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财经 查看内容

竞争加剧、产品单一,华兰疫苗冲击创业板_大唐名人网

2021-11-17 05: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3| 评论: 0|原作者: 大唐名人网|来自: 网络整理

  导语:透过招股书发现,作为一家医药生物公司,华兰疫苗同样存在重销售而轻研发的情况。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郭威 张璐

  华兰生物疫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兰疫苗”)已向深交所递交了申报稿,拟申请在创业板上市,华泰联合证券为主承销商。

  招股书显示,华兰疫苗本次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4001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预计募集资金24.95亿元,其中10.84亿元用于流感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和现有产品供应保障能力建设项目、7.61亿元用于新型肺炎疫苗的开发及产业化项目、2.90亿元用于新型疫苗研发平台建设项目以及2.74亿元用于多联细菌性疫苗开发及产业化建设项目。

  成立于2005年的华兰疫苗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拥有国内最大的流感疫苗生产基地。

  竞争加剧,产品结构单一

  华兰疫苗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的主营产品包含了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甲型H1N1流感病毒裂解疫苗、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重组乙型肝炎疫苗(汉逊酵母)、A群C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等。

  但实际上,公司的产品结构非常单一,核心产品就是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

  2018—2020年,华兰疫苗的营收分别为8.03亿元、10.49亿元、24.26亿元,复合增长率为73.86%;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70亿元、3.75亿元、9.25亿元。报告期内,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销售收入达到6亿元、9.71亿元、23.46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达到74.84%、92.71%和96.73%。

  2018年6月,华兰疫苗成为全国第一家获批生产四价流感疫苗的企业,过去三年,该疫苗批签发总量分别达到了512万支、836万支、2062万支,2020年的四价流感疫苗贡献了最多的收入。

  但目前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能够提供四价流感疫苗,截至2020年12月末,除华兰疫苗外,国内已有金迪克等4家企业的四价流感疫苗产品获得批签发,另外还有多家企业的四价流感疫苗处于临床试验阶段。随着其他竞争对手对标产品的陆续上市,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竞争变得日趋激烈。随着四价流感疫苗的竞争者不断进入,华兰生物的市场份额不增反减,从2019年的86%,下滑到如今的60%左右。

  如果华兰疫苗无法在技术创新、市场开拓、产品质量等方面保持相对竞争优势,或原料成本、人力成本提高无法及时向下游客户传导,则公司未来毛利率还将面临下滑的风险。

  事实上,这一情况已经发生,2017年—2019年,公司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产品毛利率分别为66.14%、64.12%和52.70%。

  摆在华兰疫苗面前的问题已经很清晰了,率先研发出四价流感疫苗之后垄断市场几年,公司对这一产品形成了非常大的依赖,但随着后来者的进入,红利期正在慢慢过去,与此同时,公司未能有新的产品问世。

  重销售,突击入股

  透过招股书发现,作为一家医药生物公司,华兰疫苗同样存在重销售而轻研发的情况。

  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的三年间,华兰疫苗销售费用分别为3.37亿元、3.06亿元和8.65亿元,合计超15亿元,占各期营收比例分别为42.02%、29.18%和35.66%。其中占主要部分的是“预提推广服务费”,九成以上的销售费用来自这一科目,预提的推广服务费包括推广商推广活动的推广服务费、咨询费、会务费等。

  这一问题显然没有逃脱问询,深交所在第一轮问询中连续发问,要求公司说明“列示所支付推广服务费明细,与各期销售收入是否匹配”、“报告期内发行人是否存在与业务事实不符或与凭证不符的异常资金流出,是否涉及商业贿赂、利益输送等情况”、“主要产品在参与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招投标过程中,是否存在商业贿赂或其他利益输送的情形”等问题。

  相比之下,公司的研发支出就少得多,过去三年,华兰疫苗的研发费用分别为0.53亿元、0.73亿元、1.11亿元,占同期营收比例分别为6.60%、6.96%、4.57%,报告期内研发费用的总和只有2.37亿元。

  重销售,轻研发,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公司过去几年为何没有新品上市。

  最后,华兰疫苗在上市前还发生了突击入股的情况。2020年4月,高瓴骅盈以12.42亿元受让了华兰有限部分出资900万元,对应9%的股权,晨壹启明以8.28亿元受让了华兰有限600万元的出资额,对应6%的股权。

  股权穿透后可知,高瓴骅盈是高瓴资本旗下的企业,而晨壹启明则隶属于晨壹基金,二者都是顶级的投资机构。根据之前证监会的最新规定,“突击入股”的时间段由申报前6个月变为到申报前12个月,也就是说,高瓴资本和晨壹基金属于典型的突击入股行为。

  通过对应的出资和股权比例,上述股权转让是以华兰有限138亿元的整体估值作为定价依据,如果按照2019年3.7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来计算,那么PE为36.8,而彼时华兰生物的PE在50倍以上,作为华兰生物最优质的一部分资产,华兰疫苗的估值理应更高一些,那么上述入股行为是否属于低价突击入股呢?随着去年净利润的飙升,入股价的PE目前已经降到14.92,不得不说,大资本真有眼光。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2-1-21 02:14 , Processed in 0.05079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