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真格基金王强:VC的未来将会在哪里?|链大会

2016-4-1 21: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4| 评论: 0

  分享|王强 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

  我和徐小平老师也在在办公室想真格的未来在哪儿。

  做企业、做基金、做投资,万变不离其宗的两个东西:第一坚韧不拔,第二持续忍耐。掌握这两点,最后可能会跑出不同的东西。

  这几年中国投资界在发生什么变化?围绕投资,世界简单分两面:一方面需要钱,另一方面提供钱,供需两侧。创始人需要钱,基金可以给出钱,这个东西千百年来没变。只不过,由于移动互联网让创业平台或创业门槛变得极低,变得几乎零成本,使得商业各个层次产生前所未有各种新的形式。

  从资金的聚集方式来说,这些年各种尝试都诞生了,无论我们称之为众筹还是P2P,最后聚集一批资金池再去投,还是私募还是个人拿出钱来,资金汇集的方式已经发生多元化的转变。

  但是回到资本机构的未来,我们正处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节点,每个人都想做一个公司,但对于持有基金者的考量就变得其实异常的严苛。

  所以,VC的未来将会在哪里?

撕开资本傲慢的面纱

  什么意思?再回到三四年前,任何一个基金面对一个创业者都是强势对弱势的状态,换句话说那个时候投资者少,要钱的人也不多,但要想得到匹配也不容易。所以那个时候基本上资本是非常傲慢的,无论是什么层次的资本,个人资本还是机构资本都是比较傲慢,因为他们认为我是非常重要的,我是稀缺资源,我才能决定你的命运。

  但这三四年来,我们认为资本现在面对风起云涌的创业氛围、千变万化的商业形态生,任何一个资本他要最后活下去,他必须发生本质的内部变革——必须撕开你资本傲慢的面纱,必须至少站在和创始人同一个起跑线上。真格我们宣称:我们要成为创业者的垫脚石!不是口号,是我们真正非常卑微企及的一件事情。

  从服务态度上做到这一点,真正现在在所有项目资源里,可能有些优质资源才会逐渐向你倾斜。随着资本膨胀,资金池的扩大,创业者他们获得的启蒙越来越快。以前任何一个创始人,只要谁给钱就允许他进入,现在创始人正在走入比较成熟的状态,他们必须通过理性分析谁的钱我才需要拿。在我看来资本,虽然一块等于一块,但从对创始人最后把他引向一个目标甚至终点来说,这个一块和一块不是等值的。这里背后有价值观的匹配,有经验的匹配,有资源的整合的匹配,还有一些思维方式启发的匹配等等。

  那真格是怎么做到这点的?

  真正爱创始人。这个不是说的,所有基金都说我爱你们,但他爱什么?我和小平有一点,我们对人充满着盲爱。

  资本从投资角度看,它是非常反人性的。街上走来一个人陈述点东西我决定掏一百万美金他走了,三年以后过来说玩完了,或三年以后说上市或被并购了皆大欢喜。但这个你给你老婆,她两天不回来你就担心了,更不用说投资人,真的视金钱如粪土。

  当创业者离开办公室时,我们就忘掉他,除非他来找我们需要我们帮助。任何事任何层次上的帮助,我们无条件帮助他,直到把接力棒交到A轮、B轮。即便交到A轮、B轮,仍然需要真格提供帮助,我们就提供帮助。

  VC未来除了撕掉傲慢的面纱,能不能有创业者心态,自己也在创业,将心比心,同呼吸共命运,作为资本才有存活的概率,否则优质的VC会逐渐成为品牌。像现在网红一样,虽然资本非常大,但最后创始人会非常理性的知道他选择什么调性、什么价值观和什么经验的资本,这个是完全不同的。

  比如说为了达到这个,怎么对创始人好?真格基金我们做了几件很好的事,等于把中国投资市场做了几件事,也算搅了点局。

  真格基金第一次把所有不利于创始人的条目全都扔掉,把投资意向书从几十页缩短到两页,这个都引起华尔街和硅谷的敬佩,因为他们不敢做。美国人说大家相信法律,但他做不到投资意向书不足两页。这个对创始人没有信仰甚至信念不可能做的,所有清算条款都扔掉了。这样创始人心态得到释放得到解放,才能把全部精力用在经营他应该经营的东西。

  在我看到VC他唯一的未来就是不仅要撕掉自己傲慢面纱,一定要跟创始人同呼吸共命运。同时,真正从自己投资行为和投资后的管理行为上,真正做到展示你价值观的东西。这样的话你会在众多的VC机构中,众多的投资者迅速脱颖而出。

做品牌型的VC平台

  资本我更愿意跟大家分享一个东西,如果机构型VC要有未来,他们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无论你的钱有多少,第一个你所投入的,无论你的方法是什么,能不能第一时间有效获得真正值得投的这些项目?

  不是所有项目都值得投,但是所有的VC首先面临一个问题:你能不能把市场上尽可能优秀的项目,都在你的雷达上来展现?

  所以,第一点VC必须成为一个品牌型的VC平台,只有这样大量优质的创业项目才会在第一时间里,得到你的优先筛选。因为这个是对后面你能不能投中,你能不能回报非常大,直接相关的,是非常重要的。

  任何一个VC如果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只是闭门造车,还是用非常传统的生产方式,来一个一个去寻找这个项目来源的,首先在这个雷达上你所能看到的就非常非常少。

  我始终认为投资如果从出资者心理来说,每个人都希望我出点钱最后得到很大的回报,但是如果你这个出资投的不是二级市场不是买股票,是投一个企业,期望企业最后给你带来回报。千百年来,从人类有了商业活动以来,一个没变的东西就是说这个企业它必须活着,必须带来有效性和提供真实价值,最后市场才会给它一个资本的定价,换句话说它才能带来回报,这个没有变。

  你可以一夜之间爆红,如果你红不了十天,红不了一年,红不了五年,红不了十年,最后结局和你不红是一样的。利用弯路的时间烧了钱善终而已或不善终而已,从尘土最后归于尘土,做了一场空梦。企业最终能不能生存是最关键的,对VC来说,VC所有未来在于无论前面方式怎么变,你怎么获得资本,你怎么获得项目源都不重要,关键在于你投入了以后,是不是能够和创业团体或创业者,真正的就这个企业在这个市场上运营,你那个方案有足够有质量的时间来跟他们分享。

真格基金王强:VC的未来将会在哪里?|链大会

  所以在这点,前一段我看在圈里包凡发了一篇文章估计会得罪很多要投资的人,他说投资不是一般的人能玩的,这个话说的好像很霸气。为什么不让我玩?投资真正赚钱其实不多,跟二级市场一样。二级市场是零头游戏。股票市场能量不变就那么多,有赚的就有亏的,赚的是赚亏的人的钱,亏的把钱给了赚的人,不产生任何价值。股市大家亏的一塌糊涂肯定有人赚,钱到哪儿去了?美国市场一样,香港市场仍然一样,资本市场不产生额外价值。

  投资接近这样一个玩法,不是因为你投的越来越多,就能回报越来越大。因为独角兽首先就那么多。如果在全中国,去年你衡量你的基金的表现,它跟这40家独角兽你投了多少?真格基金我非常骄傲给大家分享一个数字我们投了其中7个,这个概率非常大。如果7个还能活,在不同时间退出,真格基金四年全部基金全部回来,不仅回来有极大回报。

  我始终对所谓企业靠众筹拿点钱,持非常保留的态度。因为我知道企业最后经营来说钱很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马云就做不成,马云他的话当年到纽交所借二百万美金没人给,他现在借了多点十五年以后,如果马云有那个钱呢?不可能的。

做一个最大的小基金

  我现在感觉国内有两类VC:一类有主导性思维,他们该投不该投,面对资本市场波动有理性距离,不受资本市场波动。拿真格来比,如果说今年是创业者的冬天,或资本冬天,从真格投资频率我们没有讲过,真格资本金也在扩大。说明什么?不是因为我们敢逆潮流而动大家不投我们敢投,No。我们保证越来越高质量项目融汇到我们这里,投不是无理性做一件事,而是更理性的推进。

  这种情况下,另一类VC是跟风的,比如现在很多项目大家抢,别人第一个人他决定投时,往往出现第二个基金、第三个基金把这个人拦截了,甚至堵到家门口。现在创始人有这样的体验:一回家,楼底下坐好几个人,吓一跳说干什么?回答说给你钱,大家比着给。这时作为创始人要非常理性,这个钱一旦拿进来,它稀释了你的股权,最后能不能达到你经营成长的目的这很难说。

  如果这个VC他不能形成自己独立的风格、独立的判断,独特的思考方式和独特的服务方式,我觉得在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入场之后,其实是劣币驱逐良币的。

真格基金王强:VC的未来将会在哪里?|链大会

  最后,衡量VC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除了看你每年帐面的回报,更重要看你投资存续期究竟表现怎么样。甚至投资存续期结束真正开始退出,你的真正表现。只有这些数据才是你作为一个VC生存全部的生命特征,其他都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如果没有真正的生命特征,意味着你作为一个VC,将来融钱也融不到了,你投资接续不了,因为你自己的生命不能够健康的存续。

  所以如果让我跟大家分享,面对创始人和投资人,其实分享同样一个东西,就是做事一定要做最本质那件事,而不要为任何表面的东西所诱惑掉。因为人的精力、金钱和所有的能量其实是不变的,是守恒的。你在哪方面削弱了一点,你再去做那件事的时候,就是减去了那一块,你就不能全力以赴专注做你最大的目标了。

  所以最后给大家展示一些光明的前景或者告诉大家一个心态。前天我在清华大学参加了硅谷浦东银行报告发布会,有个数字非常有意思:对比了中国、美国、英国三个国家的创业者心态,发现中国的创业者80%或者少一点70%多认为,我做个企业IPO上市是我唯一追求的目标,或者我最想追求的目标。20%左右的人,或10%几的人认为我被并购了,在不同阶段并购了,实际上是完成我创业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而英美正好和我们数据相反,在美国这个非常成熟的创业环境里,或者在英国这个非常成熟的创业环境里,60%、70%的创业者认为并购是我应该追求最高的状态,因为偶然性才能使我上市。

  所以我觉得如果哪天,当然我也期待着,当中国的创始人能够进入这样一个正常的心态,把创业当成实现终极目标不断尝试的阶段性,阶段性退出也算一种成功概率时,中国的创业质量会大大的提高。对投资的人来说也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因为你假如都跟着上市,最后要么上市要么死掉,作为投资人来说他的回报也会风险极大。

  由于时间关系跟大家分享这么多,真格基金是个小基金年轻的基金才做了四年,很多东西我和小平以前没做过专业的投资者,虽然我们误投了几个公司上市了。我们天天思考的和大家思考的一样,真格基金不是做四年、四十年,甚至我们不在时它作为遗产继续推下去,靠什么?

  我们不断的学习、不断的体悟、不断的改变,敢于做出别人不敢改变的东西,这是真格基金对我们的定位。当年我和小平做真格基金时,我问徐老师一句话,我说小平为什么需要咱们一个真格基金呢?全世界不缺这么多钱,为什么我们做?你的梦想是什么?

  小平说了两句话,我说,好咱们一起做。

  他说第一,我们成立基金是带着价值观的基金,不是光有价值我们要有价值观,今天不是分享我的价值观。

  第二他说我的梦想是,在有生之年把真格做成世界上最大的小基金。“大”意味着你的思维方式、你的创造力、你的眼光,一定要超过你所有的对手,这个大你还真得有一个像我刚才说的真正热爱创业者,真正把你的腰恭下来和他们一起成长的,不仅是姿态还是时间。任何一个要想得天下,你的胸怀比要想得天下的胸怀要大一点。

  最后以我最喜欢西班牙的一首诗的诗句结束:

  “我的心只比宇宙大一点点,你要想征服一个东西,你的心只比它大一点点,就构成了征服它的概率和逻辑。”

  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0-9-21 14:52 , Processed in 0.09215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