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年轻人是“真穷”还是变得“更会哭穷”?

2016-7-20 16: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1| 评论: 0

  互联网创业圈|导读:日本学者三浦展在《下流社会》一书中提出中产阶级下流化的概念,他认为过去二三十年一向稳定的日本中产阶级正在萎缩,年轻一代从中产跻身“上流”者凤毛麟角,沦入“下流”者却源源不断。中国也在经历这个过程吗?

  前几天有媒体设置了这样一个议题:年轻人真的变穷了,变得更穷了。

  依据是国家统计局的一组数据:2005年,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是城镇职工的104%,10年后的2015年,大学毕业生只有城镇职工月薪水平的71%。还有10年增幅,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增长232%,而城镇职工平均月薪增长338%。

  以大学毕业生的起薪高低作为判断穷富的标准,判断他们是一个失落的阶层,又把毕业生作为年轻人的代表。

  这个逻辑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大学毕业生起薪本来就偏低,“起薪”的含义就是最低额的工薪,一般都比正常薪水偏低不少,用大学刚毕业的起薪,跟城镇职工的月薪来比较进行贫富衡量,明显不对等。刚刚参加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也不能代表年轻人这个群体。

  年轻人是一个庞大且模糊的群体,群体上很难界定,穷富也很难作数理统计,无法笼统地说一个群体变穷还是变富了。就拿在媒体工作的年轻人来说,就有很多差别。

  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传统媒体,年轻人收入可能降低了,变穷了,尤其是刚大学毕业的,没法儿跟几年前都市报的黄金时代比;而本就不依赖市场、有财政支撑的媒体,年轻人的收入没有太大变化;新媒体从业者则不一样,收入可能变高了:而新媒体内部收入又有差别,从事内容生产的可能就没有从事技术的年轻人收入高。

  说某个地区、某个行业、某个年龄段的人收入降低了,前面加很多限定词,哪里会有“年轻人变穷了”听起来干脆过瘾、引人注目和耸人听闻,能起到让人过目不忘的传播效果。

  人们在设置议题时迷恋这种简单粗暴的全称判断所带来的刺激效果,厌恶严谨的限定和保守的判断带来的平庸。

  很难对年轻人的贫富状态作整体的判断,那种让人觉得穷的感觉——可能不是整体收入降低了,而是比过去更会哭穷而已,传递了“变穷了”的幻觉。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05年全国城镇在岗职工平均月薪1530元,2015年全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月薪4467元。据北京大学课题组数据,2005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1588元;据第三方调查机构麦可思数据,2015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3694元。

  数据显示,2005年,大学毕业生月薪是城镇职工的104%;10年后的2015年,大学毕业生只有城镇职工月薪水平的83%。

  再看10年增幅: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增长232%,城镇职工平均月薪增长338%。这是未考虑通胀的结果,但通胀对所有工薪族的影响应该是相似的。

  在今天的网络和社交媒体上,哭穷是一种政治正确,而炫富则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网络的基本情绪就是反智和仇富,炫富会在道德上受到集体攻击。

  哭穷会被同情,炫富会受敌视,所以,网络呈现出的基本取向就是哭穷,生活比过去好了,他不会公开、高调地说,闷声大发财嘛;而如果日子没过去滋润了,他一定会在社交媒体抱怨。全媒体让人们更多地看到这个世界那些奢华,以直播的方式看到诸如“一个自媒体广告就拍出数千万天价”的财富神话,更会产生一种相对被剥夺感:收入和财富增加了,却感觉变穷了。

  跟过去相比,今天的年轻人比较的对象不一样,比较半径也大多了(比如,今天再有钱,可相比一套房,立刻觉得自己很穷了),更会产生穷的感觉。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自媒体赋予了人们更多的表达机会,尤其是年轻人掌握着话语权,他们更习惯以哭穷的方式主张自己的利益。

  自媒体的话语权,使他们夸张矫情的哭穷声更容易被设置成一个受到关注的议题,而真正的穷人,因为缺乏话语权,穷到无法让自己的贫穷受到普遍的关注。

  青年贫困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现象。英国卫报对此展开了一项调查,结果发现,除澳大利亚外,在英、美等几个经济体中,年轻人的收入增速远低于国民收入的增速,并且这些我们称之为“80后”“90后”的年轻人群体,相比他们父辈年轻的时候赚得更少,也就是说,代际之间财富鸿沟显著。

  《卫报》报道,英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考虑通胀因素后,英国25~29岁年轻家庭的平均可支配收入低于2004~2005年的水平——从当时的3.19万英镑下降为3.1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9.18万元)。

  在法国,没有稳定工作、没有住房的“漂一代”有很多。

  因为找不到全职工作,这些年轻人只能“漂来漂去”地到处打零工,随时面临失业的风险。

  法国《世界报》报道称,法国的失业率已达到二战之后从未有过的高水平。每4个失业者中就有一个不到25岁。

  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该国有1/5的年轻人生活在贫困线下。

  英法两国年轻人的现状也是整个欧洲年轻人的现状。

  30年前,欧洲年轻人的收入高于平均工资水平,但现在许多年轻人的收入比国家平均工资低20%。

  退休工人的工资却在不断上涨。

  对此,《卫报》在日前公布的关于年轻人未来前景的调查报告中称,“80后”、“90后”是欧洲社会中“受益最少的群体”。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国家债务危机、工作岗位紧缺、经济全球化和房屋价格上涨。无论是在美国、加拿大还是西班牙、意大利,年轻人的收入,其实是拖了社会平均水平的后腿,其中以意大利为最,年轻人的收入增幅竟然比社会平均水平低了19个百分点。

  年轻人需要安家置业,需要娶妻生子,其支出通常要比退休人群高,因此也需要相匹配的更高的收入,但现实就是怎么残酷。

  在中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年轻人也深受收入减少的困扰。根据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的统计,2012年,台湾未满30岁、30至34岁、35至39岁三个组群的平均年所得,都低于15年前的水平;同样,香港《各世代大学生收入比较研究报告》指出,按通胀调整后,不同年代的大学生无论在起薪点或及向上流动的加薪速度,均有明显下降。

  作为国家未来的年轻人的状况,如果变得比其父辈更穷,将带来极大的隐患!

  来源: 凤凰网

  互联网创业圈|编辑/原创发布

  关注:互联网创业、科技创业、企业管理咨询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1-2-25 15:37 , Processed in 0.09382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