而后者则揉入了浪漫想象的虚构,同样描写一个家庭,却已经把触角伸向了“城市与乡村”“现代与传统”的对立概念等更深远的领域。

  两部影片给人的观感大相径庭。《矮婆》写实,分分秒秒都在提醒我们一个个冰冷的事实。幽暗的底色和情绪基调,让观者的惊醒大于感怀。《米花之味》最终走向了“务虚”,虽然过程中同样呈现了种种困顿难解的现实,最后却以一种更空灵的手笔将问题化于无形。影片的质感更加明媚鲜亮,有一种少见的清新之美。

  常年在上海打拼的主人公叶喃,是城市与现代的象征,回到乡村的她,不再虔诚地尊重家乡的礼俗,还被认为在城里从事了不光彩的工作。女儿与她形同陌路,固执地认为自己可以留守乡村一辈子。

  与叶喃形成呼应的,是她的女儿和父亲。一少一老两个形象,代表的是留守在乡村的孩子与老人。孩子调皮,荒废学业,沉迷手机游戏,甚至沾染了偷东西的恶习。老人淡泊,对于孩子的小毛病总是一笑置之,认为孩子都是这般长大的。孩子与老人处于两个极端,但就其本质而言,他们又高度一致——同样处于某种近乎自然的原始状态。只不过,孩子是野蛮生长,老人是无为而治。

  我们通常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孩子的顽劣是因为疏于管教。疏于管教的原因则是因为母亲常年在外。所以,叶喃辞工回乡后,就有意识地加强了管教,但管教的结果,却适得其反。

  叶喃的管教,本质上是用城市化的现代观念去改造孩子的天性。事实上,这样的塑造并不止于对孩子的管教,家乡被开发成旅游景点的神山,即将开通的机场,以及那场被风雨吹散的舞蹈,都属此类。在老人眼中,这些是让神明降怒的变化,是让米花失去了原味的掺杂了异物的土壤,是年幼的喃湘露被带离这个世界的缘由。这种“文明的塑造”,连同叶喃本身,都被视为对村民恪守的传统的背叛。在村民的信仰里,女人不能进入神山,生病需要先做一个“叫魂”的仪式才能送医救治,一切的问题,最终都需要到神明面前用舞蹈来化解。

  城市与乡村、现代与传统之间的对峙,存在于寺庙里新装的WIFI,存在于叶喃变换的牛仔裤与傣族筒裙,存在于村民热切地商议着旅游开发的第一桶金,存在于喃湘露死后家人对分钱的迫切渴望中。有一些我们会因似曾相熟而感同身受,又有一些却语焉不详、似有若无。导演鹏飞用极其细腻的手笔,一点点地描摹出来。影片没有高高在上的判别是非的姿态,只是带我们进入到一种更真切的语境,去感受和体悟。

  最意味深长的一幕,是影片尾声处,村民们决定前往神山,去举行被遗忘了5年的舞蹈仪式,却被一道铁门拦住。有人垂头丧气,懊恼不已;有人不为所动,就地起舞,相信神明总能看见;而叶喃母女,却选择轻轻侧身,钻过了横亘在面前的铁门。母女两人最终进入古老的山洞,来到神明面前,翩翩起舞。

  这是全片最空灵也最具美感的段落,此前所有的问题与冲突都被搁置起来,神明身处的山洞具有某种神秘的奇诡。虽然导演仍然不失幽默地提醒我们,那一声声幽微的回响,不过是象征着城市文明的易拉罐在暗中作祟,但是母女俩的舞蹈,却终于把她们彼此间的对峙,消弭于无形。两人用同样的节拍与姿势,完成了新的理解与认同。

  铁门始终在那里,我们与其去争辩自己究竟应该站在哪一边,不如侧过身去,跨过它,它便不再存在。(时间之葬)

[责任编辑:崔益明]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2-11 00:36 , Processed in 0.04118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