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唐名人网

 找回密码
 暂停注册
大唐名人网 门户 军政 查看内容

文章:关天培祠和关家的事

2014-10-20 19: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36| 评论: 0


   
  笔者自1980年调进淮城工作后,由于一直是从事文化、宣传工作,加之与友人一起写作《关天培的传说》一书(该书于1986年由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1995年被国家五部委公布为全国青少年百本爱国主义读本之一),便有过许多采访当时健在的关天培第六世孙关士成先生的机会。从第一次采访起持续20多年从未间断,经过去关祠到廖家巷他住地对他的无数次访谈,听他讲了很多关于关天培祠和关家的一些往事。现在将当年访谈笔记找出来加以整理,以与广大读者一起追念这位抗击英寇的爱国英雄。    
  关祠的来历和原貌 
  关士成说,他小时候就听家里大人说:我们家的老祖宗(指关天培)在虎门殉国后,道光皇帝就下旨在他的殉难地虎门建祠祭祀,永享香火;当时我们老祖宗的母亲还在世,加上妻儿老小,所以道光按朝廷一品大员为国捐躯的标准降旨给关家一笔优厚的抚恤金。深明大义的关母就用这笔钱在县东街建了这所祠堂。严格地说,在虎门建的关祠是国家为了纪念他建的,称为“国祠”,而我们淮安是用朝廷发放给关家的抚恤金为他建的,就称“家祠”。 
  淮安建的关祠比较高大:前有门厅,中有“忠节公”碑亭,碑上刻有道光御笔“忠节公”三个大字,该碑亭是清光绪年间圮毁的。祠内正面享殿供台上塑有忠节公的官服坐姿雕像,因为是按他生前遗容所塑,所以栩栩如生。忠节公塑像两旁,还塑有随侍二人,一文一武。文者手捧印信,武者手执宝剑。关士成先生说,那捧印信者叫孙长庆,他和我们家老祖宗是一对明主义仆的关系。享殿是祠内的最高建筑。当初祠内的东西两侧各有三间偏殿。继忠节公碑亭倒毁之后,由于关氏后代中有人不争气,抽鸦片上瘾,逐渐将西偏殿、正殿等能卸下或能拆下的东西变卖,眼见正殿也已破廊蚀户,关士成的祖父辈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将正殿拆掉,并将一直保存较好的东偏殿拆掉,改建在正殿地基上。所以现在人们见到的关祠
正殿是当年东偏殿的翻盖屋,比原来的正殿要矮一公尺二左右。    
  林公挽联中的“问何时”原为“问何人” 
  忠节公殉国后,当时已被道光皇帝“革职”、“待罪”于广州的林公(指林则徐)仍悲痛欲绝,奋笔为忠节公写了“六载固金汤,问何人忽坏长城?孤注空教躬尽瘁;双忠同坎壈,闻异类亦钦伟节!归魂相送面如生”的挽联。 
  关士成先生说,关家收到林公挽联后,决定请人书写雕刻到楠木板上悬挂于祠内抱柱上。在将要书写时,书写先生(一说山阳知县)提醒关家人说:“上联中„问何人‟太露了,矛头直指接替林则徐的琦善,甚至追上去就牵扯到圣上(皇帝)了。是不是改一下?”经书写先生这么一提醒,关家人真是惊出一身冷汗:琦善在淮安做过漕运总督,其爪牙、余党在淮城还有的是,如果有好事之徒告恶状,后果真不堪设想。于是经书写人忖度再三,将“问何人”改成了现在的“问何时”。另有一种说法是,林则徐充军新疆途中,想到“问何人”太露太直了,弄不好会出问题,就写了一封信到关家,请关家将“问何人”改为“问何时”。    
  周恩来亲批修关祠 
  当年日本人侵占淮城后,关祠内就驻有日军,但他们对关忠节公的塑像毕恭毕敬,据说他们进驻祠堂前还焚香祭拜,然后才入内住宿。 
  关祠久存无修,日趋破旧,新中国成立后,淮安县政府会同关家后代向苏北行署打报告,要求对关祠进行整修。因为关祠是一处重要文物,苏北行署又转报华东大行政区和政务院文化委员会。时任文化委员会主任的郭沫若认为新中国刚从废墟上诞生,百废待举,要用钱的地方太多而没有批准。但他在一次政务会议上汇报工作时谈到了这件事,周恩来马上表态,应该拨款修缮,以便保存。关士成先生说,当时周总理的批额还没有以人民币计算,他批的小麦是18石(当时的粮食计量单位。“一石”等于十斗),然后对关祠进行了修葺。现在的关祠是破旧后又于1982年由淮安县人民政府拨款重修的,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次整修。    
  《筹海初集》刻印版文革被毁 
  1981年2月,中央电视台为纪念关天培壮烈殉国140周年时曾专门派记者来淮拍摄,笔者也到现场参加了那次记者的拍摄活动。当拍摄基本结束时,关士成(当时就住于关祠内)先生把其他人都请出门外,专门让记者到内室拍摄一件重要文物。拍过后我曾问那位记者,记者告诉我说,拍的是关天培将军生前用过的虎头私印。 
  关士成先生还告诉我们,“文革”中造反派、红卫兵们横行无忌,但对关祠内的塑像未损毫发,一直完好地保存到文革结束。可惜的是,当时忠节公所著的一部海军军事著作《筹海初集》(共四卷)一书的木刻印板,由于躲过几次红卫兵的查抄后,家里不仅怕保不住,又怕书的内容上出问题而连累关家人,只好当木材劈了做了煤球炉子的引火柴。这是文物的重大损失,也是关家一件十分遗憾的事。   另据笔者的一位关姓朋友说,他小时见到自己家小楼阁上收藏有不少《筹海初集》的木刻印板。他在“文革”结束后还曾听原淮安县文化馆馆长陈阳(已故)说,关家还收藏有《筹海初集》的木刻印板。此一种说法是否准确,似已无法证明了。(秦九凤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联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网站地图|大唐名人网 |京ICP备07504790号|

GMT+8, 2020-10-29 13:19 , Processed in 0.03643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