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艺术 查看内容

豪宅大墓再现两千年前王侯生活

2016-1-18 20: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3| 评论: 0

  近日,位于江西南昌的西汉海昏侯墓考古正陆续发掘出数以万计的文物和最完整的汉代列侯墓园,更多古人文化礼仪和日常生活片段正在一一呈现。

  锦衣华食,当然无酒不欢

  海昏侯墓考古队文保组组长管理说,古代盗墓贼的破坏让最近流行的汉服失去了与实物对照的机会,但从发现的记录漆盒内衣物种类、数量的签牌看,这位海昏侯对穿着一定很讲究。

  数量较多的配饰玉,以及三子奁扣银边装饰的化妆盒,从另一侧面印证了当年贵族对服饰礼仪、容貌形象的在意。

  一个青铜火锅的发现,为海昏侯赢得了“吃货”的美誉。虽然没有像马王堆中的藕片那样“见光化水”,但海昏侯墓的北藏閤中出土了成堆的五谷杂粮,专家从中分辨出了小米和香瓜子。

  “我们在北藏閣的最东面发现了一批青铜蒸馏器里,里面装满了板栗、荸荠、菱角等植物果实,蒸馏器的附近还有发现了提梁卣、青铜钫等酒器。”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认为,那里应该是“酒库”,可见墓主人生前定是无酒不欢。

  专家表示,如果确认这些青铜蒸馏器为制酒蒸馏器,不仅将刷新我国的酿酒史,将蒸馏酒的历史提早1000多年,同时也将是世界科技史上的重大发现。

  琴棋书画,一个都不曾少

  瑟是古代酒宴中常见的演奏乐器,在海昏侯墓中一共出土了两件,制作很精美,目前都在文保用房中进行保护修复。“其中一把瑟长约两米一,如此大的瑟十分罕见。瑟面上有铭文,记载了这把瑟的长宽和弦数,但部分文字识别不清。”张仲立介绍,瑟被发现时,瑟柱还在,弦已腐化。

  除了玩音乐,海昏侯还下棋。古墓娱乐用具库出土了一个嵌着金丝的棋盘,虽然有些残缺,但考古人员已经肯定这个棋盘是下棋所用,并推测下棋是海昏侯的一大爱好。但令人奇怪的是,考古人员至今没有发现任何棋子。管理说,如果最后确定这个棋盘是围棋棋盘,那么,这也将成为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围棋棋盘。

  在藏閤的文书档案库中,还出土了两方砚台。“可以肯定,这两方砚台是海昏侯生前使用过的。”海昏侯墓考古发掘领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军说,砚台保存完整,呈长方形,刻有桃花图案,制作精美,“海昏侯生前受过良好教育,喜好舞文弄墨。”

  “我们发现了好几个博山炉,主椁室的那个工艺十分精湛。”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说,汉代贵族对气味很在意,闲情阅读、挥墨泼毫,免不了要焚香。

  四马安车,完胜奔驰宝马

  墓室内的车马库以及车马陪葬坑发现的偶车马、御车俑、仪仗木佣、真车马,共同勾勒了一幅海昏侯生前的出行图——乐车在前方开道,主车由4匹马牵引,大量从车随后。

  海昏侯墓的车马坑是我国长江以南地区首次发现车马陪葬坑,坑内有5辆木质彩绘车和20匹马的痕迹。“随葬木质彩绘车辆5辆,均为实用高等级安车,马车经过拆卸,被拆卸下的车马器装入彩绘髹漆木箱内放置在椁底板上。陪葬马匹20匹,骨架已腐朽殆尽,仅存痕迹。”杨军说。

  西汉王侯出行的车驾,主要有安车和轺车,安车为座乘、轺车为立乘。信立祥介绍,乘坐4匹马的车是汉代王侯出行的最高等级,车马坑5辆车20匹马,正好是4马1车的标配。

  从清理出的车具如盖弓帽、杠箍、龙虎首轭饰、辕首饰、衡饰、车軎等,马具如络饰、衔镳、当卢(古代系于马头部的饰件)等多鎏金错银和麻质伞盖看,其制作极其考究,使用等级很高。与《后汉书·舆服志》所载“龙首衔轭”、皇太子、皇子所乘“朱班轮,青盖,金华蚤,黑虡文,画轓文辀,金涂五末”的“王青盖车”相似,相比之下,现代土豪的奔驰宝马车简直“弱爆了”。

  而甬道中发现金车和鼓车组成的偶乐车,说明西汉时期列侯出行是有乐车在前方的。“最先发现的是载有錞于和铙的金车。但根据‘有錞于必有鼓’的文献记载,附近应该还有一架鼓车。于是考古队员在淤泥中继续寻找,果然发现了零碎的建鼓残片。”信立祥说。

  据悉,这种出行制度与先秦时期的军乐有关。古代战场实行“击鼓进军,鸣金收兵”的制度。专家推测,海昏侯出行时,鼓车响起时车队前行,一旦鸣金则车队停止。

  编钟铁磬,彰显王侯身份

  如果说琴、瑟、笙、箫等丝竹乐器是用于助兴歌舞的,那么,编钟、编磬则是用来彰显王侯身份的。

  海昏侯墓中的“乐器库”中出土了两堵(架)编钟、一堵编磬,其中编钟保存较好。按照《周礼》中的礼乐制度,“四堵为帝,三堵为王”。张仲立认为,在南昌海昏侯墓出土的三堵悬乐,明显高于墓主“候”的身份。

  专家猜测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当时的埋葬制度并不森严,海昏侯的家属为彰显声望“打了擦边球”,偷偷放了三堵悬乐;二是墓主就是汉废帝刘贺,他是汉宣帝的叔叔,还曾短暂当过皇帝,或许汉宣帝破例让其以三堵悬乐陪葬。

  记者了解到,整套编钟共14枚,出土时排列顺序清晰,从大到小标有序号,音阶则由低转高。“一般来说,古代的整套编钟个数为奇数。这次发现的14枚编钟中,有一枚比较特别。一方面,这枚编钟很袖珍,可放在手掌上;另一方面,这枚编钟不像其他的那样有金色纹饰。初步推测其为定音钟。”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成员杨小林分析。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19-9-23 21:56 , Processed in 0.03842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