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IT 查看内容

企业服务创业真正的困难和未来在哪里?|链大会

2016-3-31 20: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4| 评论: 0

  主持人|微链联合创始人 柳荣军

  对话嘉宾|个推副总裁刘宇

  OneAPM何晓阳

  野狗科技创始人刘之

  亿方云创始合伙人兼COO刘超

  七牛云存储CMO李婧

  刘之:大家好,我叫刘之,是野狗创始人。野狗提供的是一个叫实施后端云服务,主要是帮企业解决实施同的场景,像滴滴里面可以看到周边的一些车比如像实时游戏我们提供的类似于基础通讯管道的服务,像聊天这些都可以用野狗。

  刘宇:我叫刘宇来自个推,顾名思义是做推送的,推送这事不够通俗,但是我通俗讲一下。看一下自己的通知栏消息,每天收到非常多,这里面有十条有八九条都是我们推的,所以我们也在不断推出新的产品让大家推的更智能,比如我们通过大数据的产品让大家能够得到自己更需要的消息。

  何晓阳:大家好我是何晓阳,主要是帮助所有人开发和运维解决代码故障。当你们感觉到无助,网上不了等等都可以打开51.com,你协调程序优BUG,当用户用你的时候你不知道什么程序运行的很慢,我们是帮助运维的。

  刘超:大家好我是刘超,是唯一做应用服务的,不是面对开发者的是做企业文件管理与协作服务的,在座有很多资本方和创始人,现在我们这边有大量在资本方和投行在用我们的服务做文件的协作,因为它可以让我们随时随地的管理我们的文件、察看我们的文件。

  李婧:大家好我是来自七牛云的,七牛云其实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分两种一种是计算,一种是存储。在2011年大量图片类型的UGC,瀑布型的或者移动的社交像陌陌,他们在用基础设施的时候,需要比如有些图片类型的数据需要存在云端并且需要让用户访问的更快、上传的更快。

  主持人:我们跟美国比,创业很多时候是跟美国对标,跟美国比我们发现美国企业里面面向2C和2B的市场体量是60%,移动互联网元年2013年以后,中国面向C端和面向B端的是20:1,21个人就有只有1个做企业服务的,这个市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

  李婧: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我没有觉得企业服务差异那么大,什么叫企业级服务,云服务类的企业级服务才叫企业级服务,中国大量的外包这种也都存在,此外企业级服务能解决什么问题?

  帮助企业更好的资源管理以及服务外包化我们看它的发展,单纯说云类的企业级服务,它是随着什么样的成熟度才会慢慢兴起呢?随着企业内部的各个模块的量化的成熟度才导致了可以把更多的东西通过服务外包的方式出去,而在这个情况下看中国,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认为中国是跑在挺前面的,数据信息化这些大量数据产生包括这两年提的比较多的产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都是把过去一些传统企业实业往数据化、核心化上走,它势必要产生一些我刚刚提到的企业内部包括整个产业链,企业链条上的各个部分的量化的成熟度,因此它可以进行去服务外包,就从七牛做云服务的例子看一下,我们最早做的时候,需要大量教育用户、告诉他们到底云存储是什么,大家想我做一台服务器就可以把数据放进去了,为什么用第三方服务呢?在当时情况下我们瞅准了一个点就是移动互联网里面UGC用户的产生,WLAN那时候没有进行数据处理,所以七牛出来了,对我们来说不仅仅是卖产品而是解决用户的问题,我最近看《城镇化经营本质》里面说做企业服务还是真正看你能带来什么,价值链是什么。

  刘超:刚才说整个市场用户教育程度是不同的,因为我们做应用级服务的,现在所面对的市场是更初级的,相对于欧美这些国家来说,他们在信息化程度上其实走的非常快,我走个很简单的例子,也许现在我们国内企业才熟悉用邮件方式工作,但是欧美在十年以前就适应了。

  欧美是经过了整个信息化的过程,从最早信息软件一系列走过来的,中国是跨越式发展,一些企业可能刚刚买了一个企业邮箱,下面马上买公有云的服务了,是跨越式发展。

  何晓阳:中国企业和过企业不一样,市值比,中国20:1,美国2:4,是大家通常户的点,无论中国或者美国大家做软件的目的是为了代替人的劳动,从软件发展来说,中国人力成本跟美国人力成本是两个概念,其实大家可能没有去美国直观的感受,美国平均一个IT顾问时薪500美金,现在都被印度人干了,在印度人去之前是500美金,假如今天招了一个数据共层是个个SA,有五六天几百美金就没了。

  美国买软件有个投资回报率,每款软件至少十倍才有价值,中国人力成本非常低,中国有人口红利,因为中国有人口红利,所以买任何软了都不如雇佣大量的人划算,所以任何软了行业都是发展不起来的。所以企业级服务,中国人每年上升16%,IT至少上升30%,所以从这点来说,每年上升5%-10%才行。

  刘宇:大家对于协同创新的认识,关键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还是借助平台把自己的事情做的更快,关注自己在产业链条当中贡献的价值性价比最高的那快才能赚钱,否则把所有都做了这时候发现竞争对手比你跑的快很多了,对于比例来讲可能在美国来讲它的创业企业面对企业服务的可能比例很高,但是靠谱的不一定多,中国创业企业虽然2D、2B这块不一定多但是精品很多,毕竟中国市场可能遇到技术的天花板是非常高的,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解决中国市场的问题,这么大的用户量这么复杂的网络环境,像这些情况我们会遇到非常多远远高于美国的环境。

  复杂太多,桥有一个我们市场人数,市场规模比美国大非常多,这一块需要给中国团队更长的时间把这个市场培育和打开,这时候实际上我们在慢慢精品会越来越多。

  我看有从略跟我们要票,刚才讲的挺好的,人力成本是个非常大的问题,我补充一下,我的看法是一个要感谢小米,第二感谢咱们国家政府,去年对互联网+还有小米的互联网思维其实教育了一大批传统企业,这些传统企业他们现在在转型,传统企业转型当中比如一个传统行业不怕大家都不做,就怕有一家公司做了,有一家公司做了,其他老板说他做了我也得做,所以这个需求就被激发出来了,云服务市场克林顿其实早期也提出过关于互联网创业的振兴硅谷的计划,跟去年提出的互联网+是一样的,这是宏观背景的想法。另外现在企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最近有个概念特别火,企业云服务就是调用的所有资源。

  主持人:第二个问题,我想问,我是从这个角度尝试着分析中国跟美国由于差异存在,可能知道帮助企业寻找服务的商机,另外大家都在做企业服务,而且都已经做的不错,在这个当中我想能不能用简短的话告诉我们你们做企业服务当中碰到的困难的地方在什么地方

  刘之:最难的应该是产品,因为你要做的产品如果说满足一家公司的需求,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定制的服务,如何抽象出产品把产品从更高的层面能抽象出来,我认为中国目前的技术中美之间差异并不是特别大,但是在产品力上中国美国公司产品力上差距很大。SAS最难的是解决定制化的问题,所以会收购一些公司;

  刘宇:我觉得两方面,一方面是技术的难度,另一方面是对行业的理解,技术难度就个推而言我们不断面对新技术挑战,现在我们已经发布的SDK的分发数已经有80亿了,每天新增还有1500万左右。

  每天有6.5亿点过我们服务器,这时候是非常大的技术挑战,我们也在不断迭代演化让这些刷新数被消化,去年双十一或者今年促销的情况对我们是非常大的挑战,去年双十一我们发了40亿条消息,另外对行业的理解,大家说消息发太多了,我们也觉得多了,我们不断的致力于让大家发的更聪明就需要你比客户更加了解他的客户。

  何晓阳:中国比美国创业难第一是钱的问题,更多是汇率的问题,大家可能没有想过,在美国做SAS公司,大概的节奏,看美国证监会统计,大概要IPO七年,IPO的时候当年确认服务要做到将近一亿美金,所以美国的节奏节是一年一千万美金,七年七千到一万美金上市,在中国呢?这个事情可以想一下,在中国能不能在七年做到一亿美金,我觉得是很艰难的事。因为平均来说每个一个客户、跟中国的客户,客户体量差不多,他付给你的钱就是把美金换成人民币,客单价六千美金,中国同样的客户是六千人民币,意味着七年做到了一亿人民币收入,这个事情有意义吗?这个是你没办法克服的。你想到如果七年做到一亿人民币不OK可能三年做到一亿,你公司发展节奏要快,意味着更好的人才,更多的钱,更好的招人,中国跟美国是有差异的,招人更快、企业文化就有问题,其实就是快慢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难解决,在企业服务领域大部分公司都遇到这个问题,我觉得未必所有人都能解决这个问题。

  刘超:我觉得其实是用户意识的问题,它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老板的意识,一个是员工的意识,我们做了用户调研发现真正每个员工拿到我们的东西让他注册了一方云他用的时候最开始三天会非常不习惯的,我为什么要把文件放到云端,有没有做归档,但是三天以后他发现这个东西对他帮助很大,他回家可以不用带电脑,老板打电话过来可以随时随地发他的文件,老板的意识上也一样,是对安全的纠结,他们认为这个公司我把公司的文件数据放到一方云安不安全?如果一定要用这个东西,建一个服务器是更不安全的,我举简单的例子,我们的存储用的七牛他们请更专业的人员保证这个系统的安全,我们也保证整个应用的安全,相对比企业IT花什么样的成本什么人保证他们的安全呢。

  李婧:我从两个层面来说我觉得从我们自己做企业级服务层面或者说我认为可能是大多数创业者都会遇到的问题,怎么更高效的帮助用户体现你的价值,大家可能说这话挺虚的,但是我可以说产品+服务,会发现产品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随着这个产业从蓝海进入红海,我认为企业级服务不断从蓝海进入红海,另外是从红海挖掘蓝海,你所谓的价值不是把产品和服务加起来组合给用户就可以了,就是最终不是卖产品也不是卖服务是帮用户解决问题。这个结果前面是更高效率,我们创业的时候发现用户过来了,我们服务一万个用户,几千个用户的时候可能会更高的帮助用户响应问题,但是像七牛现在企业用户已经几十万了,我们怎么能够更好的不影响服务的质量,让内部+外部对外的效率运营的更高起来,这不仅仅是2B的问题,可能是所有2C创业者都有的问题,这里面数据驱动、价值驱动在企业内部经营策略的时候就会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从蓝海到红海怎么兼容服务本身,我刚刚问的是最困难的点,包括技术、包括用户受教育的水平,甚至汇率问题,这是我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种说法,非常好的总结,我们时间关系,本来聊一两个小时没有问题,我还想再聊下去,但是时间关系,我们用最短的话,大家展望一下企业服务市场的未来,这个话题很空,看能不能总结出来。

  李婧:年初的时候我们在宣布我们第一轮融资的消息里面有提过七牛的愿景,从我们成立的时候我们就认为企业级服务或者从云计算、云基础设施它的发展是让用户真正忘掉资源,而让他们享用的是即插即用的场景化的服务,包括现在的IS越来越成熟的情况下越来越往上层走,往更场景化、服务化的场景走,所以我们希望用一个很小的案例,我们希望中学生想创业的时候可以直接用云服务。

  刘超:我还是类比2C的服务现在大家拿出手机来会发现想干什么都能干得到,不管打车还是叫饭或者洗衣服,甚至个人生活能满足的东西手机也能满足,未来也是一样的,当打开手机所有办公需求应用都会变的非常方便。

  何晓阳: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们看美国最值钱的公司分为两类,一类是2C的,比如FaceBook、谷哥,另外是做2B的,比如微软,微软今天市值还有三四千亿美金,SAP1100亿美金,意味着什么?我们看中国美国大的环境来说,2C的巨头是相似的,但是中国没有2B的巨头,这个2B的巨头量级跟2C巨头一个量级有可能在一千亿人民币到一千亿美金市值之间,我觉得这是最大的机会,今天中国企业服务领域并没有市值超过千亿人民币的公司更不要说一千亿美金,其实像一句很有名的话,“群狮齐路,天下共逐之”,对于台下台上的人来说,一千亿美金我们都有机会。

  刘宇:我觉得所有服务于企业创业平台的人来所更多是帮大家织了一条公路网,大家只要坐在车里面向前开随时选择不同的路不同的方向,我们2B所有服务商都为您做好了准备,甚至前瞻性的准备好了您下一步要用的东西。

  刘之:我先说一个数据,中国的电商比美国要大,中国房地产跟美国一样,中国的企业服务比美国现在要小50倍,当然这是从市场角度来看的,那么中国在今年开始以后很多创业者使用产品的时候就跟刚才讲的一样,像积木一样做的,这样它的创新成本会变越来越低。

  主持人:提到积木的概念,包括提到市场空间还有50倍的空间,有可能产生一千亿美金的公司,这就是企业服务的未来,这么一聊下去大家伙对企业服务的前景更乐观一些,今天现场如果企业服务创业的欢迎在微链上找融资,可以上传计划书我们帮您找投资人,掌声送给企业服务的五位嘉宾,企业服务的展望从来不会停止,包括后续的链大会对企业服务会做更深入的探讨,今天时间有限,我总觉得问到了一半又不得不停止的难受,我们去会议室再聊一会。掌声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1-4-11 23:36 , Processed in 0.09653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