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飞飞兔”米涛:让幼儿教育互联网化|亮相

2016-4-15 10: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5| 评论: 0

“飞飞兔”米涛:让幼儿教育互联网化|亮相

  文/张培明

  本文由善缘街0号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善缘街0号(ID:zhumengtrip)

  “幼儿园(B端)和家庭(C端)是完全割裂的市场,幼儿园的课程教材与其他软硬件产品,和家庭幼儿教育与消费娱乐方面的产品及服务不匹配。”兼具教育与互联网DNA的米涛团队决定担当起这个链接的角色。

  “飞飞兔”首先要做的是以课程为针,插入幼儿园最核心的教学环节,通过家园教育APP精准的运营家长。然后以APP为最佳切入点,打造精准、高效、持久稳定的幼儿家长运营与盈利平台。

  按照米涛的设想,最终,“飞飞兔”将获得B端课程销售收入,园所运营收入;C端高精准幼儿消费提供商O2O,形象衍生品及文化产品,VIP会员增值服务,家长与教育专家互动咨询服务,自营爆款收入。

  目前,公司课件已经进入1100+家幼儿园,按照每所幼儿园平均在读孩子200人计算,已经覆盖了20+万个家庭。米涛计划融资1500万,至2016年底,实现进入5000+幼儿园,覆盖100万精准妈妈用户的目标。

  未来,“飞飞兔”将成为高效的家园协同幼儿教育与消费平台,贯穿“幼儿园—家长—幼儿—幼儿教育与消费服务商”全产业链生态。

“飞飞兔”米涛:让幼儿教育互联网化|亮相

  公司简介

  中电天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数字电视产业园,是中国教育学会“十二五”课题组成员、北京师范大学老教授协会教育科研单位成员、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自主研发的多项核心技术已获国家发明专利。近年来,依托强大的教育背景资源与信息技术研发能力,为幼儿园及行业合作伙伴提供完善的跨媒体教育信息解决方案。

  发展历程

  2007年,北京中电天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正式成立。

  2015年3月,推出飞飞兔3-6岁系列AR智能互动课件。

  2015年12月底,公新版手机端APP上线。

  用户痛点

  ? 幼儿园:师资培训和教师流动难题;教学水平和质量难以体现;教师与家长沟通管理困难;家园共育和家长关系培养。

  ? 课程提供商:销售难题;课程互动化课件化难题;高质量课程编辑难题;客户维系难题;前期投入风险巨大。

  ? 家长/幼儿:家长知识经验时间不足;难以了解幼儿在园情况;孩子对传统课程的兴趣降低;幼儿教育与消费采购分散。

  ? 教师:备课任务重;教学水平要求高;家园共育开展难,方式单一;缺乏课程效果展示方式,家长不信任。

  ? 要素供应商:目标客户分散;目标客户不精准;市场开拓成本高;资源无法集中投放。

  综合解决方案

  飞飞兔家园协同教育与消费平台

  ? 傻瓜式课程

  ? 课程APP

  ? APP活动

  行业现状

  目前,幼儿园(B端)和家庭(C端)是完全割裂的市场,幼儿园的课程教材与其他软硬件产品,和家庭幼儿教育与消费娱乐方面的产品及服务不匹配。

  盈利模式

  ? 以课程为针,插入幼儿园最核心的教学环节,通过家园教育APP精准的运营家长,获取巨大持久的盈利。

  ? 以APP为最佳切入点,打造精准、高效、持久稳定的幼儿家长运营与盈利平台。

  ? 管道式盈利:B端课程销售收入,园所运营收入;C端高精准幼儿消费提供商O2O,形象衍生品及文化产品,VIP会员增值服务,家长与教育专家互动咨询服务,自营爆款收入。

  优势分析

  与幼儿教育与消费行业其它企业对比,飞飞兔商业模式的颠覆性、系统性是无可比拟的。

  通过幼儿园抵达、掌控家长和幼儿是用户覆盖最全、综合速度最快、综合成本最低、黏性最强、频次最高、延展性最强的长期运营型幼教平台的最佳实现途径。

  融资规划

  本轮众筹1500万元人民币。

  未来发展规划

  •   幼儿园五大领域课程开 放平台(自有/合作)

  •   幼儿园教学要素运营平台

  •   高粘性家园协同APP

  •   高频次幼儿家庭消费运营平台

  •   卡通衍生品/自营爆款

  •   自媒体/UGC内容

  •   家园协同教学活动平台

  •   妈妈/幼儿精准生态圈

创业团队 米涛 CEO

  北京师范大学老教授协会“十二五”课题组成员,国际儿童发展与教育学会(ACDEI)认证职业园长,国际注册蒙台 梭利幼儿教师。十年产品及市场经验。此前任中国网通互联网应用高级产品经理;北京邮电大学MBA。

  改博涵 CTO

  十余年软件开发团队管理经验,曾任亿玛在线(原”一起发”,中国最大最早的网络联盟平台之一)核心技术团队负责人,参与创办八戒旅游网(后被北京控股收购),此前服务于中国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毕业于山东大学。

  以下为善缘街0号独家采访实录

  Q1:互联网改变教育行业是比较困难的,也有很多讨论围绕教育要不要互联网+,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米涛:现在我们要考虑的问题,其实并不是说把传统的课程改造成课件,或者是改造成互联网,我把它放在网站上、手机APP上,或者做成课件放在幼儿园的屏幕上,其实都不是。我觉得互联网应该是一套体系,它不光是一个工具,也是一套思维模式。比如说互联网解决的不仅仅是上课的问题,而是大课程的概念,我们要解决幼儿园上课问题,那么还要解决家庭教育问题,甚至还有一些幼儿园之外的问题。

  比如说原来幼儿园的课堂,只有上课的二十分钟叫课堂,回家之后,很多情况下,幼儿园教育跟家庭教育是割裂的,有可能上课老师讲的是这样的,到家之后,家长不知道,孩子又没法去表达,家长用相反的一套教育理念去指导,这样对孩子的成长其实是不太有力的,效率也很低。

  那现在我们通过移动互联网打破了中间的围墙,让家长非常清楚的了解到,孩子上课学了什么,同时一些教育理念怎么传递到家庭,跟孩子产生一些亲子互动,这对孩子的成长也是很有好处的。例如我们音乐课设置的时候,孩子上课学的音乐,回到家里面,会教家长们做一些亲子互动游戏,家长不会可以到APP上去看一些视频,或者一些内容。就可以去参与孩子的继续教育。

  另外一点,我们也打破了幼儿园和幼儿园之间的围墙,通过飞飞兔移动互联网平台,以教学为切入,全国所有上飞飞兔课程的幼儿园,都可以在平台上进行沟通互动,进行社交。老师会在平台上不断的互动,家长也是一样。

  飞飞兔希望打造一套系统,解决幼儿园的问题,解决家长的问题,解决孩子的问题,同时提升整个行业的运行效率。这种教育理念,我觉得并不是要把课做的多好,它的维度是不一样的。

  甚至我们还组织户外活动,和幼儿园、中科院植物所合作,到中科院植物所香山旁边的植物园进行线下的课堂延伸,对于孩子来讲,课堂不再只是学习科学,教课程。而是到植物园里面去,和家长、博士在一起,真正跟大自然去接触。

  而像这些,如果通过传统模式效率会很低,但是通过互联网平台,就可以打破局限,提升整个行业的运营效率,从而更高维度的思维考虑问题,来让幼儿教育可以更容易普及和被接受。

  Q2:产品移动端的内容与活动是高品质、高粘性、高互动的活跃用户群,有做社群性质的吗?

  米涛有,首先是APP,当然我们也有微信平台和微信群。在粉丝群方面,我们不仅仅让家长变成我们的粉丝,甚至也会让他去参与内容的生产制造,比如我刚才说的众创型的课程。

  因为B端的课程是没办法家长众创的,它是一个很专业的思想,但是C端是可以的,比如我们说的飞飞兔历险记,那就是每个家长讲自己的故事,或者老师和孩子都会参与这样的故事,最后我们来呈现一个完整的故事,可以做成绘本、做动画等等,做一些演讲,这些都是可以参与的。

  而社群目前在逐渐的形成过程中,会让粉丝们互动搞一些游戏,提供一些好的东西在里面。

  同时我们还有线下的亲子专家,为用户提供心理护航栏目,每周会有一期的心理专家,都在电视台上讲一些青少年的心理,和家庭心理问题。

  我们有一个系列的活动叫飞丝time, 飞飞兔粉丝的时间。比如在2015年11月14号,我们做了线下活动,在北京剧院,做了一个科学天才小孩家的颁奖盛典,我们在北京找了五十个幼儿园,有画画画的不错的小朋友,上传到APP里面,我们就把他请到现场来,看儿童剧,同时在门口可以带着妈妈走红毯,在大背板上签字,并把他的作品贴上去,在小红帽表演之后,还可以到台上去合影,穿着飞飞兔服装的卡通人偶,和小红帽主创都会跟小朋友进行合影、颁奖,很多孩子和家长都激动的热泪盈眶,下面八九百个人跟他们鼓掌,孩子们需要这种荣誉,对他们一辈子都是很好的一个回忆。

  这就是我们飞丝time的北京站,然后我们跟每个粉丝,签下活动粉丝会的护照,每参加一次活动都会跟他们盖一个章。

  这样高品质高互动的社群活动,不仅可以给家长和孩子们提供更多成长的机会,也使孩子成长的阅历中有这样一种获得认可的机会,他努力的作品可以得到成功的喜悦和回报。同时对家长来讲,怎么去教育孩子,跟孩子增加互动,也有极大的帮助。

  另外对于院所来讲,也是一个很好的作品,来提升线下的活动。对于小红帽,我们C端的合作伙伴,合作剧来讲的话,实际上也是给他的剧,增加了更多的元素色彩甚至是客流。对于飞飞兔来讲的话,不仅为我们用户提供好的机会和增值的服务和产品,飞飞兔也是有收入的。我们发现一个现象是什么呢?当一个孩子去领奖的时候,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小伙伴、邻居们都会去买票去看

  Q3:家园同步App是怎样利用AR技术的?

  米涛:AR技术,我觉得本身不是技术问题,如果是一个文化产品,它的技术可以做的很炫,但是我把它定位成一个教育产品,它就要达到一定的教育目的。所以AR产品打开的时候,它是一个悬空在空气中的屏幕,这个屏幕是要给家长、孩子们去讲,纸上鹦鹉是怎么来的,它的用处、特点以及一些科学知识,动一动图形,用孩子喜欢的方式把它讲出来,而不是像一般的AR产品。

  我们本质上还是教育内容的公司,要把内容和教育本身做好。

  未来也会有计划做线下的班,但不是飞飞兔自己公司的员工来开,而可能是共享经济的方式来做。我们的院所和一些别的机构,还有一些产业上下游的合作伙伴,比如植物园。

  我们更关注的是能不能给用户提供更高的价值,用户体验怎样是好的,以及可复制性。在这方面实际上盈利并不是最重要的,但当我们把模版打造出来,用户群足够达到一个可收费点的时候,那么就会变成可持续盈利的产品。

  Q4:未来C端有哪些计划?APP如何变现?有过烧钱的行为吗?

  米涛:刚才说的三类,一类是课程的增值服务;一类是APP变现;一类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同业合作。

  比如说我们一些衍生品,一些文化产品,像植物图书,有绘本,也有科学知识。

  包括以后我们的品牌授权,APP授权。比如去年十款最赚钱的手机游戏里边,有七款都是APP授权游戏,飞飞兔做成授权APP,甚至以后拍成动画,拍成电影。我们都知道一些C端的APP,没有三五千万是烧不出来的,但是B端的APP就很好做,比如李白、杜甫,你知道我也知道,为什么呢?并不是李白、杜甫打广告了,是因为他们出现在我们的小学课本里,你上了小学,就知道李白、杜甫。

  那以后飞飞兔模式真的发展到几千家幼儿园,几万家幼儿园的时候,飞飞兔可能就会变成一代人的回忆,这个时候只要他上过幼儿园,飞飞兔就伴随着他三年的成长。当时我一个拍电影的朋友说,飞飞兔以后真拍大电影的话,一分钱广告费不用花,可能票房都低不了,因为家长和孩子跟飞飞兔都有感情了。

  飞飞兔并没有单纯的做补贴,或者是一般的O2O烧钱模式,但是会有扩展的精力,我们希望以一种健康的模式来发展,商业本质还要回归商业,而且教育本身,B端的产品跟C端不一样,C端的产品只要免费,甚至补贴,就会有大把的人来用。B端如果产品不好的话,白给人家都不要的。

  我们的第一批用户,是先找到试验园,他们觉得不错就转介绍,然从而进行一些推广,像地推这样发展起来的。

  此次亮相项目的推荐方为京北众筹。

  京北众筹是专注于中早期创业公司的股权投资平台。

  公司致力于为优质创业公司提供快速股权众筹融资,同时为被投公司提供品牌宣传、市场推广等资源整合服务;为股权投资者创造参与高速成长公司股权并获得超额回报的机会。

  京北众筹,六大特色优势:

  ?首家银行(建设银行)资金监管众筹平台

  ? 首创股权交易中心(北京/上海)退出模式

  ? 首家项目分版(A/V/Q),投资人分级众筹平台

  ? 与顶尖投资机构合投,领投+跟投模式

  ? 项目和领头人双重尽职调查,独立专业风控/投资团队

  ? 专业投后管理,定时披露信息,积极资源对接

  京北众筹,2015年唯一盈利的股权众筹平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11-18 06:39 , Processed in 0.09216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