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一将功成万骨枯 谁将成为滴滴和Uber决斗的牺牲品

2016-6-4 10: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3| 评论: 0

  滴滴宣布获得苹果投资10亿美元后不久,Uber宣布获得来自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35亿美元的投资,滴滴随后宣布,自己的本轮融资额度超过35亿美元。两家互联网约车巨头的竞争从穿梭在街头巷尾的司机乘客延伸到危坐在摩天大楼里的财团权贵,如同高速旋转的黑洞般,吞噬着所经之处的财富。尽管两家企业都给了投资者 “很快盈利”的承诺和“前途无量”的蓝图,普罗大众也在享受着网约车带来的快捷和低价,但隐藏在行业背后的伦理困局,却被人有意无意的忽视,这些现在看起来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聚沙成塔,成为埋葬巨头的坟茔。

一将功成万骨枯 谁将成为滴滴和Uber决斗的牺牲品流浪的司机没有归属的群体

  无论是Uber还是滴滴,都将其平台上的司机定位为“兼职者”的角色,将运营的车辆定义为“闲置资源”,将其模式定义为“共享经济”。这三种角色,使其规避掉了为全职工作者提供各种福利津贴的成本。

  然而事实上,Uber和滴滴都在采取各种措施,鼓励司机们从兼职向专职转化。在美国,uber发起了一项计划——通过次级贷款机构,为那些没有工作、没有车辆的人提供进入运营行业的入口——他们的目的就是通过次贷,让这些没车的人按揭购买车辆,加入自己的车队。而滴滴推出的“创业伙伴计划”,和Uber有异曲同工之妙。

  和“创业伙伴计划”这种明显的手段相比,司机端的高额补贴隐藏的更深。“单量越多,补贴越高”就是变相鼓励司机延长工作时间,从兼职向专职转化。这也是Uber和滴滴补贴的主要流向,用低价留住乘客,用高价留住司机。

  近日,在全国各地爆发的网约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的激烈对抗以及部分城市网约车司机的停运抗议,都在暗示,网约车司机早已经不是上下班拉外快的兼职群体,而是将运输当做安身立命渠道的有组织工种。但这个群体,没有福利津贴,没有医保政策,更无所谓上升通道,有的,只是在补贴刺激下拼命赚钱的渴望。

  网约车刚刚兴起不久,在三四年的时间里,这些人可以忍受没有归属,没有保险、没有福利,没有退休的工作。但司机,和其他工种相比,可以归到“高危”工种,职业风险、职业病,都是隐藏的成本。在正规的公司、企业平台上,这种成本由企业、个人、政府三者合力进行分担,但在滴滴和Uber平台上,因为“兼职”的身份,所有这些隐形的成本最终只有司机自己来扛。

  如果有人把“网约车”当做毕生的职业追求,他迟早会发现,自己在从事一场“奴隶”般的劳动:没有定价权,没有福利,甚至没有自由——当你把开车当成一种职业的时候,还有其他行业可以进入吗?

一将功成万骨枯 谁将成为滴滴和Uber决斗的牺牲品

  狂欢的乘客 针尖上跳舞的人

  在出租车时代,如果我们上一辆出租车,潜意识里我们上的一家出租车公司的车,假使乘坐途中出了问题,我们要找的可以是司机,也可以是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公司会成为我们穷追猛打的对象。现在我们用网约车,潜意识里还是会觉得自己上的是一个公司的车,我们会说“我打了个滴滴”,“我打了个Uber”,但正确的表述应该是“我打了个男的开的比亚迪,车牌号是XXXX”,或者说“我打了个中年大叔的凯美瑞,车牌号是XXXXX”。因为无论是滴滴还是Uber,都不会大方承认,这车我们公司的。我们是个平台,我们没有车,我们没有司机。

  将司机定义为“兼职”的另一种好处,就是可以在出现意外时,迅速的撇清关系。如同你在新闻里看见警察打人,马上就会有发言人出来声明:这是临时工。

  Uber司机枪杀六人,滴滴司机抢劫杀害女乘客的时候,两家平台的回应中都声明,司机注册时没有问题,资质齐全。但问题就在于,两家平台对于“资质”的要求是否太低?

  当司机和平台的关系已经处于松散状态的时候,再放松入行“资质”会不会放大乘客所要承担的风险?在传统出租车公司里,公司在行使着对司机的第一层监管,包括准入机制和事后惩罚,但在C2C的网约车平台上,平台没有精力也不愿付出成本去实现最基本的安全保障,司机群体整体的“放养”状态,让整个出行市场都陷入一种无序和混乱,而最后要承担风险的,就是乘客群体。

  现在弥补这个风险的,是钱。乘客坐车便宜,司机有钱赚,没有人会在乎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悲剧,当价格回归正常的时候,乘客会要求自己得到涨价后应有的服务,司机会要求自己得到收入减少后的理解,不可调和的矛盾,最后导致的必然是不可调和的冲突。

一将功成万骨枯 谁将成为滴滴和Uber决斗的牺牲品
卡拉尼克声称Uber在美国市场已经实现盈利,滴滴副总裁也声称在中国400个城市的300个城市已经盈利,但两家还在马不停蹄的融资。一方面是“账面上有大笔的流动资金”,一方面是世界各地找钱,这种矛盾里总有一个是真相。或者是钱烧的差不多了,需要补给,应对新一轮厮杀;或者的确还有钱,也快盈利了,但目前的盈利撑不起自己的估值,需要为下一个故事做储备。至于真相是什么,我比较倾向前者。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1-4-11 16:03 , Processed in 0.09009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