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方方质疑违规晋升 “T”诗人违规晋升 T诗人是谁?田禾

2015-4-19 17: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64| 评论: 0

  4月18日下午,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早在网上发布《我的质疑书》之前,她已向湖北省纪委实名举报,至今仍在等待结果。她不愿透露自己向纪委举报的具体时间。“我非常失望,已经没有了耐心,才把质疑书发上网。


  继去年公开质疑柳忠秧为鲁迅文学奖“跑奖”之后,4月18日凌晨,方方在其个人微博和微信公号发表《我的质疑书》一文,质疑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省作协党组在为T诗人评定职称过程中,“强行违规操作,让完全不符合规定的T诗人,得以顺利晋升正高二级职称”。

方方质疑违规晋升 “T”诗人违规晋升 记者采访原文

方方质疑违规晋升


  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文在各门户网站、微信朋友圈中迅速发酵。有网友表态支持方方,“呼唤文学良心”;也有网友认为,“只有方方这种‘刺头’才会干这种得罪人的事”。


  T诗人是谁?根据《我的质疑书》中的线索可知,T诗人为2007年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田禾。记者根据相关报道了解到,田禾在2011年评上正高四级职称后,又在2013年升为正高二级职称。据知情人说,目前在湖北省文联、作协中,仅有作家熊召政和方方本人等是正高二级职称。目前正高二级职称指标为4人。方方认为,田禾在2011~2013年未有重要作品发表,也无重大社会贡献,火速晋升有违常规。

方方质疑违规晋升 “T”诗人违规晋升 T诗人是谁?田禾

“T”诗人违规晋升 方方在微博质疑的截图


  方方在《我的质疑书》中指出,田禾因方方不同意他晋升正高二级职称,曾向方方发短信恐吓,“你知道我恨你到什么程度吗?我想让你四肢不全,或割掉你的鼻子,为自己出一口恶气,更重要的是为湖北文坛除去恶魔,那样做我就是坐牢也值得……”据知情人透露,田禾给方方的短信用语粗俗,还辱骂她,这令方方非常气愤。


  “我看到了方方的质疑书,现在已经传得满世界都是了。就凭一条短信就对我大加污蔑?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评判!”田禾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记者追问田禾此言是否意味着自己将诉诸法律?田禾表示:“现在还不敢说。我持保留态度!此外我什么都不会多说了。”


  对于田禾的回应,方方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我倒希望他诉诸法律!”


  另据湖北省文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化人称,田禾2007年获得了鲁迅文学奖,“此奖颇多非议”。方方的信中提到了他从正高四级很快升至正高二级,确属实情。他说,田禾以前确实卖过挂历、卖过教辅,后调到湖北省作协下属的三产单位,承包了方圆公司,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


  方方同时认为,事到如今,“根本的错误在于上级部门”


  在方方看来,“贪心人哪里都有”,“我们为什么要制定规则呢?就是为了限制那些贪心的人,保证社会公平。可是上级有关部门为什么无视评审规则?”


  中国青年报记者还采访了多位湖北省作协的知情人。一位要求匿名的资深编辑直言:“我就是看不惯那种乌烟瘴气!虽然我个人与方方有矛盾,田禾还是我的老相识,但我必须说,方方在质疑书中反映的情况是真实的。”


  在这位编辑眼中,田禾能进入湖北省作协“全凭造假”,而后来获得鲁迅文学奖,又获得文坛的最高职称正高二级职称,“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田禾只有小学文化,原是农民,后来靠卖挂历发家。在湖北省作协,很多人都知道他的档案是伪造的—他是湖北大冶人,但他的档案却是从黄冈调来的,因为他有亲戚在黄冈政府人事部门工作。他不知通过什么路子,以黄冈科技局干部的身份调入作协。”该编辑说,“平时田禾的作品错别字、语病连篇。他能得鲁奖,我们都认为是买来的。”


  记者从另一知情人处了解到,田禾在湖北省作协刊物《长江文艺》推选新一届领导时,曾借给当时的湖北省作协党组书记200万元,并在省作协附近的高档餐厅花5万元请客。后湖北省纪委接到实名举报材料,曾下来调查。田禾反过来“揭发”该党组书记,使得后者被调离,自己则“安然无恙”。


  耐人寻味的是,也有一位湖北省知名作家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方方本人在湖北省文坛也十分强势,对人不够尊重。“方方的话有不实之处。田禾有时做事很极端,但他本人其实很善良。”


  方方还在质疑书中指责现任湖北省作协党组书记蒋南平一直力保田禾在评高职二级职称中“顺利过关”,并不惜强硬告知方方“你可以放弃你的投票权”。


  对此,蒋南平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应:“我看到了质疑书。方方已经向省纪委实名举报了相关情况。”他表示,“湖北省纪委会有一个负责任的说法。在纪委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不方便说什么。”


  “我跟省人社厅等部门多次说过,希望能按正常程序反映问题、解决问题,但始终没有结果。”方方说。


  截至记者发稿,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尚未对方方的质疑书作出回应,由于非工作日,各处室电话也无人接听。


  华西都市报对话方方【原文】


  如此敢言为哪般?“有人欺负到我头上了”


  华西都市报:此前,因为你一条微博,柳忠秧把你告上了法庭,现在那官司还没完结。 现在您在微博上再次敢于直言,发出质疑,这么较真,是怎样的状态?


  方方:反正扛一个事儿是扛,扛两个也是扛,那就双线同时作战吧。你应该能明白,这两件事是有内在联系的。这个T诗人发给我的污蔑短信,脏话狠话不堪入目,我都没在质疑书里写出来。这样素质的人,竟然有资格获得中国文科领域最高的职称?其实吧,我虽然投了弃权票,他这个职称依然已经被评上了。但是他听说我对他的意见后,还发短信威胁我的人身安全,我就没法忍了。我并不是一个愿意惹事儿的人,但是如果谁欺负到我头上了,我还是要反抗一下的。我有时候也感到很悲凉:正是很多人有隐忍的心态,别人欺负到自己头上了,还不敢发声保护自己,这样也助长了那些欺负人的嚣张气焰。


  华西都市报: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您也可以不去理会这些人,这样就可以免得牵扯进去,耗费您的精力?


  方方:我这样做实际是事出无奈,有“自证清白”之意。因为他的朋友在外说,上面不敢处理T,是因为他手上有方方的把柄。他的朋友说将来他要写湖北文坛的回忆录。你想想,我几乎成了被迫反抗了。不然以他们造谣生事的能力,人们会以为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我这是没办法。我真的不想理会这些事情,但是很无奈,真的很无奈。我只是投了个弃权票,并没有四处找人反对他,他就发一系列带有强烈人身攻击色彩的威胁短信给我,让我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我只好自卫。其实我这些意见,早就通过明规则,反映给相关单位或人士,从去年六月开始,想想那是多么艰难的过程。事到如此,我只好通过微博发声,这实际是一个无奈的人向社会有正义感的人们寻求帮助。


  华西都市报:这些事情肯定会牵扯您很大精力。写作受影响,也不在意吗?


  方方:肯定会影响写作时间。但人生不只是写小说一件事。一旦倒霉,遇到这样的事,在一让再让的情况下,我无非选择了不如面对。


  华西都市报:您这个质疑书影响很大。您在质疑书中,明确质疑的对象:湖北省人社厅。在质疑书发布以后到目前,他们主动回应您的质疑了吗?


  方方:还没有。不管是正式的还是私下的,都没有。我想,今天是周六,他们的反应没那么快吧。


  华西都市报:您一直这么敢于直言,坦白说,这些都有可能影响到您本人的现实生活,包括您的工作职务。 您考虑到了吗?


  方方:最坏的结果,就是不当湖北省作协主席,这不算什么坏结果。我早就不想当了。只是一旦辞职就是事件,我也不想多事。如果湖北官方免我的职,我会很高兴地接受。套一句电影台词:我不想当这个作协主席已经很多年了。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1-14 08:34 , Processed in 0.04016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