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历史 查看内容

揭秘修复师:天价艺术品的“守护神” 必须是“多面手”

2016-7-14 20: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5| 评论: 0

原标题:修复师 天价艺术品的“守护神”

揭秘修复师:天价艺术品的“守护神” 必须是“多面手”

揭秘修复师:天价艺术品的“守护神” 必须是“多面手”

揭秘修复师:天价艺术品的“守护神” 必须是“多面手”

揭秘修复师:天价艺术品的“守护神” 必须是“多面手”

揭秘修复师:天价艺术品的“守护神” 必须是“多面手”

  当你被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的天顶画感动得热泪盈眶时,或许并不知道这已不单纯是米开朗基罗的杰作了,它融入了大自然的洗礼和修复师的“妙手回春”。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修复师是个带点神秘感的幕后群体。而借着中国美术馆举办“国家美术藏品保存修复国际研讨会”之际,记者得以走近这些国际知名的修复师,揭开他们的面纱,探寻修复工作背后的秘密。

  揭秘

  修复师必须是“多面手”

  修复师的工作只是一件单纯的“技术活”?修复师做到“术业有专攻”就能很好地完成工作?除了修复之外,修复师不需要承担其他的工作?No!No!No!优秀的修复师还必须是个“多面手”。

  必备条件一 跨学科的知识储备

  国际博物馆协会法国地区行政官宝林女士,一直致力于开展中法之间关于纸本保存修复之间的合作。她认为,修复师是一项全方位的工作,“修复工作绝不仅仅是一项‘技术活儿’,还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比如材质的情况,制作流程,了解材料的老化问题,还要了解各种物理和化学的过程。除此之外,还要挖掘跟作品相关的文化、艺术的背景知识、作品的创作过程等。”

  宝林曾在卢浮宫学院学习艺术,在巴黎第四大学索邦大学学习文物保护,后来前往国家遗产学院修复部工作,由此看来,跨学科的知识储备也是成为优秀修复师的前提条件。“在法国,做修复师不可以有任何犯罪记录的,同时也不能参与与文化保护有关的商业活动。而在成为修复师之前,对于历史知识、与修复专业技术的学习等,至少花去十年的时间,而一些辅助学科的学习至少要在上岗一年之后完成。比如我专注研究亚洲纸本保护,那还要学习相关语言,至少不能把拓片上的字放反。”

  在宝林看来,修复师要在工作中做到不偏不倚,不能根据藏品的商业价值来决定保护力度,而在跨国藏品保护项目时还要对艺术信息进行充分了解。“在纸本修复之前,你需要问自己,它来源于哪里,是不是系列藏品中的一部分等,要就手里的资料进行进一步挖掘,延伸到更广泛的领域,也就是说要沉浸其中又要超乎其外。”

  备条件二 良好的沟通能力

  在大英博物馆文物保护和科学研究部主任Anna Bulow女士看来,招聘修复师时,技术能力并不是唯一的考核标准,还需要考虑其与人沟通的能力,“不仅仅是与公众沟通,还有与馆内其他部门同事沟通。因为技术能力是可以被培训出来的,但是与人沟通的能力是教不出来的,毕竟在博物馆工作并不是孤军奋战,而是要做好团队合作。”

  英国泰特美术馆修复部主任Deborah Potter女士也对此深表赞同。“今年6月底,英国刚刚召开了修复工作研讨会,专家们一起探讨了修复工作的变化。而我们达成的共识就是,现今,博物馆对修复师的知识技能和综合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要求修复师不仅仅有专业技能,还要强调他们的沟通能力和影响力。”

  宝林称,在实际工作中,修复师的选择并非百分百恰当,而对于一件藏品的处理决策不能由修复师单方面提出,因此,修复师要对可能出现的错误具有预见性,还要和其他工作人员加强合作,这当然又要发挥修复师的沟通能力。“当然,不管我们怎样努力,任何的修复措施都是受时代和已知知识的限制,所以在修复工作中,怎样谨慎都不为过。最恰当的修复方式往往是经过多方协商研讨的基础上做出的。”

  额外工作一

  参与藏品收购

  “修复师还会参与到藏品的收购计划中。”Deborah Potter介绍说,“馆里会定期举办相关的收购会议,在决策过程中,藏品组和保护组需要探讨藏品的相关风险和潜在成本,这些最终都会汇总成购前报告。报告首先要总结藏品目前的状态,如果状态不好就涉及收购后的修复工作。之后大家要给藏品提供风险评级,包括购买后藏品的保护、维护有什么风险,还包括装裱、后续运输和储存等,修复师会参与到其中的许多环节中。”

  额外工作二

  做好保护预案收购

  中国油画院绘画材料技法与修复研究中心主任邰武旗先生,是一位独立的修复师和策展人。而多年从事修复研究和相关教学工作的他,也早早意识到,修复师不能停留在传统的修复工作上,还要与时俱进,做好相关的保护预案,甚至为艺术家提供创作前期的物质安全设计方案和操作风险评估。

  在著名艺术家尚扬的作品《浴竹图》中,邰武旗就参与了前期的创作。为了完成这件以竹子等为原料的拼贴作品,邰武旗还亲自和尚扬一起去采竹子,“竹子上面的叶子大概会在什么时间掉下来,如果不希望它掉下来,我们需要怎么处理?”在邰武旗看来,这类作品在后期的维护上肯定有风险,因此更要提前做出详尽的计划。

  藏品修复的原则和理念

  近期,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部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专题片,生动地介绍了故宫文物修复者的工作过程,向公众展示了修复工作的神秘场景。然而,基于藏品的不可复制性,修复师在面临修复决策时,往往还要进行更多的思考和权衡。正如书画修复界的元老冯鹏生所说,“书画作品的修复与保护其实是一门科学”。

  问题 修复是否需要去除历史痕迹?

  1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副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沈阳,也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硕士生导师、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库成员。在沈阳看来,在进行艺术品和传统书画修复时,其目的在于它的自身价值的保护,而不仅仅考虑外观。“在此基础上,对中国书画的修复,是否会影响它的真实性和价值?我认为,在修复过程中,不仅仅要保护能够看得到的东西,还应该保留岁月留下的痕迹和其背后的历史故事。而这些往往容易在修复工作中忽略,但是确是受到文化遗产保护界认可并努力实践的。”

  沈阳举例说,“一件古代书画作品,由于时间的关系,局部人物形象的表面颜色有些变色、沉淀和污损。在修复之后,清除表面的污损、恢复了原来的色彩。类似这样的修复,从作品本身来说,更接近于原作,但是作为藏品来讲,这样的修复是不是影响到了它的真实性,而忽略了历史的演变过程?”

  在沈阳看来,在现今的修复工作中会大量引用现代的技术手段,因此修复工作实际上是一门平衡的科学,而如何让保护历史和修复取得平衡点,就成了修复师必须要做的工作。

  基于此,沈阳提出了这样一种观点。“一件作品是由三段历史组成,原作者的作品、留下来的历史、保护修复产生的新过程。而对于保护和干预者,各种形式的修复都是在创造一个新的历史。修复者应该说是第三历史的作者。在真实性方面,首先要诚实、诚信,对于作品在不同时期、不同历史阶段反映出来的内容都应该告知公众,而不是有所隐瞒。”沈阳称,修复师在修复过程中,在坚持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也要把握好度。

  问题 修复是为了回到过去,还是走向未来?

  2

  在谈到藏品修复时,我们经常会提到一个词——修旧如旧。但是在卷轴绘画修复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研究生导师陆宗润看来,“修旧如旧”的时间跨度其实非常难以掌握,而这样的形容也过于笼统。“一件作品传了500年,脏了,需要洗到什么程度?过一段时间它还会变脏,那么,到底回到哪一年的‘旧’,在实际操作中存在许多歧义。”

  在陆宗润看来,修复中要重视作品的诉求,首先是补完造型艺术的需求,二是满足古意的需求,三是满足修补残缺的需求。“修复不是为了回到过去,而是为了走向未来。修复的目的是为了使艺术品的人文价值得到充分体现,使作品恢复到当下的美。”陆宗润认为,要根据修复对象的特点,设计一个符合艺术品的个性化的修复方案,还要兼顾其物质特性、艺术审美和历史价值的统一,修复工作始终是在保证科学和艺术审美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对可能复原和不可能复原的部分进行甄别处理,以最低限度的复原方法实现画面的整体性和统一性,从而使其最大限度地长久传承,而不是追求完美。

  问题 修复要遵循可识别原则,还是不可识别原则?

  3

  油画修复专家、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文物修复系教授司徒勇认为,修复技术不可能是完美的,过去的修复技术造成了损害,而目前的修复技术也可能在将来被证明是有害的。

  司徒勇特别谈到了油画修复中的“可识别原则”,也就是添加的古色和原色之间的区别,可识别原则要求在任何情况下所有对画面缺失的补偿都必须是可识别的,这是为了忠实于作品的历史性和真实性。然而,如果补得不错,可识别补色本身就会将观者的注意力吸引到自身,从而成为干扰因素。“和可识别补色相比,当代修复理念更加强调的是艺术的美、风格、颜色、材料这些承载作品意义的特征,其价值是来自于它们对观者所作的表达,而不是于真实性的观赏。因此在今日,如果有助于意义的表达,不可视补色被认为更符合修复道德。”司徒勇称。

  有趣的是,在实际修复工作中,身兼修复师和艺术家双重身份的司徒勇,也会因为不同身份而倾向于不同的修复策略。“我们无法向已经去世的艺术家征求他们对于补色的看法,但是我所遇到的艺术家,都不愿意在自己的作品上看到可识别补色。作为修复师,在特殊情况下,我经常会使用可识别补色。然而作为艺术家,我还是倾向于不可识别补色,因为我更偏向自己作品的画面和形象的完整性。而不可识别补色依然可以被常用的检测手段识别,只是这个检测手段不是肉眼,而是紫外线灯。”

  在司徒勇看来,有关修复原则和理念的讨论一定会继续下去,但是与过去相比,当代修复理论更加注重修复对象的作用和功能,它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意义和价值,注重利益相关者对修复决策过程的参与以及保存修复的可持续性。“当代修复理念更加注重被修复对象和文化背景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要求更多的适应性,避免用某一种通适的原则去对待不同需要的对象。这给修复师进行判断和决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张硕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7-24 01:41 , Processed in 0.02844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