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社会 查看内容

“大师”徒手整形致女子脸歪腰斜 学三天能开业

2016-4-15 12: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93| 评论: 0

  “徒手整形不打针,不开刀,也不用微创技术,仅需一双手,针对面部骨骼、肌肉、筋膜、淋巴进行操作,就能产生立竿见影的自然美容效果。”2015年1 月,湖北姑娘子涵(化名)在网上看到这则美容广告时,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此后,她分别在武汉和上海,接受了中脊众承(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中脊众承”)相关人员的整形服务,然而这种号称“无任何副作用”的整形活动,却让她遭受了莫大的痛苦。

  如今,她终日往返于医院和理疗场所,成了中医院理疗室里年龄最小的一个接受治疗者。

  徒手整形两次,脸歪腰痛

  作为一个在职场打拼的年轻女孩,子涵确实暗暗希望自己能变得再漂亮一点。“不用别人说,我对着镜子就知道,自己的下巴稍微有点短,要是下巴能变得长一 点,翘一点,就完美了。”子涵说,当她看到中脊众承不开刀、不打针,就能改善面部缺陷的新型美容概念,顿时眼前一亮,就打电话对广告内容进行咨询。

  接电话的张冯清大师向她保证:该技术不仅对整骨人群、整骨部位没有任何限制,而且效果永久、无任何副作用。

  张冯清大师的工作场所当时在武汉。在张大师的劝说下,子涵决定试一试。按照张大师的说法,这个过程是要“动骨头”的。

  然而,通过张大师的几次“徒手整形”后,子涵惊慌地发现,自己的下巴并没有如张大师预言的那样变长,相反,她的脸出现了线条歪斜、鼻子渐歪、咬合不正、颧骨突出的情况。

  面部的变化被子涵理解为整容调整的正常过程,但是下颌骨的疼痛和咬合不正却令子涵难以忍受。在连续多天肉都咬不动后,子涵去医院拍了一张CT。

  诊断报告显示,她的面部不对称、关节弹响杂音、开口偏斜。

  处于痛苦和不安中的子涵拿着CT去求张大师,希望他能够将她的面部恢复。可是,张大师在几次尝试后,表示无能为力。

  在这次徒手整形失败后,子涵说她依然对徒手整形深信不疑,所以没有去正规医院求助,而是继续在网上寻找更好的徒手整形师。

  此时,一位在上海的李姓整骨大师进入她的视线,他是中脊众承(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

  跟张大师相比,这位叫李恒刚的大师履历更辉煌,话语更坚定。

  “你在网上随便搜一下他的名字,就会看到铺垫盖地的关于他的介绍。什么协会理事长啊、编委啊、创始人啊。感觉很厉害。”子涵说。

  李大师告诉子涵:“你的问题必须调整身体骨骼才行,要让身体恢复正常来促进面部骨骼生长。”

  于是,去年10月,子涵来到上海,在中山公园附近一处没有任何标识,没有任何设施,只有一张床的场所,不仅让李大师调整了自己面部的骨头,还让李大师调整了自己身体上的骨头。

  而此次调整,让子涵的身体遭受了更大的创伤。

  “此次整骨后,我的咬合变得舒服了些。但是腰椎和胸椎却经常酸疼,有的时候连带着臂膀和小腿的骨头也疼,让我坐卧不宁。”然而,李大师坚称,这是整骨后的正常情况。

  被疼痛折磨两个月后,子涵不再听信李大师的安抚,再次去医院拍摄骨骼CT。结果显示:颈椎2-3、4-5椎间盘突出、腰椎4-5突出、腰5-骶1椎间盘突出。

  而两次徒手整形子涵总计花费62000元,第一次在武汉,张大师收费30000元;第二次上海,李大师收费32000元。

“大师”徒手整形致女子脸歪腰斜 学三天能开业

  出了事后,大师不认账

  身在武汉的子涵将腰颈椎CT 发给了李恒刚大师,希望能够得到李大师的帮助。不料,此时的李大师已经不再愿意跟子涵进行沟通。今年2月19日,子涵和李大师的最后一次微信沟通中,子涵质问李大师说:“就算你们不负责,也得告诉我什么原因啊?”

  李大师回答说:“你是在跟我说话吗?脑子是不是有病?”随后,李大师将子涵从他的微信中删除,子涵再也没法联系到李大师。

  2月26日,记者致电李大师,问询他为子涵服务的一些情况,李大师回答说:“我不记得去年10月份帮过什么人做徒手整形。如果有,也是帮朋友忙做的,我自己的店里是没有。我也没收钱。”

  子涵向记者出示的一张微信截图显示,李大师曾亲口承认,他在为子涵做徒手整形过程中,收取了3000元费用。

  子涵告诉记者:“李大师说他那一次只收了3000元。你知道我为那一次付了多少钱吗?32000元!加上第一次在张大师那里的花费,以及拍片子和路费,前后一共花了近7万元!”

  中脊众承或存在异地经营

  4月5日,子涵再次来到上海寻访名医。在记者的陪同下,子涵来到中脊众承公司。然而,中脊众承工作人员拒绝与子涵对话,并称不知道中脊众承公司法人是谁。无奈之下,子涵选择了报警。警方到现场了解情况后,建议子涵去市场监管部门投诉。

  长寿市场监管所在听完子涵的叙述后,初步判定中脊众承可能存在异地经营、超范围经营等问题,并热情地表示该所会介入调查。

  据悉,中脊众承(上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在闵行区闵北路88弄。闵行区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对该公司的监管,按照在哪里经营就在哪里管理的原则,应该由普陀区市场监管部门实行。

  4月12日,负责此事的长寿市场监管所林某说,在调查中,李恒刚对子涵整容之事矢口否认。此外,根据现场所见情况,林某认为中脊众承为一般经营场所,未超出经营范围。林某说:“它现在没有实验室、手术室,完全是一般的公司,而不是医疗场所。”

  专家称徒手整形炒作概念

  此前,办案民警听了子涵的陈述后,曾非常困惑地问子涵,作为一个成年人,怎么会相信这一套呢?长寿市场监管所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对此表示不解。

  那么,李大师等徒手整形机构口中“没有任何后果”的徒手整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上海市岳阳医院推拿科主任医师龚利说:“在中国,用手治疗全部被归纳为针灸推拿学。近两年来,在市场的强烈需求下,很多人在炒作这个东西,徒手整形实际上是在炒作一个概念,并无实际美容效果。”

  龚医师认为,目前,由于市场发展的过快,有些概念被混淆了。“理论上讲,用手看病,也是医疗行为,只有正规医师才能从事。但在目前市场上,用手治疗疾病似乎成为了一项人人都可以做的事情。连健身教练,都声称可以帮人治病。”

  市场上从事所谓中医服务的行当很多,对此龚医生表示:“哪怕这些人声称自己没有进行医疗行为,辩称是保健行为,也需要出示保健等领域的证书。没有任何证书,经过短期培训就上岗,也是不合法的。所以,徒手整形这件事目前存在很大问题。”

  深夜,子涵又一次在剧痛中醒来。她忍不住在手机上再次查阅了为自己进行徒手整形的两位“大师”的信息。他们的照片依然被悬挂在许多中脊众承徒手整形网站的页面上,并被冠以“导师”、“教授”、“编委”、“创始人”人之名。

  然而,在子涵眼里,这些西装革履的“大师”们,光环早已不再,她通过多方走访核实,那些听上去高大上的名头,其实都是假大空,成为他们行走江湖的幌子。

  晨报记者也通过调查走访,了解到这家名叫中脊众承(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李恒刚以及其他主要骨干成员,拥有的那些头衔和证书,大多数都来自一些子虚乌有的协会。甚至,他们还玩出了自己给自己授奖的把戏,还把一个理发师傅变成了“大师”。

  “大师”自编协会任理事

  中脊众承的网站上,总共挂出了5名“大师”,他们分别是张明锡、李恒刚、张顺玲、何元帅、张冯清。

  作为法人的李恒刚生于1975年,他在网上张贴的保健按摩师高级技师证书上,身份证号码显示为上海市虹口区人,大专学历。发证时间为2014年10月。李恒刚在图片下面的文字中写道,他的这张证书“等同高工级别,目前全国只有几千人。可享受国家退休人员养老金政策。”

  公开资料显示,李恒刚于2013年被聘请为全国脊柱健康学术委员会常委,后担任该协会副理事长。而这个学术委员会的主席是宋一同。李恒刚张贴在微信朋友圈中的聘书显示,该协会隶属于中国骨伤人才研究会。

  此外,李恒刚还是全国中医养生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理事长为张明锡。

  记者查询发现,全国脊柱健康学术委员会、全国整脊医学专业委员会、全国中医养生专业委员会、全国徒手塑形专业委员会共用一个网站。一套协会介绍、领导介 绍、分会介绍。协会领导介绍中,宋一同被统一标注为会长。以上协会均未在民政部社团司注册。而中脊众承的“大师”们,基本上都在这些协会中身兼数职。比如 张明锡就是全国脊柱健康学术委员会理事长、全国整脊医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全国中医养生专业委员会理事长、中国骨伤人才学会常务执行会长。

  在这些学会的官网中,仅全国徒手塑形专业委员会注明了其隶属于中国骨伤人才研究会和全国高等中医院校骨伤教育研究会。中国骨伤人才研究会和全国高等中医院校骨伤教育研究会会长均为宋一同。

  中国骨伤人才研究会声称其隶属于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

  中国骨伤人才研究会官网宣称,该协会于1993年6月在国际著名骨伤科专家、北京中医药大学(原北京针灸骨伤学院)宋一同教授的带领下,集全国骨伤人才精英,经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批准,国家民政部备案成立。然而,晨报记者并未在民政部官网上查询到该组织。

  4月8日,晨报记者打电话向中国人才研究会核实此事,对方回复:“我们没有这个分会,如果有人被这个学会骗了,让他们报警,我们愿意配合调查。”

  内部培训证书当技能证书

  在中脊众承的“大师”群体里,最耀眼的要数张明锡。大专学历的他,在一些公开的宣传材料中声称自己具有执业医师资格,不过,在他张贴出来的一些证书中,唯独没有这张最有含金量的证书。

  中脊众承官网还显示,张明锡还是形体健康美学大师、书画家、文艺家、思想家、民族宗教学著名学者。此外还有一个中国骨伤博士研究生头衔。

  把张明锡的信息透露得最完整的一张证书,是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下属中老年保健专业委员会颁发的“高级正骨整脊师”证书,颁发时间是2010年11月。证书上显示,张明锡是大专学历,根据身份证号码可识别张某为温州苍南人。

  4月13日,晨报记者联系到该证书的颁发单位中老年保健专业委员会,该委员会的杨女士说,该证书仅为协会内部证书,证明张明锡曾经参与过协会内部培训,并通过了考试。不能当做职业技能证书使用。

  至于张明锡的博士研究生头衔,他的导师宋一同的助理胡倩倩(音)是这样说的:张明锡师承宋一同,在美国国际华佗中医学院学习了三年,于两年前拿到了博士 研究生学历。“因为这个学校在美国注册,是国际学校,学历在国际上承认,但是中国的教育部不承认,但是,很多人需要这个学历。”

  据悉,美国国际华佗中医学院的授课地点在北京中国骨伤人才研究会总部。每年授课最多四次,每次两到三天,邀请一些中医学院的教授来上课。跨专业硕博连读,学制三年,循环上课,学费为6万元。学员不需要担心毕业考试,通过率很高。

  “大师”的头衔疑点重重

  关于宋一同,公开资料透露,他出生于1935年,现任职务是美国国际华佗中医学院院长、黄山医科大学华佗中医学院院长、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骨伤人才分会会长、全国高等中医院校骨伤教育研究会会长。

  由于美国国际华佗中医学院声称注册在美国,相关信息没法核实。记者也并未找到黄山医科大学华佗中医学院的相关介绍。不过,据2010年7月28日《新安 晚报》报道,“黄山医科大学”因违规非法办学,时任合肥市副市长的杨增权曾批示合肥市公安局和教育局配合安徽省教育厅依法查处。

  自己办论坛给自己颁奖

  在2014年首届全国脊柱医学高峰论坛上,张明锡获得“张仲景医圣奖”,何元帅和李恒刚获得“张仲景圣手奖”。

  首届全国脊柱医学高峰论坛的承办单位是全国中医养生专业委员会,全国脊柱健康学术委员会,全国整脊医学专业委员会。在这三个委员会中,张明锡是理事长,何元帅是秘书长,李恒刚是其中两个学会的副理事长。

  记者了解到,张明锡、李恒刚等人获取大量虚假头衔之后,就开设课程,广收门徒。中脊众承的官网上曾发布广告,声称3天就可以学会徒手整形技术。为此,记者进行了暗访。

  中脊众承在3月16日中旬开设了“徒手整形升级项目面部精雕大师研修班”。中脊众承在推广中声称,该课程学习时间为三天两夜,适合人群包括健康行业企业总裁、总经理、养生美容院老板等。收费标准为29800元/人。

  记者曾以报名咨询为由与李恒刚对话。

  晨报记者:这个技术学三天就能开业吗?

  李恒刚:这个东西,三天能不能学会,那要看我怎么教。如果我只是教你手法,你不一定能学会。但是如果我把这个面部轮廓都教会你,一张脸在你面前你一看就知道它问题在哪里了。我们江浙的一些学生,上完三天课后回去,每个月可以赚十几万。

  晨报记者:没有医学基础三天也能学会?

  李恒刚:白纸更容易雕塑。

  随后,李恒刚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温州学员陈某的“神话”。陈某本来是给人家理发的,后来因为身体变化,他自己的头发都掉了,觉得在给人家理发不好意思,就 跟我们学徒手整形。“你说一个剪头发的,之前有医疗方面的技术吗?他现在一个月挣十几万!而且他还成为我们协会的常务理事。”

  另一名中脊众承 的经理叶某说,徒手整形开业的门槛很低,你不需要自己租赁店面,可以跟一些美容美发洗浴按摩行业联合,你只要提供技术就行。叶某指着身后那块写有“全国徒 手塑形专业委员会”的红字招牌说:“你29800元学三天后,就是我们的会员。我们给你发一块这个招牌,你往墙上一挂,谁都会认的。”

  李恒刚表示,除了三天的课程之外,他们还会对学员进行事业上的扶持。

  “我们很多学生现在在江浙一带,年收入都是在一两百万。有些时候,比如说他遇到了某些比较有钱的人,但他不敢赚这个钱。他就会请我们过去。做完以后,老师和学生对半分,你看这简单吧?”李恒刚说,“我一个月要跑六个省。都是为了学生啊!”

  在跟记者的交谈中,李恒刚告诉记者,目前徒手整形技术正受到人们的追捧。市场上那些从业人员,90%都是他们协会的人。(点击下一页看更多内幕)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8-18 19:58 , Processed in 0.04781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