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揭秘炒楼腾挪法:凑钱买笋盘 少则赚几万多则几十万

2016-5-10 18: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2| 评论: 0

揭秘炒楼腾挪法:凑钱买笋盘 少则赚几万多则几十万

  法庭审理四名疑犯。

揭秘炒楼腾挪法:凑钱买笋盘 少则赚几万多则几十万

  四人被指控诈骗罪,其中何伟胜(左二)为主犯。

  邝婆婆房子莫名被卖案水落石出 疑犯何伟胜揭秘炒楼腾挪法

  “被告人何伟胜,男,1969年11月26日出生,居民身份证***,汉族,出生地为广州市,文化程度初中,户籍所在地为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现住址为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何伟胜是长期潜伏在广州市区的一名职业炒房人、前房地产中介,其参与炒卖的房屋达上千套之多,十几年间积累了数千万元财富。

  何伟胜游走在灰色地带,不时陷入房产纠纷。2012年,他曾因涉嫌诈骗,被海珠区公安局逮捕;3年后,他又被越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而逝者房产被盗卖的不正常行为正被揭开面纱,面临法律追责。目前,何伟胜被指控参与了五宗房屋诈骗案。

  5月4日,记者在法庭上见到何伟胜时,被他在庭上的狂放不羁震惊。走进法庭时,他对着旁听席上他的亲戚朋友、“马仔”、受害者们微笑致意,甚至高抬起被手铐束缚着的双手作拱手礼,连声说“没事,没事”,一副江湖大佬的做派。

  凑钱买笋盘转手赚大钱

  2000年,广州的楼市刚刚微抬头,何伟胜即开始炒楼。他自称,广州大部分房产中介行都知道他,多多少少都有过合作。

  陷入房产纠纷,对何伟胜而言,是家常便饭。几乎广州每个区法院都有何伟胜的案件,他当过原告,也当过被告。2012年,他曾因涉嫌诈骗,被海珠区公安局逮捕,后办理了取保候审。

  2015年7月15日,广州市越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何伟胜。2016年5月4日,何伟胜涉嫌诈骗的案件在越秀区法院开庭。

  何伟胜被指控是主犯,另有三名从犯:黎子健、林锦麟、容沛麒。这三名从犯各扮演不同的角色:中介、买家或卖家。

  房屋从屋主的手上,莫名其妙地经过何伟胜、黎子健、林锦麟或容沛麒,就转入了第三任手中。有时候,屋主连自己的房子被卖了两次,都觉察不到。

  法庭上,何伟胜振振有词:“我不认罪。我炒楼而已,房子都是用钱买的。”这其中的猫腻,每一个被告或闪烁其词。

  炒楼怎么炒?何伟胜说,他跟各家中介行以及财务公司合作,发现有笋盘,就先凑钱将其“买下”,然后转手,一笔少则赚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

  炒楼十六年,何伟胜积累的财富,没有上亿元,起码也有几千万元。

  逝者房产被盗卖

  这些“笋盘”如何到何伟胜手里?

  2012年10月,本报曾报道一起蹊跷的案件。78岁的邝婆婆发现祖屋莫名其妙地成了别人的房产,而且被卖了两次。

  更为蹊跷的是,这套房子是登记在邝婆婆的先生陈某名下,而陈某已于2010年去世。陈某去世后,该房产一直未办理继承。

  死人名下的房产怎样被一卖再卖?随着邝婆婆将广州市国土房产局告上法庭,被遮盖的事实一步步被揭开。

  房管局答辩称,该局是依法依规办理房屋产权转移登记的。第一次转移登记时间为2011年9月,邝婆婆及其丈夫陈某共同委托代理人容沛麒将涉案房屋出售给黎子健。当时,容沛麒持南方公证处的委托公证书来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房管局根据与南方公证处联网的信息查询到,这份公证书是真的。

  而邝婆婆从未见过容沛麒和黎子健,更从未到过南方公证处。

  记者到南方公证处追查发现,办理公证提供的身份证、结婚证和户口簿,全系伪造。

  警察将目标锁定为何伟胜。除了邝婆婆的案件,还有多宗逝者房屋被盗卖的案件,始作俑者均指向何伟胜。

  他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房子我是买回来的,我也是受害者。”何伟胜说。按照他的说法,当时是邝婆婆的儿子陈某磊和财务公司的人找到他,在市二宫的咖啡厅见面,他花了10万元买这套房子。而虚假公证的情况,他表示不知情,是财务公司的人将公证书交给他的。

  伪造证件办了卖房公证

  此时,邝婆婆和她的儿子陈某磊就坐在旁听席上。陈某磊说:“我真想冲上去跟何伟胜对质,我几时有见过他?我几时收过他10万元?”

  陈某磊回忆,2008年1月份,他找到广州市永宜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办理了免抵押贷款的业务。

  陈某磊把所有准备好的证件和证明,包括父亲的房产证正本、父亲的身份证复印件、母亲的身份证复印件等交给了永宜公司。

  “他们给了一张收条,证明他们收到了房产证原件,说签收人是他们老板,但我根本没有见过。”后来,陈某磊没有收入,没有继续偿还。当他想继续还的时候,发现永宜公司已经搬走了。三年后,发现房屋就被转卖了。

  办理这件虚假公证的公证员说,当时来办理委托公证的两位老人身份证信息,在机器上无法读取。但对方说是“消磁了”,所以读不出来。因公证处也常见这种情况,且两人身份证明及房产证等材料都齐全,一时疏忽,就为两人办理了公证。

  法官的诘问

  何伟胜想要推脱与虚假公证的关系。

  法官突然问何伟胜:“在广州,房屋交吉是什么意思?”

  “交吉,就是交间空房。”何伟胜答。据了解,何伟胜涉嫌房屋诈骗的五宗案件中,有4宗房屋中仍常住有人。何伟胜承认,自己只进去看了第一间,其他要么只看外围,要么没去看过房。

  “你明知里面还有人住,也不过问?”法官追问。

  何伟胜有些语无伦次。他说,“对方”说会尽快交吉。但“对方”是谁,何伟胜似乎有意回避。在另一宗逝者房屋被盗卖的案件中,黎子健供认,是何伟胜让他去办理公证,何伟胜就在公证处楼下等。办完公证后,何伟胜将假冒已死亡业主的周某某开车送走。

  绝大部分的案件,均不需要何伟胜出面。炒楼的人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办理房屋交易全权委托书,委托书经过公证机构的公证后,委托人可以行使业主的全部权利,包括卖房签字、过户办理和收取楼款。

  邝婆婆的这单交易中,从犯之一容沛麒就是扮演房屋交易委托人的角色。何伟胜让他在一些文件上签名,事后可拿两三千元好处费,“别人让我签什么,我就签什么。”

  “你一个37岁的男人,中专毕业,你不知道签的东西是什么就敢签?”法官严厉地质问。

  记者在广州市房地产中介协会的网站上查询,何伟胜目前并没有中介资格。

  没有中介资格的何伟胜掌握着房屋倒卖的腾挪大法,他只需要站在背后,指点别人签名,就能从看似合法的房屋交易中获益甚丰。

  记者查阅既有的判决书时发现,何伟胜和前妻吴某某也是某财务公司的管理人员。何伟胜会在媒体上刊登无抵押贷款的小广告,以财务公司的名义借钱给个人,类似“高利贷”。这种借贷,表面上是无抵押的,但像邝婆婆的儿子那样,需把房产证押在那里。

  正常来说,没有业主的同意,即使有房产证,也不可能把房子据为己有。死人的房产能被盗卖,肯定是不正常的。这种不正常现象背后的犯罪行为,正是法律现在要追究的。

  职业炒楼人何伟胜,是否最终会被认定为诈骗罪,法院将继续审查。

  对话

  现在限购了,没那么好赚

  庭审间隙,获越秀区法院允许,本报记者在羁押室内采访了何伟胜。

  记者:你是怎样走上炒楼这条路的?

  何伟胜:为了生活啊。我之前开制衣厂,都赔光了。刚刚开始,我也是跟着朋友做,跟着他们学,慢慢就做起来了。2000年,我还拿到了房地产经纪人的牌照。

  记者:你的朋友圈里有多少人炒楼?

  何伟胜:几百人。你看,好多中介公司都知道我,还有地产公司,都有我的名字。我就是这样跑来跑去。

  记者:这么多年,你一共炒了多少套房?

  何伟胜:上千套吧,肯定有了。不炒不行啊,一大帮人要吃饭。

  记者:那你赚了多少钱了?

  何伟胜:炒楼,也是有赚有赔的。像这次这样,不就赔啰!每个区法院,我都被压了几百几十万元,主要是遇到一些一房多卖的纠纷,还有一些子女偷父母的房产证来卖的,或者子女和父母合起来骗的也有。

  记者:炒楼有风险。有些公证书、委托书是假的,你应该知道啊?

  何伟胜:不是假,而是有问题。有些公证员收了钱,出了很多房子被盗卖的事情。我们也是后面才知道,所以这几年我都不搞公证的房子了。

  记者:你炒房子,业主也没有见过,房子也没有进去看,这样也敢买?

  何伟胜:炒楼都是这样的,只要委托书、公证书是真的,就没问题。

  记者:哪来那么多笋盘炒?

  何伟胜:都是别人打电话给我的,中介行、财务公司,或其他类型的公司,我们有合作,有些公司我也有份。

  记者:经常遇到纠纷吗?

  何伟胜:每年都有两三宗纠纷。没办法的,进那么多货,肯定有些有问题的。

  记者:一般炒一套房子你能赚多少钱?

  何伟胜:一整栋买回来,赚得比较多。2008年是最好赚的,一平方米可以赚几千元。现在限购了,没那么好赚。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0-18 12:55 , Processed in 0.04038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