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捡牙膏皮成湖北首富,破产入狱再创业成就身家百亿

2016-5-23 15: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4| 评论: 0

捡牙膏皮成湖北首富,破产入狱再创业成就身家百亿

  从草根崛起为湖北首富,转而为阶下囚,再到复出创业,兰世立经历了过山车似的跌宕人生。这些戏剧性的变化,既缘于兰世立强烈的欲望和张扬的个性,也刻着这个时代诡谲的印迹。

  序言

  生于1966年的兰世立,今年50岁了。

  风光正盛的时候,他曾带着王石去探望在狱中服刑的牟其中;后来,却轮到王石去探望与牟其中关在同一个监狱的他。出狱两年后,“不服周”的湖北佬兰世立,玩起了“互联网+旅游”,争议中再次资产百亿。

捡牙膏皮成湖北首富,破产入狱再创业成就身家百亿

  他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像是电视剧才会有的情节,从一无所有到腰缠万贯,锒铛入狱,再创业成功。强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敢想敢做,毅然辞去铁饭碗

  对很多人来说,兰世立是个谜一样的人物。他出生于湖北武汉,身高不到1米7,是典型的湖北小个子,但他身上蕴含的能量却非常惊人。

  一般人很难说清,兰世立的主业是什么。在过去的十几年,他插足过电脑、餐饮、房地产、广告、交通、投资、旅游、航空、电信等二十多个行业——几乎涉及了所有不同时期的热闹行当。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为什么要有主业,当一个行业还没有起步的时候,我介入,等把它做到一定的高度,我就会把资金撤出来,盈利就可以了”。

  兰世立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早年父亲给其取名叫“兰四立”,他嫌不够大气,自己改成了“兰世立”。大哥和二哥先后都当过兵,兰世立则顶了父亲的公职,20岁时,他在武汉市商业局做售货员。

  “你不就是个售货员吗?”因为受了同事这句话的刺激,兰决定考大学。几年后,他成了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的学生。

  在日后的演讲中,兰经常提及他在大学的艰苦生活:为了攒生活费,到处捡牙膏皮。一次,混进了武汉测绘大学的女生宿舍,还差点被当成流氓抓了起来。他还到工地上搬过红砖和水泥,经常被磨得满手是血。

  研究生毕业后,兰被分配到了湖北省委,成为一个当时令很多人羡慕的国家干部。后来海南建省,他又主动要求前去当志愿干部。但不久之后,他就辞职回武汉创业了。

  在《东星十八年》中,他记叙了自己早年的创业经历。兰在书中说,东星的创立,与自己的生日有关。因为家里穷,兰从未过过生日。1991年6月5日这天,一个朋友邀请他去一家餐馆吃饭,甫一落座,便有人蒙住他的眼睛,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一个“祝兰世立先生生日快乐”的蛋糕,令他热泪盈眶。那天,平时不喝酒的他来者不拒,喝得一塌糊涂。当晚,兰失眠了,“想着自己已经25岁,却还一事无成,既无事业,也无爱情,既对不起自己,也对不住父母”。

  于是,他决定干一番事业——辞去公职,创办自己的公司。公司的名字他当晚就取好了,叫“东星”,意为“东方之星”。“我不仅要创办自己的公司,还要把公司开到世界各地,让东星的旗帜飘扬在世界的每个角落。”

  因为担心自己临阵退缩、不敢丢掉铁饭碗,天快亮时,兰又爬起来写了份辞职报告。当时,他身上仅有270元人民币和一辆长征牌自行车。离职干什么,他一开始并没有底。

  白手起家创业,成就亿万富翁

  1990年代,经商还是件让人瞧不起的事情,申办一个营业执照都很困难。

  兰世立进军的第一个行业是电子计算机。他称之为“误打误撞”。当时,兰去注册公司,工商局的人告诉他,这根本不可能,因为当时只有三种公司所有制形式:国有、集体、外资。个人办公司还没有过。

  听说武汉有个东湖开发区,鼓励大学生创业,他便找到开发区办公室,一问才知道,这里都是搞高科技的。什么光、电、生物,兰全都不懂,他略知一二的,是在大学计算机课上摸过的电脑。

  开发区有两家从事计算机产业的公司,一家是四通,一家是中国科学院下属的汉理公司,兰冒充成客户到这两家公司去“偷师”,而后便将自己的主营业务定位为卖计算机。

捡牙膏皮成湖北首富,破产入狱再创业成就身家百亿

  由于既无技术背景,也无原创产品,公司最初一台电脑也没卖出去,不过,就在推销电脑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只要有计算机的单位就需要耗材,需要维修。兰遂将公司的方向又转到了这方面,开始卖起了色带、打印纸、复印纸、传真纸等,没想到生意一下子好了起来。

  有意思的是,此时他们又发现了另一个很不起眼的业务。因为办公地点在珞珈山饭店,外地出差、开会的人很多,看着他们门市里摆着电脑、传真机等,来咨询打字、复印和传真的饭店客人非常多,公司从顺手帮忙,逐步过渡到专门服务。没料到生意火爆,竟然时常排起长队。一张A4纸才3分钱,复印就收6毛钱,打印收6元钱,传真则收费30元,“如同印钞票一样”。

  兰的经营天赋崭露无遗,经商之道自此确立:不按规则出牌,什么赚钱做什么。

  比如,他们因为装电话和电信局混熟了,一次,电信局的一个处长带他们去参观机房,兰发现,几百个话务员一字排开,还在手动转接和计费。他便提出,可以帮助做一套电脑计费系统——虽然在此之前,他的公司从未做过这项业务。

  电信公司答应了,随后的一个星期,兰便组织一批人上北京、下深圳,一周后,就顺利签下了这单业务。

  此后,兰从电脑经销商摇身一变,成了电脑系统集成商,并且陆续承接了武汉钢铁公司、湖北民族学院等单位的网络集成工程。一个十几人的公司,一年的营业额达到了数千万元。

  一年之后,兰进军了第二个看起来和电脑毫不相干的行业:餐饮。

  1992年7月,兰去了趟香港,在新世界酒店的餐厅里吃饭,“那豪华舒适的环境、国际五星级标准的服务让我很是惊叹。”兰世立说,观赏着美丽的维多利亚海湾,享受着精美的粤式中餐,他突发奇想:如果在武汉开一家这样的餐厅,一定会大受欢迎。

  说干就干。三个月后,兰就在武汉开了家酒店,取名“东宫”。东宫以中式皇宫的风格装饰,金色琉璃瓦,大红色宫廷柱,汉白玉栏杆,“宫廷”门前,还立着几位穿着旗袍的“侍女”。可能是因为此前武汉没有类似建筑,其一亮相,立即吸引了大众的眼球。

  据兰在《东星十八年》一书中记述,每天餐桌都要翻几次台,一天的营业额二十多万元,一个月竟有几百万的营业额。“那时候没有信用卡,吃一餐要拿一包钱来,一桌三五千元是常事,每个包房都有最低消费,每天收银员为了结算当天的营业额要忙到很晚才能下班”。

  东宫的成功让兰世立尝到了甜头,一年之后,他又在汉口开了一家连锁酒楼——西宫。与东宫以中国皇宫风格装修完全不同,西宫则完全按照西方的宫殿风格装修,门前矗立着八根宏伟的罗马柱,将西方建筑特色展现得淋漓尽致。很快,西宫再次火爆。

  “武昌东宫,汉口西宫,美食娱乐,尽在其中。”兰亲自撰写的这句广告,一时成为了武汉三镇美谈。此后,兰又将生意延伸至广告业、娱乐业、旅游业、航空业等领域。

  一个人的东星

  “兰总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不敢想的,他敢做。”东星的一位前高管透露,兰世立喜欢不按规则出牌,而且,思维非常超前,东星的发展史,深深地打上了“兰氏烙印”。

  据这位高管介绍,在东星,确有很多制度属于国内企业的首创,比如军训。无论是谁,只要进入东星工作,就要先接受正规的军训。这一点上,兰世立永远认真,要干就真枪实弹地干。无论装备、训练时间、训练项目,都要和部队对新兵的要求一样。兰世立认为,这不仅可以锻炼员工铁的纪律,更重要的是,他要让所有员工都知道这样一种理念:把顾客的要求当做军令来执行。

  兰为此还建立专门的军事训练基地。2005年是东星全面大发展的一年,七次大型招聘,一千余人加盟,连续七届军训,使当年东星的军训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一年。由于人数多,时间紧,第22、23、24三期军训同期开训,近300人的队伍蔚为壮观。当东星第一批空姐队伍手持美式冲锋枪,全副武装列队从阅兵场中走过,没有人怀疑这只是“花架子”。

  据媒体报道,军训完后,兰还会亲自“阅兵”,就和电视中转播的阅兵式一般,兰说:同志们辛苦了。员工们则以响亮的声音回答:兰总好!

  早在创业之初,兰世立就规定,员工在工作的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必须统一着装。他为员工们配发统一的西服,并学习国际大公司制作了统一的工号牌。中国刚出现BP机时,他便给每个人都配发了一部。当时本科生一个月工资才三十多元,一部BP机的价格是三千多元。

  关于统一着装,兰有一段名言:“一个团体,如果没有工作制服,你穿一件上万的国际名牌,我穿一件30元的地摊T恤,这样的一个团队怎么可能会协作呢?”他甚至固执地认为,前几年风靡的一些IT公司,提倡员工穿T恤、运动鞋上班,虽然整个团队显得很有生气,但站在一家企业的管理角度,“这是个败策,他们更加经不住市场的残酷”。

  在对东星的管理上,用“特立独行”甚至“偏执”来形容兰世立毫不为过。创业的第二年,兰就在公司制定了“十不准”,其中头三条是:禁止讲武汉话(后改为地方方言);禁止内部(员工)谈恋爱;禁止任何亲友进入公司。

  一些人认为,在武汉,武汉人不准讲武汉话,有些不近人情,但兰有自己的理由:讲武汉话,你只能做几百万人的业务,讲普通话,你就能做13亿人的业务。因为有第三条规定,兰的家人,没有一个加入东星——在东星爆发危机后,这也成了一个问题。

  类似“极端”的做法和决策还有很多:2005年12月,东星航空面向全国招聘60位空姐,令人意外的是,兰世立在空姐招聘中的首要条件就是“漂亮”,而且,凡是学历为本科及本科以上应聘者,连复试的机会都没有。“只要有高中及大专学历就行了,学历高的容易跳槽。”兰世立认为,空姐是飞机上的高级服务员,并不要求有特殊的能力,“学历高了就是浪费”。

  在东星,几乎所有的管理制度都是兰世立一个人制定,决策也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比如兰把东星旅行社的标志定为绿色,遭到内外反对,最后还是要按照他的意思执行;当年投资公路,公司极少人赞同,最终还是照常推进;在东星航空的标志设计上,公司花大价钱做广告,请来著名设计师来设计,最后兰世立一句“不行,还是我设计”,只能放弃原来的方案……

捡牙膏皮成湖北首富,破产入狱再创业成就身家百亿

  据东星的一位老员工介绍,每一个进东星的人,最后都要由兰世立本人面试,虽然时间很短,但却是许多人最害怕的环节,因为兰会直接决定,谁能留下,谁不能。

  在兰世立看来,公司运作过程中,发挥集体的作用,可能在咨询、研讨的时候管用,但到了一个项目需要拍板的时候,只能一个人。“一个企业需要管理团队,但不需要决策团队。”

  “东星的衰败,与兰的这种性格也不无关系。”上述东星高管总结说。

  “天牢”之灾,跌到谷底

  在2005年进入航空业之后,兰世立的噩梦开始了。

  从2008年中旬起,有媒体先后多次报道东星航空资金链紧张问题。

  2009年3月14日,应武汉市人民政府请求,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决定,自15日0时起,暂停东星航空公司航线航班经营许可。

  2009年8月26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东星航空有限公司破产。

  东星航空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兰世立,因犯逃避追缴欠税罪,2010年4月9日,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一时间,名声大噪的兰世立沦为阶下囚,由他一手建立的帝国似乎瞬间崩塌,令人唏嘘!

捡牙膏皮成湖北首富,破产入狱再创业成就身家百亿

  兰世立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这里是武汉市公安局专门关死囚和重刑犯的地方,素有武汉“天牢”之称。这里曾经关押过几个在全国轰动一时的重要人物——以火车皮换飞机的中国首富牟其中、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等。兰居住的监室编号为“110”,“110”,是看守所的特管号子,原编号为“801”牟其中和唐万新住的就是这个“号子”。

  兰世立的狱友告诉他,在他进去的前一天,监狱里的干部专门开了会,对他的事进行了通报。一般新入者都睡在号子里最靠近便池的地方,而兰则被特殊安排睡在了仅次于狱中老大的2号位。

  从天堂到地狱,兰深切地感受到了人情的冷暖。

  兰曾经是武汉同济医院的VIP,然而,当他因狱中病危被送到同济的高干病房时,因院方怕吓着其他病人,戴着脚镣手铐的他又被赶了出来。兰感叹: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入浅滩遭虾戏。

  但这并没有让他绝望。兰的强人性格在监狱中展露无遗。

  为了争取和家人交流的机会,他开始绝食,“开始以为我是吓唬他们,没想到我是来真的,不但绝食,还绝水。”说起这段经历,他脸上写满了自豪。

  兰说,他前后绝食三次,最长达4天,最后狱方妥协。一年半后,12道禁令解除,他甚至在狱中订了16份报纸,8份杂志,而电视则可以自由地看一百多个频道,“别人以为我进去后就和外界脱节了,不是的,我基本保持同步。”兰说,后期,东星的管理他基本可以遥控,重大决策也都是由他做出。

  由兰世立在狱中启动的一系列自救行动。”通过亲戚喊冤,律师、媒体等方式进行自救,通过舆论压力,陈述案情。所以这么多年来,市场从未断过有关兰世立的相关消息。

  东山再起,两年资产百亿

  “你能预料到自己这么快再度成为创业者和企业家界的明星人物吗?”每个见到兰世立的记者,都喜欢问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兰世立又起来了,20年前那个以旅游为创业切入点、迅速成为当时湖北首富的小个子男人,这次在旅游行业杀了个回马枪。

捡牙膏皮成湖北首富,破产入狱再创业成就身家百亿

  兰世立出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他花了几个月时间,拜访了很多朋友,如王石、任志强、戴志康、陈东升、雷军等等。听听朋友们的建议。

  而这些朋友里,对兰世立影响比较大的有三个人:

  一个是王石,他邀请兰世立一起去剑桥,二人在一起待了一个星期。王石引用巴顿将军的名言: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时的反弹力。他还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不创业,你将与企业家称号无缘了。

  另一位是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他说:你原来一直在巅峰,在武大校友中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如果你今天消沉了,武大校友就对你很失望了。

  还有一位是雷军。雷军说:“时代在变革,你对不懂的东西就是不懂,懂的东西就是懂。”

  朋友们对兰世立的期待很高。他自然不能辜负这些期待的眼神,一定要争一口气,无论成功与否,都要努力。不能因为一次打击就一蹶不振。

  当时摆在兰世立面前的有三条路:干脆退休、随意而为、创业。现在网络这么火,旅游这么火,航空亦这么火。事实上,1993年,兰世立就开始做网络和旅游,2005年开始做航空。在他眼里,老本行还是靠谱的。

  出狱后推出的第一个旅游产品,兰世立取名为“旅游天地”、“品质港泰七日六晚游”,这样符合行业习惯的产品名称,单价1999元,并且买一送一,单纯从价钱上,已经是同类产品中的最低价。但市场对此显然并不感冒,问津者寡。

  好在监狱生活限制了兰世立的身体自由,却没有限制其思考,几天之后,该产品迅速改名为——“东星励志游”。“无论是之前的朋友还是陌生人,大家只认可东星这个名字。”兰世立这样解释。

  东星的余威仍在,产品改名后随即火爆,三天之中获得2000万营业收入,其中至少1万报名者是兰世立的微博粉丝。没有广告费、没有推广费、没有门店,“互联网 ”的经营理念,被兰世立玩得娴熟。

  但纵观现在传统旅游公司度日艰难,而线上旅游公司亦大多还在烧钱抢市场阶段。兰世立如何另辟蹊径?

  严格而言,全国的线上旅游业做的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旅游。一些公司只是负责订酒店订机票,这只是负责商务旅行的差旅这一块。线上旅游公司没有旅游产品的制造能力。旅游的地域性很强,并非线下可以改变。

  传统的旅游公司是中介商,不掌控资源,就是在采购的机票和酒店等价格上再加价,赚取差价。而兰世立在2008年就建立了“旅游全产业链模式”。“举个例子,从广州出发的游客坐我们公司的飞机到武汉,然后再坐我们公司的汽车,到我们公司的景区,然后再返程。那时,我们做全产业链,资产重,但价格便宜。当时,市场上广州至神农架至少2000多元,我们公司能做到999元,而且我们还赚钱,因为我们没有代理商。”兰世立说,即使不做重资产全产业链模式,一样可以做到低价,这就是整合资源。

  去年,兰世立推出“港泰9天8晚,全程五星级酒店,吃住行玩,只要999元”的产品。很多人都会问,确保五星级酒店?真能赚钱?确定这不是一个促销活动而是一个长期产品?

  事实证明,这个产品已经卖了一年多,而且真能赚钱。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五星级酒店,它每天都能卖完所有的房间吗?一架飞机是否每个航班都能卖完所有座位?这么做是在帮助他们处理当天“库存”。

  兰世立说:“当然,这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你有资源卖不卖给我;第二、我有客源,能不能接收的问题。首先,我能否拿到这些当天的航空和酒店的库存资源。如果一般人与五星级酒店谈,酒店可能不予理会。如果我说这个月、今年或者明年后年都会为你酒店每天的库存埋单呢?如果一天50间房,酒店可能认为订单少。如果我一年保证1.8万间房呢?酒店就会认为这是一个大单。那么我就可以和酒店好好谈价格了。我就可能以市价1/10的价位拿到房源。我亦不需要闹市区的酒店,因为我们的客户是游客,不是商务客。”

  兰世立的成功,还在于他改变了一些旅游业的规则。

  其他公司的港泰游、香港游都有自费购物这个环节。旅游公司从游客购物中赚取佣金。有的购物有高达30%-40%的回扣。兰世立现在的做法是:让游客购物可以,第一不能强制,不能让游客产生反感。游客是否乐意去购物,看你的能力。但购物必须可以随时退还。第二,公司不参与商场分利,商场只按人头支付费用,而不按购物金额比例。

  举个例子,东星现在和万科合作,9月份针对万科的业主推出意大利6天5晚游,4999元,全程住五星级宾馆,零购物零自费。目前这个线路市场价格大多2万左右。这个产品对于万科的业主供不应求。兰世立说:“万科在全国的业主有280万,在没有广告费、推广费、门店费用的同时,我们的利润就有了。”

  在狱中的兰世立有大把的时间来读书,很多是世界名著,这其中《基度山伯爵》对其影响最大。该书中,受难与复仇的永恒主题一度是兰世立坚持下来的重要思想基础,而现在,受难已经成了过去,恩怨已经慢慢淡化,走向明天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商业社会,评价的核心标准是——成功与否。

  米龙谷O2O众创空间:让创业更简单

  专属对接100位资深创业导师

  400家投资机构,超过800位投资人

  BP投递:xiangmu@minigee.com

  微信ID:digzone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2-15 21:23 , Processed in 0.08981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