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不惧百度腾讯 谁垄断了APP测试80%市场?

2016-4-22 13: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9| 评论: 0

不惧百度腾讯 谁垄断了APP测试80%市场?

  •   1

  中国约有200万款APP,其中160万款用Testin的测试服务,市场覆盖率超过了80%,基本形成这个领域的事实垄断者。

  2003年已获得财务自由、2010年又以9000万美元卖掉一家公司的Testin创始人兼董事长蒋晓海,在这家移动应用云测试公司上寄托了他更大的梦想:“如果移动开发者未来能挣到钱,能主宰世界,Testin就有机会跟他们一起改变世界。”

  2004年手机初具移动互联网雏形,在这个“伪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创业者投入游戏、音乐的开发中,蒋晓海选择了即时通讯:“一个真正能得到大家接受和喜欢的杀手级应用一定关注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分享。”因此,他和他的创业伙伴一块做了PICA,一款能在PC端和移动端进行即时通讯的手机软件。

  但是,这款产品做得太早了:属于智能手机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还没有爆发。并且,他们还需要面对来自腾讯的竞争。2010年,PICA被卖给了中软国际。

  2011年,蒋晓海找到王军他们,说PICA因为时间窗口不对,没有成。“我们一定要干一件能成的事,做一件对整个产业有价值的事。”他觉得自己创业摔在了很多坑里,这次要做帮助创业者的事,并且不是大事而是小事。“现在来看,(蒋晓海)他是对的,创业确实要专注在一件小事上,专注在一个刚性需求上。”Testin联合创始人兼CEO王军说。

  他们回想起当年做测试的痛苦,决定从测试做起:测试足够小、足够专。更迭迅速的移动APP,测试这个环节需要购入大批设备,设立管理团队来负责评测,需要人力在每台手机上运行应用,效率低、成本大。蒋晓海萌生出搭建一个平台把自己的设备和测评技巧提供给大家,节省成本:“(开发者自行购买设备进行评测)是愚蠢的,我就要解决这类事。”

  测试同时是足够大的市场,因为移动互联网终端兴起,未来是靠软件驱动,而不是硬件驱动。移动应用软件的测试也从以企业为单位交付,变成以团队、甚至以个人为单位交付。在移动互联网以前,可能市面上的软件有几十万款,做软件的企业有几万个;但是移动互联网爆发之后,中国至少有几十万开发者,几百万款软件。而且,这仅仅是手机上的,现在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汽车、AR和VR等等都需要做应用测试。

  王军说:“钱钟书有本书叫《管锥编》,要用管子看天,用锥刺地,只有这样你才能发现大千世界的微妙之处,你才能够足够深入。如果你用一个球砸地,只能砸一个坑,只有用锥刺地,才能刺进去”。2011年,几位联合创始人共同出资,成立Testin。

  2011年9月,Testin A轮融资拿到了来自>

  •   2

  2008年,王军负责PICA的测试,当时7个版本、50多个机型,需要在晚上9点到上午9点的12个小时内测完,事实上开发团队会拖延到凌晨一两点才提交版本,测试的工作时间被压缩到七八个小时内。从当年10月到次年春节,王军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没有一个晚上睡过觉。身为副总的他感觉“自己是富士康生产流水线的工头”。

  “我从那个时候,才体会到为什么富士康的工人要跳楼。给你一个手机,让你每天干一件事情:加一个好友,发一条信息,发一个表情,发一个图片,再发一条声音。把这个动作从1加到200,再从200删到1,全部只能人工完成。”

不惧百度腾讯 谁垄断了APP测试80%市场?

  (Testin董事长蒋晓海)

  Testin主要帮助用户解决移动APP测试的成本及效率问题,用传统模式的1/3时间,1/3成本完成相同质量的测评。刚开始,很多企业不相信Testin采用真机测试,担心用模拟器来糊弄自己,对测试的质量表示担忧。这让蒋晓海的团队不得不一个一个地拜访客户,不停和他们交流。

  2013年前,没有人看到APP测试的客户在哪里,2014年手游、电商两个行业的用户量起来了,2015年互联网金融、医疗、健康等领域的用户量也起来了。

  他们花费了1年时间,从0做到100万次测试次数;又花费了1年从100万次做到了1000万次。之后,发展进入快车道。到2016年4月,测试次数累计近1.5亿次。他们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大爆发的时代,前期的坚持和专注,让他们在开发者中积累了口碑。

  在这个行业,他们并没有完全意义上的竞争对手,BAT在测试行业虽有布局,但扮演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角色,客户会对其中立性和公正性有所疑虑。作为测试平台,一定要中立、公平,不站队,保证不受利益驱动。

  他们不是没有遇到过诱惑。2012年,就有一家公司提出了1.5亿美元的收购意向,被他们给拒绝了。这和PICA被收购的经历有关。他们希望能把一件事情做成,而不是在初期就被卖掉。被卖掉了,那就只能交给收购方去管了,命运再也不在自己的手中。“Testin被巨头收购之日,就是Testin独立发展死亡之时,因为这个东西不中立了。”王军说。

  现在2、3秒内用户就能决定这个应用在他的生活里有无地位,卸载一个应用只需要1秒。这让开发者不可能丧失任何一个获得用户眼球的机会,如果竞争对手使用Testin,能优化兼容性等功能,那么开发者也会使用Testin。

  开发者选择和Testin合作,第一,自己组建测试团队成本太高,也没有什么成就感;要把几百上千台不同的设备在公司里头管,再大的公司也觉得麻烦,也难以凑齐市面上所有的机型。第二,Testin有更专业的工具,同样是打扫卫生,你拿扫帚和我拿吸尘器是两种效果;第三,Testin积累了大量的数据,通过同行业的对比,能发现更多的、隐藏中的问题:因为他们不仅给楼上老张打扫卫生,还给楼下老李、隔壁老王打扫卫生。

  2015年,Testin完成了B轮融资共5490万美元(含B+轮),B轮投资人、高榕资本合伙人岳斌说:“APP适配性测试是刚需,大到微信,小到个人开发者的APP作品都需要,由此还能延伸到性能测试、崩溃分析等众多细分领域,在每个细分领域,国外都有市场超过10亿美元的可比公司。经过5年发展,国内约80%的移动开发者都在使用Testin的服务。Testin团队低调务实,一定能在移动互联网行业做成一家有影响力的公司。”

  •   3

  蒋晓海60年代末出生,王军也是。考验Testin创始团队的一大问题是,年龄。他们能否跟上技术的更新换代?除了自我学习以外,这个创始团队选择了另一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引进更年轻的联合创始人,并且将权力与利益让渡了出去。

  

  Testin日常公司的运营主要由Testin总裁徐琨负责。他原来是PICA的副总裁,在PICA被收购后创办一家小型手游公司。创业时,他也吃够测试的苦头,员工对这项枯燥的工作提不起兴趣,测试到凌晨3点,大家都满脸疲惫,和写代码时候打鸡血的状态迥然有别。徐琨感到很恼火,“我当时就觉得要是有个随叫随到的测试服务就好了。”

  尽管游戏公司日子过得不错,徐琨希望能做更大的事情,然而他的游戏公司要做成10亿美元的公司很难。2014年,和徐琨保持了两年接触的蒋晓海,说服了徐琨加入Testin。

  “毕竟测试对很多公司来说,必须要做,但成功了,军功章没你的份,出问题你就得背锅。”徐琨认为中国会沿袭美国的公司发展路径,专业越来越细分,公司可以将法务、测试、财务等很多板块外包,决定一家公司价值的是这家公司的长板,是这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而不是非要补齐管理上的短板。

  蒋晓海现在担任董事长,着重关注战略问题。这家公司的决策更多偏向于联合执委会共同决策,若是遇到重大问题,7位联合创始人在下班后聚集在一起讨论。蒋晓海觉得这种效率更高,“人的职位越高、权力越大,错误成本就越高昂。”当遇到意见相持难下的情况是,蒋晓海会果断下决策,在他看来,一个不决策的领导,比做错误决策的领导更糟糕。

不惧百度腾讯 谁垄断了APP测试80%市场?

  (Testin管理团队)

  蒋晓海拥有一票否决权。当公司只有十几个人的时候,他运用过这个权力:当时一家公司以3年1500万元的价格希望Testin只为它提供定制服务,有人心动了,甚至准备开干了。蒋晓海叫停了:“我的初心是做B2B的平台,在这个平台,每个有需要的人都可以得到服务,而不是给某一个人用。满足一个用户的所有需求,Testin的服务价值难以复制在其他用户身上,但是满足所有客户的一个需求,价值就可以放大。所以你就是给我一个亿,我也会砍掉。”

  他告诉团队:“如果我找不到1000万美元,我自己直接投你们1000万美元。”

  团队有钱了,心思又活跃了,想尝试广告、尝试游戏,蒋晓海又一次行使自己的否决权:我们只做APP测试。2015年,他们上线APM应用质量管理平台,一口气上了若干产品线:除了测试,还有APP上线后的性能运营等等。投入了1000万元,这个项目被叫停,因为团队能力跟不上。“我们需要做好一件事后,再做第二件事。”蒋晓海说。

  Testin CTO谭晨宇来到Testin后,全权负责技术业务,遇到问题通常采用联合决策的方式来解决。谭晨宇觉得联合管理制效率比较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因为某件事吵得面红耳赤,难以达成一致的情况发生”。

  谭晨宇负责技术以来,主要解决两大问题:一是如何让用户有更加流畅的体验,二是怎样用机器算法代替人工解决兼容性、做功能等问题。目前的测试业务包括开发阶段的远程真机调试、开发完成的APP内测、功能测试、兼容测试、持续的质量追踪服务崩溃分析等,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一站式体验,“我们现在提供远程真机的测试,意味着我们不仅捕获Bug,我们还会将产生崩溃的环境模拟出来,模拟再现用户遇到的问题。”

  2014年,核心团队思考究竟往哪个方向走,最终确定下来,将APP测试做深做透,并尽可能扩大用户规模。2015年1月,他们组建销售团队,开始商业化,将免费用户转为付费用户,2015年收入近1亿元。

  徐琨说:“我觉得这是一个教育市场的过程。Testin的服务,最开始被他们使用,用了很长时间,但直到今天为止,有一些客户也才刚刚决定开始付费。比如说京东,最开始也使用Testin服务,但从去年才开始付费。”

  2015年,京东钱包发布新版本,虽然在公司内经历了测试,但上线后发现,很多机型没有做好适配,在某些网络环境里,应用会崩溃。因此,找到Testin合作。

  Testin的免费服务能覆盖80%测试需求,但是京东钱包面对机型的适配或兼容的要求比较高,因此京东钱包副总监李鸿会提出另外20%、更高的需求,并且愿意为20%付费。一个产品应用包发给Testin后,Testin一天左右可以完成最少1000个机型的测试,给出反馈。

  除了国内市场,Testin也布局海外业务,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帮助中国的企业出海,另一块是帮助海外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一家只做海外市场的中国游戏公司,一年推出60多款游戏,最大的难题是,美国和东南亚机型不一样,兼容测试比较难做,过去只能先上线再调整,可是用户获取成本越来越高,任何一个用户丢失,都让他的留存率下降,因此找到了Testin。东南亚和北美是Testin的主要海外市场。

  目前,在Testin的平台上,每天上传5000到8000个App。

  移动应用的新陈代谢比想象中的更快。

  蒋晓海希望未来Testin成为开发者服务平台。就像病人现在去医院一样,一楼验血、二楼查心电图、五楼查B超,两天或者半个月后拿到结果再挂号排队找医生。病人更希望的是,自己坐在这里不动就能完成一系列检查,半小时拿到结果。开发者同理,他需要的是一站式APP测试平台帮他解决问题。

  这是他百亿美元的梦想:“如果移动互联网是个大金矿的话,大家都去挖金子,我就是卖锹卖水的,薄利多销。”

  为此,他主动把自己部分股份分给核心团队成员:“我把梦想卖给大家,把利益分给大家,让大家为自己的梦想和利益奋斗。”

  文|唐棵 李志刚 (王宇寒对本文亦有贡献)

  微信公号:新经济100人(qiyejiagc)

  “新经济100人”——深度报道新经济各行业领导者的科技新媒体。由《创京东》、《九败一胜》作者李志刚和他的小伙伴们打理。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2-9-30 01:08 , Processed in 0.07952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