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娱乐 查看内容

李玉刚曝辛酸往事:夜总会表演被醉酒客人扔瓶子

2014-12-4 10:37| 发布者: 闷倒驴| 查看: 585| 评论: 0

  他是男儿身,却比女性更传神地展现女性媚态;他不是科班出身,却登上春晚扬名海外。


  出身于草根的李玉刚怎样打造其颠倒众生的舞台形象?李玉刚征服观众的秘诀是什么?在李玉刚携舞台作品《新镜花水月》于6月8日登陆广州大剧院前,他接受了信息时报记者的专访,为观众解密,“刚”是怎样炼成的。


  起步之初:


  十年摸爬滚打摔进这扇门


  李玉刚从未来过广州,不过,他曾经到过广州周边的不少城市:深圳、惠州、东莞……成名以前,他在深圳开过家政公司,抱着来到南方“下海”淘金的期待。可惜生意做得一败涂地,血本无归,那是他人生最失意的时刻。那一年的春节,他没敢回家。


  出身于东北一个贫困乡村家庭的李玉刚,高中毕业以后就开始出外闯荡。19岁那年,他原本考上了吉林省艺术学院文艺编导专业,却因为交不起学费,不得不放弃学业。李玉刚上起了社会这所“大学”:“从1996年到2006年,正好十年的光阴,我把我的青春期,都交给了全社会。”他做过餐馆的服务员,开过服装店,也曾在小歌厅里打杂登台。


  为了磨练唱功、积累演出的曲目,他曾一边在西安的歌舞厅打杂,一边在唱片店里当“小二”。客人拿起一张李谷一的唱片,他便开唱《难忘今宵》;拿起一张那英的唱片,他便唱《征服》。他曾经跑遍中国很多大大小小的城市,一家家敲开夜总会的门,寻找登台和赚钱的机会。有的观众喝酒喝多了,就朝他扔瓶子;有的客人心情不好,无端吹毛求疵……


  但如今回想起来,李玉刚却感谢有那样的经历:“我现在能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认可,也可能是当时打下特别好的基础。我并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是童子功,那个时候经历了社会、包括民间对我的考验。也由于那个时候的历练,对于观众的需求可能抓得更准确一些。”


  他形容自己的成功是跟这个时代撞上了:“我是完全因为别的门都把我给撞了,只有这扇门冲我打开了,让我突然摔到这个门里的。”


  变身秘诀:


  亲手绘制妆容设计服装


  反串美女是李玉刚的必杀技,李玉刚在舞台上塑造的古典美人令男性观众为之着迷,他还记得有一次在维也纳皇宫的演出,一个外国小伙子突然拿了一束花冲上舞台,朝自己单膝跪下。“我当时很惊讶,现场观众也是,因为一般国外观众都特别理智和礼貌。”


  为何男人扮演女人,比女人扮演女人还完美?李玉刚认为“男人站在另一个视角,也许比女人观察自己更仔细”,他举例梅兰芳也是如此,“艺术


  至于如何去展现中国女性的古典美,李玉刚认为最重要的是抓住内敛这一特质。“中国女性的内敛能够体现出中国历史的悠久。”除了内敛,还要把握一种分寸感,李玉刚说:“男人模仿女人,把握不好分寸不是过犹不及,就是达不到效果。在我的心目中,如果把女性模仿得过了,反而会令人反感。”


  至于妆容、服饰、形象怎么去设计,李玉刚说,他靠钻进中国的传统绘画、古籍和戏曲里去寻找。“服装方面,我看了大量的书籍,唐宋元明清看了很多,包括沈从文研究服装的著作,这些对于我设计服装非常有好处。”每次演出的服装,由李玉刚亲自设计图稿,再进行裁剪、修改。化妆也是,他不断钻研化妆的技法,“现在我比较熟悉了,但想要化一个非常精致的妆容,大约需要两个小时。”


  “一切没有什么捷径,只有学习。辛苦,但是在苦中作乐。因为除了艺术之外,我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平时没有演出,跟我有关系的只是排练场和办公楼。我也很享受苦中作乐。”多年以来,李玉刚还一直保持着每次演出后记笔记、看录像回放的习惯,“现在记的东西更多,每个月都会记几个本子。”


  进取之道:


  博览群书钻研京剧与交响


  如果说2006年透过《星光大道》的一夜成名是一种偶然,走红8年后,李玉刚还能维持如此高的曝光度,并走向更为“高大上”的舞台,则绝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2009年继宋祖英之后,李玉刚成为又一个在悉尼歌剧院开唱的中国人,但在李玉刚最初说起这个愿望时,很多人都视之为笑谈,甚至悉尼歌剧院的管理者也不止一次拒绝了他。


  如今李玉刚在国外的演出不比国内少,这迫使他不断学习,而他最近学习的内容就是交响乐,他在微博上写道,“交响乐这种东西,原来我骨子里并没有,我有点排斥西方的东西。但我必须了解它,因为西方的交响乐特别科学,中国的传统音乐特别有个性。如何把个性和科学结合在一起,可能是我在寻找的一个方向。”他说:“因为我的未来可能会更走向国际,我一直在寻求着个人艺术在舞台上的世界语言。对于西方的音乐剧、交响乐,要去研究和思考,只有找到欧洲、美洲都能听得懂的语言、舞台要素,才能走向世界。”


  中国的传统戏剧、书画,也是李玉刚寄情其间的爱好。“我跟京剧名家来往不是特别多,但我认为传统艺术最精华的东西都在京剧里。”而书画他也已经苦练了好多年,水平不容小觑。


  李玉刚最大的一个爱好还是看书。在他的床头有《牡丹亭》、《桃花扇》、《凤还巢》的唱词,有编舞大师林怀民的著作,也有陈丹青、蒋勋、龙应台的散文。“每天工作之后回到家就是看书,看到特别晚。”


  书籍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在书里面你能够更清醒地看到自己。人都是这样的,盛名之下难免自负。”刚成名的时候,曾经有段时间,李玉刚有点膨胀,他说:“其实现在回想,那有什么了不起?梅兰芳不也在民国时期到过美国,特别轰动。对比一下,自己还哪都没去过,怎么会有这么膨胀的心理呢?然后再看看迈克尔·杰克逊的演唱会,万人空巷,一对比我就知道自己差得很远,所以只有静下心来,告诉自己,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


  未来展望:


  感觉孤独渴望听到批评


  对于李玉刚来说,男扮女装所引来的异样目光和非议曾是他最难过的一关。虽然最初尝试时并没有太多的犹豫,“那时我是草根,不会顾虑那么多,为了生活,就去做吧。”可当表演受欢迎时,却引来同伴的嘲笑,“说得很难听”,至今李玉刚想来都觉得如芒在背。


  也因为担心家人的不理解,他一直都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职业,寻找各种搪塞的理由。直到2006年,父母透过《星光大道》,才知道了真相。李玉刚坦言,自己其实并不享受于男扮女装,甚至有时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妆容,会感到有点陌生。但现在的他不会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非议,“其实我一直在寻找着一个理论体系的形成,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表演的支撑在哪里。之前我对中国的传统艺术、对自己的表演一知半解,现在刚刚才明白,究竟李玉刚是怎么一回事。”


  去年的一场病,让他在家里休养了几个月,《昭君出塞》也推迟上演。“我在家看了大量的书籍,到剧场看了很多的演出,思考了一段时间,忽然之间感觉我之前做的,都是太微不足道的一些东西。对于艺术和自己理解,根本就没有到位,只是在做一些表面文章。我也希望这些表面快一点过去。我从今年开始,突然觉得自己有了那么多的观众和掌声,但那些都是虚妄的,其实我并没有达到那个程度。有一种才刚刚苏醒过来的感觉。”


  现在的李玉刚反而渴望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我现在有时会感觉孤独,究竟我好还是不好,大家都多提出一些意见来。我自己必须拼命努力地思考,因为我就好像在生活里看不到镜子一样。”


  采访手记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发愤图强,百炼成钢(刚)。


  李玉刚名如其人。假若不是这种发奋和刻苦,出身于草根的他,不会有一夜成名的惊喜;假若不是这份进取心,选秀成名的他也很有可能像当今许多红人,在赚过了快钱之后泯然于众人。


  采访中能感觉到他谦和的为人,面对不想回答的问题,依然保持温和的态度,坦诚地表示自己不愿多谈。听到他生病的消息询问详情,他也低调地表示已经恢复了,不太想说。舞台下的他,谈话爽朗直接,一点没有女性化的娘娘腔或扭捏,想必他扮古装男子也一样洒脱有致吧?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0-9-18 14:23 , Processed in 0.08712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