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快鹿百亿兑付胶着 高层内斗致资产变现夭折

2016-6-18 23: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7| 评论: 0

  高层内斗致资产变现夭折 快鹿百亿兑付胶着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快鹿集团在解决100亿元兑付危机中途再度遭遇波折。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6月15日,距离第一阶段兑付即将启动的关键时刻,上海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百亿资产兑付主导者的徐琪,突曝离职消息,原因是不在境内的原主席施建祥对其不信任,同时集团高层对其作出的资产处置方案处处阻挠。其后,快鹿集团发布公告,进一步证实徐琪辞职一事,但表示不管快鹿经历何种人事变动,都会尽全力保障投资者利益。

  自今年3月爆发上海快鹿集团因资金链断裂后,超过百亿的兑付问题就像一锅糨糊没有头绪,也让投资者和外界看不到这家曾经大型的上海民企“起死回生”的希望。

  “快鹿集团出事后,原本没有实权的徐琪上位,可能是这家民企背后各方利益以及股东们妥协的结果。一方面徐琪出面收拾残局,无论成败都不会承担责任;另一方面,当徐琪对快鹿的资产处置工作真正触动这些高层残存的利益时,他们又跳出来搅局,千方百计阻挠资产出售的进程。”一位熟悉快鹿集团内部情况的匿名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无论此前出售华瑞银行股权,还是与苏宁众筹产生的口水战,以及徐琪发出的对神开股份股权的转让所遭遇集团高层的掣肘的消息均如此。

  “假如就按照这个进程,又要实现百亿资产兑付,又要盘活快鹿这家民企,恐怕下的只是一盘死棋。”上述人士说。

  处置资产困难重重

  超过20万投资者,兑付金额超过100亿!原本还有半个月第一批投资人(主要为老弱病残投资者)有机会领到一部分本金,如今看来也将泡汤。

  6月15日下午,本报记者了解到,在快鹿集团总部,上演了一场曾经“消失”的快鹿高管层与已发离职消息的董事局主席徐琪之间的“对质”好戏,现场挤满了投资者。

  “快鹿集团旗下诸多平台,还有实业公司,这家公司虽然曾经一直由施建祥掌控,甚至现在还牢牢把握在其手中,但是毕竟涉及投资人太多,由于种种原因施本人短期内估计也无法回来。不过快鹿旗下的子公司并非只有施建祥一人出资,还有其他很多股东,而这些股东有些是集团的管理层,有些是代言人在集团中任职。当初投资的时候,也有其他股东利益在里面,现在要处理资产,他们肯定要出来阻挠。”前述匿名人士指出。

  事实上,徐琪对外发布的辞职报告大放“猛料”:称其担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的77天中,因为集团相关人员的不配合导致用以兑付的交易夭折,并让施建祥对其产生了不信任。

  “我上任后才得知业祥实际只拥有13%左右的神开股份,而另外15%只是一个投票权和收购权,被告知需要在5月中旬左右支付另外的6.8亿元(收购价格是8.8亿元左右,已经支付2亿元定金)来完成收购,否则违约。我多次要求查阅相关的收购文件,被告知不能看,相关的负责人也完全不配合提供。”徐琪在辞职报告中如是称。

  在辞职报告中,徐琪进一步称,直到4月底,眼看违约期临近,他开始了在没有任何相关收购文件的情况下配合寻找合作方,后经过施建祥老合作方的推荐,开始了和东和昌集团的合作谈判。在谈判中,对方提出需要拿到相关的文件才能真实签约的合理要求。

  报告称:“在我和施建祥多次沟通要求下,他才同意我采取强制措施从相关负责人那儿获取文件。后经集团几位员工对项目负责人多方施压,才终于在5月5日拿到相关文件。快鹿投资集团也在5月8日成功和东和昌签署了合作协议,对方支付9.2亿元控股业祥投资集团,并给予快鹿投资集团收购28%神开股份的‘中古瓦娜基金’30%的份额。”

  对于处置神开股份股权的来龙去脉,徐琪在辞职报告中已经显示出“回天无力”的无奈:原本这对快鹿投资集团来说,是一份完美至极的合同却遭到了以项目负责人为主的强力刁难质疑,最后3次在工商登记办手续的时候,都因为集团相关人员的不配合而夭折,导致对方放弃了此次交易。

  6月16日,处在停牌中的神开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某收购方与顾正、王祥伟、袁建新等自然人、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关于神开股份的《股权转让协议》、某收购方与业祥投资签署的《借款协议》以及顾正、王祥伟、袁建新、高湘、顾冰等自然人股东与业祥投资签订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这也意味着,随着三份协议的公布,徐琪对于神开股份股权的处置所做的种种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兑付已进入“死局”

  “原本徐琪希望引入外部资金完成对神开股份的绝对控股,先解决燃眉之急,再通过资本运作等到神开股份复牌后股价大幅上涨,获得巨额利润。但是这样的方法固然可以得以渡过眼前的难关,但是快鹿背后的利益方不肯放手,因为这种方法会让快鹿失去神开股份的股权。如今鱼死网破,谁也得不到好处,对于停牌中的神开股份来说,恐怕也失去了被炒作的机会。”对此,一位快鹿内部知情人士表示。

  对于快鹿集团接下来将如何履行之前许下对投资者的诺言,则已经难言乐观。

  “徐琪将近三个月的努力,到头来是一场空。拿回来华瑞银行1.5亿元的股权投资和中科招商1亿元的投资,根本填不满窟窿。而作为最重要最值钱的资产神开股份的股权,快鹿的关键利益人又不肯卖。快鹿想要安然度过危机很难。”6月16日,有市场人士直接指出。

  6月15日当天,有投资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并不希望看到徐琪离职,不然“将死”的快鹿集团无人接管,最终损害的还是全体投资者。

  在前述快鹿内部知情人士看来,快鹿集团之所以突然间崩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民企公司治理结构的不规范。在上演徐琪与快鹿原高管东虹桥担保公司董事长黄家骝之间的“对质”时,徐琪就质问后者缘何在3月集团出现资金链危机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在要处置神开股份的股权时,却又突然出现阻挠其行使权利,还质问黄家骝欠公司几千万资金何时归还。

  “快鹿百亿资产兑付牵涉到的还不仅仅是保护投资者利益问题,还有现任管理层与原来高层之间的利益之争。如此错综复杂的资产兑付方案,徐琪愿意接下这个烂摊子,应该有他作为职业经理人的手腕和方式,外界不得而知。” 这位知情人士称,原来的利益方心中有忌惮,假如通过半年时间完成资产兑付,快鹿集团却已经成为一个空壳;或者快鹿原来的股权架构已经完全颠覆,老股东全部被清理出局。恐怕这都是快鹿现有的一些高层甚至境外的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所不愿看到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投资者想要在7月如期拿到本金,已然无望。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2-11 08:51 , Processed in 0.04412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