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易谦:母亲与茶

2016-6-20 02: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4| 评论: 0

◎易 谦

  母亲生在陕西镇坪县城关镇文采村。1945年毕业于本县最高学府“国民保小”,是全县两名读到6年级的女生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参加工作,做过护士、小学老师,1964年响应号召下放农村。1968年父亲工作调动,我们兄妹三人随母亲从茅坪公社迁居卧牛池——复兴公社国庆一队。这是南江河与浪河交汇处左岸的一面山,二十几户住家,一百来口人。

  生活的煎熬使母亲学会了抽烟、喝酒、喝茶,样样都来,还教我抽、喝。我回乡后有近一年时间在县委通讯组或文化馆干事,每天4毛钱交队上记10个工分。母亲夸我挣的是“轻省劳动日”,很惯我。我也干过重活,盛夏季节薅二道草,顶着酷暑拖着薅锄满山跑,扛不住。“吃烟”(工间休息)时,母亲心疼地喊我到她身边,取出一包“秦岭”牌香烟,往我眼前一比划,笑眯眯地,“吃一根?”惯我喝酒,也是如此,攥着酒瓶对我一晃,笑眯眯地,“就一杯!”

  母亲喝了将近一辈子的酒,没有谁见过她醉。她63岁戒烟、73岁戒酒,唯有喝茶,一生不改。

  卧牛池并无成片茶园。房前屋后,这里几丛,那里几蔸,没人施肥,没人剪枝,似上天所赐。因地处大巴山深处,清明节前茶叶新芽过于细嫩,一定要到谷雨再采。茶的味道则要看谁采谁制,出处不同,味道各异,而母亲只认刘家婆婆采制的茶。

  刘家婆婆地主成份,时年60多岁,永远穿自己缝的蓝色大衣襟,虽补丁摞补丁,却很是干净、利落;坐有坐相,站有站相,不卑不亢,说起话来头头是道,从不“戳是弄非”。队上人夸母亲“茶饭好”,很会做菜,她却说“我算是赶不上婆婆的茶饭好!”这种评价通常指向厨艺而忽略茶,母亲推崇的,正是婆婆采茶制茶手艺。她说“唯数婆婆做的茶香,喝一口,嘴闭住,用鼻子呼吸,喉咙里满是兰草花的气气,‘封了相’,么子茶都比不上!”1978年我考上大学后,母亲每年5月给我寄包裹,里面是写给“谦儿”的家书,繁体字,娟秀,流畅,还有婆婆采制的新茶。每年农历8月,母亲将新鲜桂花装入配过明矾水的罐头瓶密封保鲜,待我寒假探亲回来,她先往那只墨绿色搪瓷缸里放一大撮茶,再用竹筷小心翼翼从罐头瓶里夹出几瓣桂花掺入其中,悉心冲泡。母亲姓李,名桂芳,我曾与她开玩笑,“就把这叫‘桂芳茶’么样?”

  1984年,母亲恢复城镇户口。之后20的余年间,她到我所服役的兰州军营住过,来西安住过,去珠海呆过。每逢娘儿俩在一起喝茶,她总说外面的茶不及婆婆的有“口劲”,嘴里念叨的,也总是卧牛池的人和事。

  2006年初,母亲已预感不久于人世,悄悄为自己购置了绣有龙凤图案的大红色棺材罩。4月中下旬,我陪了她20多天,她的肺气肿病已经很重了,直不起腰,喘不过气。她说并不怕死,就怕病久了拖累后人,让我给她照了相;5月中旬,连上街都举步维艰的她竟要去一趟卧牛池。乡亲们留她,她不住,说78岁的人了,不方便,为此步行六七里路住进我堂兄家。虽已过谷雨季节,母亲还是在地里采了“二道茶”。她能吃能喝,在堂兄家过了最后一个端午节,回城十天后于6月6日因感冒住院,次日上午去世。

  她走得如此淡定从容,我仿佛也参与实施了她那“完来大璞归天地”的预谋,帮她办了件人生最大的事,那一刻,我依偎着在母亲遗体身旁,低头在她余温尚存的脸颊上亲了亲、吻了吻,心中充满神圣感庄严感,没哭。

  母亲随遇而安,懂得品尝生命深处微苦之后的一缕甘甜;母亲与人为善,宽厚仁义,深谙“致和、导和”之理;母亲内心清静,坦然面对生死,虽不知什么“备器布席”、“扫雪煮茗”,却能把茶往简单里喝,诠释了茶的大道。

  敬爱的母亲,且待儿奉上一杯香茶!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17 05:35 , Processed in 0.04139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