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军政 查看内容

3K党前头目,比特朗普更奇葩

2016-5-5 19: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1| 评论: 0

大卫·杜克在街头和黑人打架起家,靠极端言论捞政治资本

3K党前头目,比特朗普更奇葩

  左为3K党前头目大卫·杜克,右为共和党政客特朗普

一个烟雾腾腾的会场里,一个政客正在声嘶力竭地演讲。他言辞激动地批判着“只想要更大政府和更多税收”的政客,和“想要控制我们思想”的自由派媒体。他的听众大部分是二三十岁的白人,还有不少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老年人,多数也是白人。这不是美国共和党政客特朗普的总统竞选现场,而是1991年大卫·杜克竞选州众议员连任的拉票场景。杜克的选民基础和特朗普相似,背景比特朗普更有争议——他是3K党前头目。不久前,杜克呼吁选民支持特朗普。虽然特朗普表示拒绝他的支持,但两人的暧昧互动仍引人深思。出马力挺特朗普杜克早就开始 “挺”特朗普。去年12月,他就向支持者说:“特朗普比我强。”今年2月,他又在自己主持的电台节目上为特朗普拉票。他说:“如果你们不投票给特朗普,就是背叛自己的传统。我不是说支持特朗普的一切,但是我支持他参选,支持投票给他作为一种战略性的行动。我希望他能够做我们盼他做的事情。打电话给特朗普竞选总部吧,去做志愿者,去那里你们能够找到思想相近的人。”这些“思想相近”的支持者确实行动起来了。一些白人种族主义分子花钱在艾奥瓦州、新罕布什尔州、佛蒙特州和明尼苏达州为特朗普打电话拉票。一名3K党活跃分子说,特朗普的竞选“成为3K党的推广工具”,也是“白人种族主义媒体的募款引擎”。人们平常不敢说出的话,现在都敢说了。一个叫马修的3K党同情者主张美国应按种族分成几个地区。他说:“无论有意无意,特朗普已经打开了洪水闸门。无论大选结果如何,这已无法改变。”特朗普对这些人态度暧昧,因为这些人正是他的重要票源。但媒体不断追问他与3K党有没有联系,是否接受杜克的支持。在以“不知情”为借口推诿一阵后,他才说出“我不接受他的支持,行了吧?”自己也在利用3K党其实,杜克当年也在利用3K党,这一点和特朗普如出一辙。杜克1950年出生在俄克拉荷马州,父亲是壳牌石油公司的工程师,一家人居无定所,总是跟着石油项目搬家,十多岁时他们才在路易斯安那州安顿下来。在这里,他结识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皮尔斯,并在其影响下,于1967年加入3K党。1972年,3K党和黑人激进组织“黑豹党”在新奥尔良发生冲突。3名3K党徒挑衅性地将自己党的标志放置在南方邦联纪念碑的基座下,是冲突的导火索。这3人里就有杜克。后来,他创办了路易斯安那“3K骑士”组织,成了3K党里的头面人物。不过,他的派别有点“另类”,比如接纳妇女(“正宗”3K党是清一色男性),有天主教徒(3K党有清教徒色彩,不欢迎天主教徒)。他也不主张暴力,还辩称3K党“不是反黑人”,只是“亲白人、亲基督徒”。杜克打着3K党大旗,但他真正钟意的是政治。1975年,他踏入政坛,后两度代表民主党参选州议员未果。那段时间,他和3K党也闹翻了,原因是他曾以发连锁信、举办筹款活动等形式,半强制性地从党徒中收集政治献金,却用以挥霍、赌博和装修私宅。此事后来被其一个心腹揭穿,灰头土脸的他只得“退党”。多年后他还因此被控瞒报收入、税务欺诈和滥用政治献金,获刑15个月并处罚金1万美元、补交全部税款。他当时认了罪,多年后却将此事形容为“政治对手的卑鄙污蔑”。1988年,杜克又“升级”到参选总统,但在民主党内得不到支持,不得不以人民党身份参选。这个党“比杜克知名度都小”,结局可想而知。他认为自己受到民主党“粗暴对待”,干脆宣布“跳槽”到共和党。这一年,路易斯安那州一位州众议员辞职,杜克宣布参选,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得到前总统里根、老布什等支持的对手,随后当了近3年的议员。那时,杜克似乎很努力地洗刷自己的3K党标记,卖力地接触选民,积极参与发起提案和表决,但“除了一次以外他都站在了失败者的一方”。但他的提案经常“不靠谱”,比如主张“吸毒者不能享受任何州福利”。同事说,他“的确很想做个称职的议员,但他的力气常用错地方。比如,他花大钱整容,却不愿思考选民们是否因为他长得难看才对他印象不佳”。这是杜克唯一的一次出任公职。之后,他参选过国会议员、州长和总统,一无所获。1999年,他离开共和党,加入了富翁佩罗创办的“改革党”。在党派间如此频繁“跳槽”,这在美国政坛也很罕见。其实是个偏激政客离开3K党后,杜克另建了一个名为全国白人协进会的组织,宣扬“白人至上”。他也散布了不少种族主义言论,比如指责加拿大驱逐公然支持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德国移民曾德尔,宣称“9·11”恐怖袭击是以色列摩萨德搞的“苦肉计”。他还频繁出没欧洲,试图和当地白人至上主义者结成“统一战线”,发起“白人主义者不要内讧”的所谓“新奥尔良协议”,出席全球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白色世界的未来”会议。这些举动让他保持了一点“政治鲜活度”,但也因此难以抹掉“3K党前头目”的标签。2009年4月,杜克应邀出席捷克一新纳粹组织的演讲活动,遭捷克主流政坛激烈抵制,一度遭拘捕,被迫立即离境。2013年,他访问意大利北部一个山村,再次遭驱逐出境。瑞士甚至申请禁止他在整个申根区居留。3K党在美国也“过气”了。3K党并非传承有序的政党,而是不同历史阶段使用“KKK”(即“家族之圈”)的白人种族主义团体。最早的3K党出现在1865年,是南北战争结束后6个南军老兵成立的,希望以暴力阻挠南方各州的社会改造。它在1871年就被取缔。到1915年,一位被判终身监禁的犹太工厂主被人劫走并私刑处死,触发“新3K党”诞生,极盛时党员达数百万,以焚烧十字架为活动标志,常滥用私刑。但随着公众对私刑反感的加剧,“新3K党”到1944年也宣告解体。上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兴起,3K党出于对抗目的也加强了活动。由于美国社会风气改变,白人种族主义难获普遍支持,这次“中兴”以失败告终。如今,白人至上团体名目众多,但成员数量并不多。亲犹太组织“反诽谤联盟”长期视3K党为最大威胁,但在其2002年的报告中,也认定3K党“早已溃不成军,不成气候”。如今,美国少数族裔比例不断提高,2015年美国人口调查局的估算称,1982年到2000年出生的一代人,少数族裔高达44.2%。这决定了选民的大格局。“奥巴马旋风”已让共和党人吃尽苦头,特朗普的党内对手克鲁兹也有拉美裔血统,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虽想争取一部分对少数族裔不满的白人,但也不会傻到真去接杜克这个“烫手山芋”。在美国主流政坛,3K党因“政治不正确”,任何真正希望当选的政客,都会与之切割。(《环球人物》驻美国特约记者 陈在田

3K党前头目,比特朗普更奇葩责任编辑:姜璐璐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5-24 11:58 , Processed in 0.04194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