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水形物语》:没拿到口碑上的“最佳影片”

2018-4-3 22: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7| 评论: 0

  作者:高倩

  头顶刚刚摘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这个巨大光环,《水形物语》注定是一部还未上映就被观众们寄予厚望的作品。然而从3月16日上映开始,经过十天票房才刚刚过亿,且后劲乏力。

  网友们对《水形物语》的评价褒贬不一,喜爱者或是盛赞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一以贯之的魔幻瑰丽的造梦手笔,或是被片中哑女与人鱼跨越种族的爱情深深打动,但与此同时,对《水形物语》感到失望的观众也大有人在。目前,《水形物语》的豆瓣评分一直稳定在7.3分,虽然也足以证明这还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但相较于“最佳影片”这座金光闪闪的桂冠,《水形物语》的不尽如人意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需要承认的是,《水形物语》成功地营造了与剧情相匹配的黑暗童话的氛围。女主人公的住所陈旧阴暗,实验室好像总是湿漉漉的向外渗着水。在巴尔的摩市无边无际的夜色和大雨中,故事徐徐地展开。无论是贯穿全片的蓝绿色调,还是被水泡到胀裂的地板、墙壁瓷砖上蔓延的水垢这些精心布置的细节,抑或恰到好处的配乐,都在细微、妥帖地契合着影片的标题。总而言之,在影片整体风格的把控上,托罗导演的驾驭能力还是十分值得肯定的。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不难想象,从影片中如此潮湿晦暗的环境中走出的是什么类型的角色——他们处在这个社会的边缘,身上藏着一个又一个难以言说的秘密,昼伏夜出,神神秘秘,如同蛰伏在漆黑水底的浮游生物。哑女艾丽萨因为生理上的缺陷被理所当然地视作“不正常”,在这个层面上,她其实与外表怪异恐怖的人鱼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惺惺相惜的感情也是水到渠成。

  《水形物语》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想要传达的仍旧是那个老生常谈的道理:以貌取人、以出身等外在条件取人都是要不得的。看似文明体面的人也许是心狠手辣的衣冠禽兽,相反,长得怪异的则可能有着一副柔软赤诚的心肠。

  但就是在这个早就被三百年前的蒲松龄讲得通透彻底的议题上,《水形物语》的表现还是不够令观众们满意。仅仅是投喂了几次鸡蛋、听了几首歌曲,再加上那句刻意的“只有他透过我的外表看到了真实的我”,女主角艾丽萨就与人鱼发展出了超越种族和生死的爱情,这样潦草的安排实在很难说服口味和审美日益刁钻的观众,至少与这份凌驾于世俗之上的感情相比,影片并没有给予它足够分量的讲述。

  此外,与故事的“套路”相一致的还有人物性格的单调刻板。艾丽萨、泽尔达、吉尔斯始终善良勇敢;上司理查德始终冷酷残暴;苏联科学家始终心怀博爱……“好人”没有缺点,“坏人”一无是处。尤其在深刻地剖白了人心善恶的《三块广告牌》的对比下,《水形物语》中的人物更显得仿佛是一个个面具,除了生硬地推动着剧情发展的“功能性”,人物从始至终没有我们很难看见他们作为活生生的人的魅力。

  很多人都评论说,《水形物语》是一部可以一眼看到结局的电影。其实自电影问世以来,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想要再在剧本上推陈出新、一鸣惊人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能把“套路”做好,也是不小的本事。我想《水形物语》最大的失败就在于它不仅落入窠臼,更犯了流俗平庸的大忌。哪怕你手握再多奥斯卡技术项的提名和得奖,对于普通观众来说,没有好的故事,没有能够引发共鸣的感情,管他什么“最佳影片”,一切都沦为了噱头和空谈。

  《水形物语》是一部有野心的电影。它设置在美苏冷战、黑人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大背景下,触及了残疾人、同性恋、种族歧视、政治冷战、敬畏自然等方方面面的敏感话题,但也正是因为步子跨得过大,所有值得深入挖掘的问题都讲得片面且笼统。什么都提到了,可是什么都没说清楚,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让影片难逃刻意逢迎的“嫌疑”。诚然,电影作为社会的产物,永远不能脱离它植根的土壤,但“社会价值”与“艺术价值”之间的平衡,仍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高倩)

[责任编辑:崔益明]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2-10 02:20 , Processed in 0.04105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